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多位政协委员建言献策交通出行

        在刚刚闭幕的北京两会上,政协委员们围绕停车、摇号、治理拥堵、汽车消费和出行等相关热点话题展开了一系列热烈讨论,为市民的高质量交通出行建言献策。

        建议1 停车规范化管理、缓解停车难

        针对停车难的问题,北京市政协委员、中国石化北京化工研究院教授级高级工程师朱良认为,首先要适当扩大停车位的供应,此外,推行电子收费可以很好地避免过去的讨价还价。市政协委员、北京市交通委主任周正宇表示,目前正在完善相关立法,未来将全面实行“停车付费”,不再设立“免费停车”。

        周正宇表示,以前很多人都没有停车开支这方面的概念,目前停车情况也相对混乱,有免费路侧停车、也有乱收停车费的情况。根据此前交通部门的相关规定,停车都需要付费。目前北京城市规划仍不够完善,以后停车方面都将统一管理。

        在北京两会第一场主题为“落实《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16年—2035年)》”的新闻发布会上,北京市交通委员会党组成员、副主任容军表示,为贯彻《北京市机动车停车条例》,逐步实现“停车入位、停车付费、违停受罚”的治理目标,北京市在东城区、西城区和通州区先行试点,开展路侧停车综合治理。此外,北京市还组织区政府通过招录停车协管员、整合非现场执法探头,加强违停车辆的执法力量,增加巡查频次。据悉,2019年1月1日起,先行试点的三区实际道路共规划、施划了166条道路、13644个白色实线道路停车位,率先实行电子收费。

        建议2 盘活北京的闲置车牌

        “有人曾经做过调研,北京百分之一的号牌处于闲置状态。”市政协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公共关系学院教授张丽华表示,在北京的小区里、马路边,有很多长期闲置的带号牌的汽车,甚至车主已经离开北京,而车辆却长年占用道路和停车位。因此,她建议盘活北京的闲置车牌。

        具体来看,可以通过三个渠道来盘活闲置车牌号。首先,政府提供一个可供个人拍卖号牌的市场,在不增加号牌发放总量的情况下将闲置号牌利用起来,让长期摇不上号的车主有一个市场渠道可以获取车牌;二是利用二手车交易平台,将闲置车牌和车辆一起交易;三是打通亲属之间转让车牌的渠道,在政策允许的情况下可让车牌在亲属之间流动。

        建议3 长期保留购车资格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市城镇停车位约382万个,总缺口129万个。除了盘活存量外,也需要控制机动车保有量。市政协委员周扬胜建议:鼓励摇号中签的,暂时不购车,保留购车资格。

        与此同时,如果想把闲置的车辆卖掉,又没有及时购买新车的话,指标则会面临作废,所以很多闲置车辆只能长期停放,占用公共资源。此外,淘汰报废指标的所有人如果暂时不买车,购车资格是不是也可以给他保留,这样也减少了城市的用车量,减少了乱停车问题。

        建议4 综合施策缓解交通拥堵

        北京市交通委员会主任李先忠谈到,治理交通问题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必须标本兼治,综合施策。可以用六个字归纳:优供、控需和强治。优供就是优化供给,提升公共交通的服务水平。实际上,交通拥堵很大程度上是绿色出行、公交出行的比例不够高,公共交通舒适性、便捷性不够,对老百姓吸引力不强有关系。控需就是调控交通需求,通过政策来继续降低全社会拥车和用车强度。强治则是要加强对交通拥堵点线面的治理,包括对堵点、乱点的治理,对道路沿线信号灯配时系统的优化等。

        建议5 提高无车家庭摇号中签比例

        一号难求是不少家庭面临的问题,从2018年北京最后一期摇号数据来看,本期有超过306万人申请普通小客车指标,中签难度将再创新高。

        此外,本期个人新能源车申请者破42万,按照目前的分配规则,新申请者至少还需要等待八年才能获得指标。

        工会界别的刘军委员建议,增加一些有刚性需求摇号人士的中签率。此外,有些京牌车主的工作居住地都不在北京,他名下的车辆是不是合法转让给有需要的人,这些问题都应该得到妥善解决。

        建议6 车企要转型“新能源+智能化”

        北京市第十三届政协委员、北汽党委书记、董事长徐和谊在两会期间接受采访时表示: 按照北京市委市政府对首都城市功能的定位,北汽这几年一直在转型。第一,是把低附加值、低技术含量,不适合在北京发展的产品给调整出去。第二,把传统的燃油车尽可能地转出去,把新能源车留下来。

        2018年,北汽将原来生产绅宝的北京顺义生产基地转产北京奔驰,而绅宝产品则安排到株洲和广州基地生产。通过一年左右的技术改造、调整,预计2019年“十一”前后,全球第一款奔驰的纯电动轿车将在这个工厂下线,广大消费者很快就可以买到奔驰的纯电动车了。

        此外,北汽集团已规划在北京亦庄地区,新建一个自主品牌的纯电动、新能源的高端智能制造基地,满足电气化趋势下日益旺盛的新能源汽车消费需求。据了解,该工厂计划到2020年末建成,届时,最新的产品将在这里诞生。

        提到未来买车的关注点,徐和谊介绍说:“整个汽车产业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自动驾驶、半自动驾驶、高度的自动驾驶,已经来到了我们身边,很快会融入到我们的生活当中。现在,像L3级别的这种自动驾驶的产品,现在已经陆续地开始推向市场,它们的出现能够在很大程度上减轻车主驾车的负担。所以,在未来选择汽车的时候,我建议首先要考虑新能源车,第二考虑的是高智能化的新能源车。”张凯  

  • 我为什么要为特斯拉裁员叫好

        各大车企的2018年成绩单已然公之于众,美国市场,特斯拉以同比增长280%的成绩领跑。就总体销量而言,特斯拉2018年在美国卖了182400辆,超过了捷豹路虎和沃尔沃等多个传统豪华品牌。

        取得如此骄人的业绩,这要放在国内车企身上,除了连篇累牍的“成就”报道,年终奖更会多得让人眼红。然而特斯拉的举动却让众人大跌眼镜——裁员,一次性裁员约7%,人数突破3000。

        当地时间1月18日,特斯拉官网发布了老板埃隆·马斯克致员工的一封信。信的内容不短,受篇幅所限,报哥列出3个关键点:

        1.特斯拉生产汽车只有约十年的历史,而我们面对的是规模庞大、根深蒂固的竞争对手。

        2.因为届时美国的税收减免将再次下降一半,将导致我们的汽车价格提高 1875 美元。到今年年底,优惠政策彻底结束。

        3.我们别无他选,只能将全职员工人数减少约 7%。

        从这3个关键点首先可以看到,传统车企势力依然强大,尤其是当它们开始纷纷涉足新能源汽车领域后,将给造车新势力带来最为严峻的挑战。

        这样的情形跟国内非常相似,蔚来、威马等造车新势力,最大的竞争对手除了自己就是那些传统车企了,比如上汽荣威的新能源汽车、北汽新能源汽车,以及比亚迪等等。

        其次,美国的新能源汽车贴补政策退坡的力度比中国还大。2018年,美国的消费者购买特斯拉可以减免7500美金,2019年只能够减免一半。这意味着,每辆车的购车成本增加3750美金,折合人民币大约2.6万元。

        更“狠”的是,按马斯克的说法,2020年,美国的新能源税收减免政策将彻底结束。那时候,没有了政策优惠的新能源汽车能竞争过那些传统豪门的燃油车吗?

        就新能源汽车税收补贴的情形来说,美国的今天就是中国的明天,但美国的今天有特斯拉这样的具备超强实力的造车新势力,而国内呢?连领头羊蔚来还在为产能、交付量焦头烂额,更别说紧随其后的一帮“难兄难弟”了。

        一旦中国的新能源汽车税收减免政策也跟美国一样一刀切停止的话,有多少造车新势力能活下来呢?记得李想曾经说过,国内能活下来的造车新势力也就5家左右,报哥觉得这个数字太乐观,能活下一至两家就已然是奇迹了。谁会挺到最后呢?

        特斯拉的裁员,尽管引发了股价大跌,但业内专家认为,这是暂时的,从长远的发展来看,裁员更有利于特斯拉降低成本、提高竞争力。车企和人一样,只有活下来才能谈下一步的发展。“命”都没了,意味着一切都没了。从这个层面来说,报哥要为特斯拉的裁员叫好,总比打肿脸充胖子强啊!壮士断腕的结局,你仍然是壮士,否则很有可能成为“烈士”。

        对特斯拉来说,除了销量增长这个利好消息外,其实更利好的是在中国上海的“超级工厂”已然动工,一旦投入生产,在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的汽车市场,在中国汽车工业基础最好以及最会做营销的上海,特斯拉的竞争力将让所有对手胆寒,尤其是国内那些还在“蹒跚学步”的造车新势力。

        这几天,任正非处于风口浪尖,他接受专访时说的不少话都堪称经典。在说到眼下人工智能已经出现泡沫化这个问题时,任正非说,同一个东西,这个世界实际上只需要一家公司,比如说办公系统,谁还能取代微软?真正的机器人出来后,90%的机器人公司就困难了。

        造车新势力又何尝不是这样?如果特斯拉已经足够好了,而且价格足够低的话,谁还会去买其他新能源汽车呢?除非价格低到特斯拉都懒得顾及的超低端市场,比如那些比老年代步车好不了多少的所谓国内新能源汽车产品。

        最后,再借用任正非的一句话来结束本文吧:失败的人就是理想太大,平台太小。报哥想说的是,中国汽车市场的平台已经足够大了,国内车企的大佬们应该珍惜。文/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