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刘慈欣:电影《流浪地球》真的很牛

        昨天上午,科幻电影《流浪地球》剧组在北京举行了“奔向未来”主题全球首映礼,这部定于大年初一公映的国产科幻片随着日前发送的预告片迅速地在广大影迷心中点燃了热情和希望。导演郭帆,原著作者刘慈欣,主演屈楚萧、赵今麦、吴京、李心洁、吴孟达、屈菁菁等十多名演员们集体出席首映礼。刘慈欣在现场说,电影《流浪地球》给中国科幻电影开创了一个很好的开端,“不管这部电影的拍摄过程多么艰难,但电影真的很牛,很好看,和以前的科幻大片比一点也不逊色,电影中还有很多中国人喜欢的元素”。

        导演郭帆2015年开始筹备这部电影,用了4年时间将这部同名小说搬上银幕,他感慨地说,这4年自己就像是跑马拉松,一直看不到终点,“现在我期待冲过终点的那一刻到来”。对于《流浪地球》被誉为是今年春节档的黑马,郭帆更正道,《流浪地球》在自己心中不是黑马,“是一个不停奔跑的好马”。

        《流浪地球》讲述了在不远的将来,太阳急速衰老膨胀,地球面临被吞没的灭顶之灾。为拯救地球,人类在地球表面建造了上万座行星发动机,以逃离太阳系寻找新的家园,地球和人类就此踏上预计长达2500年的宇宙流浪之旅。刘慈欣在现场强调,自己的原著小说只是在电影中提供了一个背景,“电影中增加的大部分都是原作中没有的东西。这是真正电影创作的。”

        在小说提供的背景下,影片讲述了三代人之间在地球面临毁灭时发生的微妙关系。故事从“流浪地球计划”启动几十年后开始,地球表面的温度低达零下几十摄氏度,已经不适合居住,吴孟达饰演的姥爷带着屈楚萧饰演的外甥刘启、孙女韩朵朵(赵今麦饰)生活在地下城中,父亲刘培强(吴京饰)一直生活工作在外太空,作为一名航天员,因为执行任务,使得孩子刘启的成长过程中缺少陪伴,导致父子关系疏远,两人已经十几年没有见面了。影片提供了以刘培强所在的外太空、刘启所在的地下城,以李光洁饰演的救援队长王磊所在的行星发动机救援组三个视点,讲述了世界末日之际中国人的亲情友情以及对于地球这个星球的担当和使命。

        “我是宇航员刘培强(片中角色)”,刚刚出场的吴京在台上向观众敬了一个礼,吴京在现场透露,自己一开始是被导演“骗去”客串的,“看到导演整天甲亢似的,跟我拍《战狼》的时候差不多,有点可怜他,就答应了。”结果一客串就是35天,角色的分量越来越重。最重要的是,剧组没钱了,于是吴京只好拿出自己的钱来投资,结果成为了影片的出品人之一,最后连片酬都不要了。尽管如此,吴京依然看好这部电影,“我觉得投资方太牛了,这部电影的票房一定会大卖。”

        演员吴孟达在片中扮演吴京的老丈人,“这是我40年从影生涯中真正能够拿得出手的作品,我感到非常自豪”。吴京透露,达叔很敬业,在片场从来不带剧本,“因为他连对手的台词都背好了”。

        主演屈楚萧感叹道,一开始自己跟很多人一样,听到说中国要拍科幻片的态度是怀疑的。“等我第一天去导演工作室的时候,我觉得这是一件很酷的事情,我们在干一件中国电影里程碑的事,今天我就可以很有自信地、很有底气地说,我们确实是干了一件里程碑的事”。赵今麦赞同屈楚萧的观点,“我拍这部电影最大的收获就是我和它一起成长了,我见证了中国科幻电影的成长,特别荣幸”。

        对于《流浪地球》,刘慈欣最后评价道,在本片前,中国人思考的都是家庭和故土的观念,家国情怀是中国人创作的主题,“在《流浪地球》后,中国人开始关注起整个宇宙了”。本报记者 王金跃 

  • 沈腾赞韩寒“有大智慧”

        本报讯(记者李俐)大年初一上映的电影《飞驰人生》昨天在京举办了一场特别的“春节联欢早会”,导演韩寒与沈腾、黄景瑜、尹正、张本煜、尹昉、赵文瑄、高华阳、刘帅良、李庆誉等主演集体亮相。而主题曲演唱者阿信的到来,直接将发布会变成了演唱会现场,韩寒拉着大家一起大合唱《一半人生》,令气氛达到高潮。

        现场剧组准备了一份特殊礼物送给大家——一支记录拍摄一路走来的幕后特辑。特辑中曝光了韩寒凡戏都亲自示范的导戏风格,沈腾补充说,“导演真的很爱演,我们都不同程度地提醒他,尽量少做示范,但拦都拦住”,更送上八字神总结“表现欲强,表现力差”,令人捧腹。就连一场尹正跳钢管舞的戏,韩寒也亲自示范,尹正笑称:“导演把自己的妖娆毫无吝啬地都体现出来了。”虽然吐槽起韩寒毫不留情,但说起和他的首次合作,沈腾还是感慨颇多,“以前我就觉得导演是一个相当不错的车手,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作家,接触下来之后觉得他能胜任每一个阶段的每一个角色,这其实是一件挺不容易也挺奇怪的事。平时你能感觉到他好像都是小聪明,但其实小聪明又绝对不能把这几个角色转换好,这一定是有大智慧的支撑。”

        这次为了拍出超燃的赛车场面,韩寒带领大家远赴新疆四千多米的高原,在悬崖边上飙车,挑战很大,危险程度更是不言而喻。这也让韩寒忍不住感慨,“那里海拔比较高,山路又非常危险,随便一个弯道下去就是悬崖,得准备着救援直升机随时待命,最大程度确保安全。光直升机就花了快1000万,好在最终它没有执行过任务。”而韩寒也公认成为剧组最辛苦的人,电影中危险的车戏都是导演自己上,被大家称为剧组“爱的代驾”。

        此前,有网友评价韩寒和沈腾,“两人都是从帅气的皮囊,变成了有趣的灵魂”。但韩寒并不这么认为,更搞笑放话,“我更喜欢帅气的皮囊,有趣可以后天培训,但皮囊就难了”,随后话锋一转,“当然这两者结合一下最好,我们剧组结合的都还可以。”一旁的黄景瑜听到,忍不住插话道,“跟有趣的灵魂待久了就被同化了,我就是韩寒导演说的那两者的结合。”

        剧组大多数主演都是和韩寒首次合作。尹昉说:“我一直以为韩寒还是那个时候的叛逆,没想到见到他本人之后发现他是一个特别随和的人,而且能把所有问题很轻松很愉快很自然地解决,让我非常的佩服。”在片中出演神秘角色的赵文瑄则透露,自己刚开始差点拒绝出演:“因为我的角色跟沈腾是同辈人,但我比他大了二十岁,怎么演呢?后来导演说其实不是,你是他的前辈。”   

        当天,博纳影业集团董事长于冬也来到了现场,提前看过成片的他自信地说:“这会是一部特别特别惊喜和感动的电影,是韩寒式的高级幽默。”                   白继开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