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户外大扫除今年省劲儿了!

        俗话说“二十四,扫房子”,春节脚步临近,人们陆续转入“居家清理打扫”模式。而在户外,也有一群人进行着别样的“大扫除”。上周日,东城区刚刚结束了2019年第一轮冬季灭鼠行动。工作人员走街串巷投放鼠饵、填堵鼠洞,还拉开污水井盖检查大蠊和越冬蚊痕迹。大伙儿纷纷感叹,环境整治提升效果明显,“今年的卫生状况好多啦!”

        投药

        放置地点有讲究

        要隐蔽还不能太隐蔽

        一大早,北京爱洁卫奥有害生物防制药械销售中心的经理徐海洋,带着8名工人来到苏州社区内蒙古大厦北侧。大家身穿统一灰色工服,三轮车上整齐码放着成袋的消杀药剂,以及“鼠饵站”等消杀用品。

        今天,大伙儿的任务是对囊括了苏州社区、北京站周边、明城墙遗址公园、东单公园等区域的“北京站地区”进行老鼠蚊虫消杀防治工作。

        徐海洋介绍,老鼠活动不分冬夏,一年四季比较平均。类似的工作他们一年会开展五次左右,每次都要基本覆盖东城所有街道社区。

        相较夏季蚊蝇消杀,常规的灭鼠工作较为间接,主要方式可以概括为“投药”。徐海洋从袋子中掏出几枚蓝色的椭圆形蜡块,这便是灭鼠常用的“溴敌隆”。它闻上去没什么味道,却很能吸引老鼠兴趣,单剂量使用对各种鼠都能有效防除。

        “现在的药经过设计,更先进了。”徐海洋回忆,以往用的鼠药毒性强,老鼠吃到后不久就死了,俗称“三步倒”,但没办法掌握死鼠位置,“进到平房屋里甚至柜子里的都有,被猫、狗叼走吃掉,动物也会死。我们用的药会令老鼠服食后口渴,钻进污水井喝水的过程中就死在里面,附近环境中是看不到死鼠的。”

        鼠药不可随意投放,需要置于专门的“鼠饵站”内。这是一种长约20厘米的墨绿色立体中空装置,共有三面。两个平面互相垂直,连接它们的第三个面为弧形。质地类似砖块,用手掂一掂分量十足,可以防止起风或者有其他动物碰到而移位。

        鼠饵站放置的地点有讲究,走在路上人们大多难以察觉。徐海洋介绍,一般会选择可能有脏乱隐患的地方,比如公厕的两侧,堆放杂物的犄角旮旯等。“都比较隐蔽,还不能太高,否则老鼠不会上去吃。”

        堵洞

        先放置鼠药

        再用石块封住

        南八宝胡同、三源胡同、小报房胡同……每走到一条胡同,工作人员都会检查此前放置的鼠饵站,及时为“吃空”的鼠饵站补充鼠药。徐海洋还根据周边环境的改变作出调整,安排工作人员拿走或放置新的鼠饵站。大家的巡视路线与鼠饵站位置,都有专门人员进行记录。

        “老鼠很可恨,进到屋里会乱咬乱爬,啃噬柜门衣橱,有的婴儿的脸都被咬了。它们繁殖能力强,还会传播斑疹伤寒等50多种疾病,严重时甚至危及生命。”徐海洋表示,为了防鼠,居民在家中一定要注意卫生,尤其是平房住户要将吃的东西妥善放好,减少杂物堆放,不给老鼠容身之处。

        此外,大家如果见到鼠洞,一定要及时封堵。“鼠洞很小,大部分是圆形。”徐海洋边说边用手围成圈儿示意,他指指墙角处的一个小洞,“像那个就不是,因为洞口老鼠经常出入,通常比较光滑。洞外或多或少还会有鼠粪、爪痕等等,我们叫做‘鼠迹’。”

        在徐海洋印象中,室外鼠洞多见于绿化带,有的还会挨着污水井盖。“先投药进去,然后用石块等把鼠洞堵死。不能用土块,老鼠还会扒开。鼠洞堵好了老鼠出不来,就会吃鼠药,死在洞里。”

        查井

        清扫井内环境

        消杀大蠊越冬蚊

        “一、二、使劲!”在徐海洋和工作人员忙着处置鼠饵站时,一旁的郭班长正带着其他工人用弯曲的钩子,将井盖拽开,以检查井内蚊虫状况。

        不要以为冬季就没有蚊虫,它们相较夏季虽然数量减少,但会“狡猾”地躲入温暖的地下管井。因此灭鼠之余,“清扫”井内环境同样是大家的重要任务。

        具体拉开哪些井盖也有考虑,首先得是污水井,然后侧重于垃圾站、公共卫生间、饭店周围。“特别是餐饮业门口的污水井,因为附近有吃的东西,容易滋生大蠊(蟑螂)。”郭班长表示,井盖拉开后主要检查管壁上是否有鼠迹,是否有大蠊和越冬蚊,若发现“敌情”会投放相应药剂。

        据介绍,工作人员向井内投放的是一种名叫“常境”的泡腾片,主要有效成分是甲嘧·高氯氟。出人意料的是,接连拉开几处污水井盖后,经过郭班长仔细验看,都没有投药的必要。“你看,这下面只有一些网絮,管壁上很干净,没有蚊蝇在飞,也没有鼠迹。所以不用做特殊处理,盖上盖子就可以了。”

        一上午,只有在船板胡同最西侧,拉开一家饭店门口的污水井后,工作人员发现内壁有几只蜘蛛在爬,于是向井内投放了“常境”。遇水后,药片泛起白色泡沫,可以起到预防作用。

        对比

        街巷面貌改善

        “脏乱”成为过去

        “以前我们干活儿的时候,打开井盖,蚊虫就在里面嗡嗡飞呢!有时候开盖速度快,里面光线突然亮起来,还能看到井壁上很多来不及躲避的大蠊,飞快往缝隙或者井下更深的地方爬……”郭班长感慨,没有想到这次的消杀工作,井下状况这么好。

        一天下来,工作人员只在傍晚5点多时,在明城墙遗址公园附近的地下管井见到了较多蚊蝇。“主要是因为那里的地下管井比别的地方更暖和,打开之后一股热气,我们进行了比较彻底的消杀处理。”

        在多年带领团队“走街串巷”的徐海洋看来,与以往相比,从去年开始他明显感到了环境整洁度的提升。“我印象深刻的是以前朝阳门南小街中间的绿化带,大白天都有老鼠溜溜地跑。还有建国门地铁站那边的绿地,能看到老鼠叼着食物往洞里钻,好像都不怕人了似的。北京站附近有两条小餐饮街,整治之前都挺脏的,也能看到活老鼠跑。”

        而随着街巷面貌的持续改善,这些“脏乱”永久成为了过去式。“活老鼠已经非常少见了,包括很多类似的这种隐蔽小道,现在都很干净。”走在胡同里,徐海洋指着两座平房间仅容一人通行的小窄道表示,这里曾经坑坑洼洼,容易“藏污纳垢”,因此设置了一处鼠饵站。“后来路面修缮平整、一目了然没有死角,鼠饵站就不再需要了。包括原来在重点街面,我们可能平均十几米就设置一处鼠饵站,现在撤掉了不少。不夸张地说,环境真是越来越好了!”

        得来不易的整洁更需妥善维护,徐海洋介绍,他们会在春节假期结束后对安放的鼠饵站进行回巡。“通过鼠药的服食状况监测鼠群密度,再及时补充新的鼠药。”

        本报记者 魏婧 文并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