即时新闻

  • 永定门 风景旧曾谙

        在刚刚结束的北京政协会上,市政协主席吉林在召开协商恳谈会时,再次强调中轴线申遗、老城整体保护等重要性。中轴线申遗再次成为热门话题。

        前段时间,北京中轴线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进程有了最新的突破,有十四处遗产点被列入申报的名单。这意味着有着数百年历史的北京城市主轴线将迎来新的生命。

        从本期起,本栏目将带领读者一起了解中轴线,探寻它背后鲜为人知的故事。

        要想了解北京这座城市的历史,离不开中轴线。在历史上,这条中轴线也被称作“龙脉”。它是一条贯穿南北的中轴线,南起永定门,北到钟鼓楼。在长达7.86公里的线路上,汇集了北京古代城市建筑的精髓。建筑大师梁思成曾这样赞美这条中轴线:“一根长达八公里,全世界最长,也是最伟大的南北中轴线穿过全城。北京独有的壮美秩序就由这条中轴的建立而产生。”

        在这条中轴线上,作为京城外城最重要的城门,也是南中轴线起点的永定门,作用至关重要。而永定门因为独特的位置,呈现出别样的韵致。

        明嘉靖三十二年(1553年),北京城迎来了又一次大规模的建设高潮。此次工程的主要目的是环绕着原有的京城修筑一圈“外罗城”,以保护各城门关厢地区以及京城周边东西南北四郊各坛庙不受到北方蒙古军队的侵袭。然而由于经费有限,原有计划最终搁浅,取而代之的是只在南侧修建起了一座“南城”,并开有七座城门,这七座城门中最为宏伟的当属永定门。永定门最早称为“正阳外门”,明嘉靖四十三年正式命名为永定门。

        永定门位于外城南侧城墙的正中央,也是北京城中轴线的南侧起点,其规制完全依照内城城门的做法,采用重檐歇山三滴水楼阁样式,面阔七间,但进深略小,只有三间,所以可以说永定门是“瘦版”内城城门。

        不过永定门并不是一开始就是这个规模,当年嘉靖皇帝修筑外城的时候毕竟财力有限,因此当时的永定门,没有修建箭楼,只有一圈瓮城,城门楼也只是和其余六座城楼一样的单檐歇山顶的三开间建筑,这一点能从乾隆十五年(1750年)所绘制的京城全图中看到。乾隆三十二年(1767年)这座城楼才被升格改造,并增建了箭楼。新改造的永定门和北侧的正阳门遥相呼应,并和其间交错分布着的皇家祭坛以及繁华街区一起勾勒出了北京城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即便是民国时期,这里依然风景独好。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瑞典的建筑学家奥斯伍尔德·喜仁龙在考察完北京的所有城门后,在《北京的城墙与城门》中曾用这样的话描述当时永定门的情景:“瓮城内景色优美,有若干树木和店铺。除了用长扁担挑着筐子的人,还有人力车、手推车、骆驼队和军用物资(运往南面营地),川流不息地从这里通过……”

        在这些景观中,最值得一提的是永定门外的燕墩,虽然这只是一座墩台式的烽火台,但它的身份确是北京城的“五大镇物”之一。元明两代,在京城南方五行属火的方位筑起了这座烽火台。对于这京城“五镇”的说法,清代的乾隆皇帝在他所做的《神木谣》中明确为之进行了定义,清末光绪年间出版的一本当时的北京旅游指南小册子《都市丛载》中更是有详尽的描述。其中是这样描述燕墩的:“沙路迢迢古迹存,石幢卓立号燕墩。大都旧事谁能说,正对当年丽正门。”

        燕墩在明嘉靖年间以前是一座土墩,嘉靖年间修筑外罗城时进行了包砖。清乾隆年间于燕墩之上立起了一块御制碑,上面有乾隆皇帝的两篇文章,即《御制皇都篇》和《御制帝都篇》,这两篇文章应该算作当时封建国家最高统治者为首都所做的最权威、最有力的“广告”,将其镌刻在京城南大门外,向来往路人宣传北京城。

        永定门内的景色,则是对南方“属火”的最大的一个讽刺,因为一旦遇到雨天,永定门内大街就是一片水乡泽国。不过这一带的路况多少随着清末北京城内第一条铁路的开通有所改善。1865年,英国商人在北京城外修造了一条长约0.5公里的小铁路,试行小火车,不料,由于当时的中国人视火车为“怪物”。没过多久,慈禧太后也急忙饬令步军衙门将其拆卸。此事在李岳瑞的《春冰室野乘》中有记载。

        清末北京城墙的拆除,也是从永定门开始。1900年庚子之变,八国联军攻占北京城。英国军队以天坛为自己的大本营。为了方便军用物资和士兵的运输,英军决定弃用已经被焚毁的马家堡车站,而将铁路继续往东北方向延伸至天坛西门,并在永定门城楼下凿开了城楼西侧的城墙,以方便火车的来往。清政府认为将皇帝专用的祭坛大门改成车站实在是有失体统,要求他们重新选址。后来,英军就把新的火车站选在了今天的正阳门城楼东南侧,并着手兴建正阳门东车站。此后,永定门的豁口被封上,永定门附近的铁路也被拆除。铁路拆除后,永定门开通了有轨电车,不过永定门有轨电车存在的时间非常短。       杨征 丁宇堃

  • 一尺大街是北京最短的胡同吗

        “胡同”是北京的特色,如果说城墙、城门构成了北京城的轮廓,那么纵横交错的一条条胡同则是这座城市的经络血脉,有了它们,北京城才是“活”的。“有名的胡同三千六,没名的胡同赛牛毛”这句顺口溜也从侧面告诉了人们,北京城里胡同的数量相当多。既然数量众多,人们就自然会有一番比较,哪条最宽、哪条最窄、哪条最长、哪条最短……

        其中许多书籍都把位于东琉璃厂东头偏南的“一尺大街”当做北京城里最短的胡同。特别是2015年“一尺大街”地标被标注后,各大媒体都做了报道,而且均称其为“京城最短胡同”。但事实情况真是如此吗?

        “一尺大街”虽称为“大街”,但确实是胡同,也许您会问那为什么不叫“一尺胡同”而是叫“一尺大街”呢?

        北京城北边的胡同格局脱胎于元大都时期的城市规划,如今的南锣鼓巷、东四三条到八条地区、西四北头条到八条等地区还保持着这种格局,其最大特点就是胡同笔直宽阔。

        而南城就不同了,公元1234年,忽必烈的铁骑攻入金中都(金中都大部分位于原宣武区),金朝灭亡。公元1267年元政府在金中都东北处开始营建都城——元大都,四年后元大都初步建成,此时的金中都虽已毁于战火但依旧生活着大量百姓,因此居住在元大都的百姓与金中都故址上的百姓并不是彼此隔绝,没有往来的,他们出大都丽正门(位置在今天的正阳门城楼附近)向西南走就到了金中都故址,久而久之在这条被百姓走出的道路上出现了一些商户和住户,这就是北京大栅栏地区的最初雏形。到了明朝特别是明嘉靖年间营建外城后,整个大栅栏地区开始了规模化发展。由于整片地域的地理因素,再加上买卖商铺、住家多以百姓的自发性形成为主,因此胡同并不像北城那样规划的笔直宽阔,而是斜街、小巷众多,胡同名称也不是那么规整,出现了本来是胡同但却被称为“街”的情况。

        但一尺大街并不是最短的胡同。最短胡同是哪里呢?它也在大栅栏地区,它叫做“裤脚胡同”,其具体位置就是今天陕西巷48号院前面的小过道。

        我找到这条胡同也算非常幸运。在我最初拍摄北京胡同时,一直把重点定在那些历史信息丰富的“大胡同”中。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拍摄大栅栏地区的名伶旧居时,结识了一位李姓大爷,老人家热情风趣,而且在此生活居住了七十余年,老人带我在附近的几条街巷中拍摄,并告诉我陕西巷48号院门前的这条小过道为“裤脚胡同”。他还说,民国时期以及1949年后相当长的一段日子里,附近的居民都这么叫,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市政府对街巷胡同的整顿中,裤脚胡同被并入到了陕西巷中。李大爷非常感慨地说,这些年,老街坊走的走、搬的搬,以至于如今还知道裤脚胡同的居民都是像他这样七八十岁的老人了。

        “裤脚”从名字上您就可以得知这条胡同是多不起眼了,也正因为它太短了太不起眼了,别说现在,就是民国时期出版的众多版本的北京地图,都常常将其忽略。我查阅民国年间多个版本后,终于找到了印有裤脚胡同的地图。在一张民国初年出版的“北京内外城详图”中,清楚地标注了“裤脚胡同”(该版地图已由中国书店复制出版)。通过这张民国地图的标注,足以说明,尽管“裤脚胡同”不为人关注,但它确确实实曾经是北京老城区众多胡同里的一员。

        通过我的实际测量,曾经的裤脚胡同,全长仅仅十来米(16步),最宽处也不过一米多,无论是长度还是宽度都要远远的低于一尺大街(长度为33步)。

        此后,在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里有意识的通过老地图寻找有没有比裤脚胡同还短的胡同,通过实地走访,比它窄的倒是有,如钱市胡同和小喇叭胡同中部;而比它短的我则没有发现。只是不知道,那些已成为历史和追忆的胡同中是否还有比裤脚胡同更短的。这或许只能在历史的尘埃中去寻找。  宋君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