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权健”们的套路,中医不背锅

        ·充分挖掘中医药的保健价值

        ·别让中医为坑人保健品背书

        在包括但不限于“权健”的一系列坑人保健品被曝光并查处之后,近日,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召开会议,就整治打着中医旗号的养生保健服务乱象,保障群众健康进行专题研究。会议要求,各级中医药主管部门要针对发布中医医疗广告、培训、保健服务及产品等问题开展全面排查和梳理,绝不允许任何机构、人员借中医药之名行违法违规之实。

        近年来,很多让消费者吃了大亏,甚至付出了生命财产代价的保健品,在其冒充“灵丹妙药”的时候,都扯上了中医中药的大旗。由于传统医药在老百姓中间有着广泛信任基础,再加上这些“伪中医”还有一套话术混淆视听,最终在坑害了老百姓的同时,又把一盆脏水泼在传统中医药头上。在法制日报对此事的报道中,可以发现,伪中医们的产品种类繁多,营销中夸大宣传令人真假难辨;一旦消费者产生疑虑,却因为维权成本高、举证困难而投诉无门。长期以来,此类消费投诉和纠纷数量一直居高不下。

        让中医为坑人保健品背书,其实早已经引起中医界的警惕。2017年闹得沸沸扬扬的虚假医药广告事件中的“神医刘洪斌”,就不具有中医医师资格,未在中医医疗机构任职,也不是所宣称的“苗医传人”。与刘洪斌类似的“电视神医”不在少数,公众心理屡被利用,中医界屡屡“背锅”。

        早在2009年5月,国务院就颁发了《国务院关于扶持和促进中医药事业发展的若干意见》,其中明确提出应“严格中医药执法监督,严厉打击假冒中医名义非法行医、发布虚假违法中医中药广告以及制售假冒伪劣中药行为。” 《食品安全法》、《广告法》、《保健品管理办法》等相关法律法规也对保健品的营销行为有明确界定,“借中医药之名行违法违规之实”的恶劣行为从来就不应该有容身之地。

        不可否认,中医药本身在养生保健领域发挥着不可忽视的作用,充分挖掘、开发中医药在保健品市场的价值是值得提倡的。前不久,2015年以青蒿素获得诺贝尔医学奖的屠呦呦入围BBC20世纪最具标志性人物评选,与爱因斯坦和居里夫人并列。屠呦呦发现青蒿素,就是从中医典籍中汲取灵感,从中药材中提取,最后在中西医的治疗中都得到了广泛的应用。这才是有着千年历史的中医药、传统文化的瑰宝正确的“打开方式”。

        为了更好地保护中医,为了保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对打着中医药旗号的保健服务及产品暴露出的问题,不能坐视不管;对遏制伪中医保健,必须加大处罚力度。“天下之事,不难于立法,而难于法之必行”。中医药,岂能容“权健”们反复玷污?必须找准“七寸”,给“伪中医”们以迎头痛击。

  • “好”买卖

        江苏涟水县一家小卖部向小学生出售2元奖状,还提供代写服务。店主称,买回去可以忽悠家长,要压岁钱。这牵涉到诚信教育问题,尤其值得家长反思。

  • “教科书式”家教与“反面一课”

        近日,有两则关于手机的报道对比鲜明,令人深思。一则是河南郑州一名初中生在乘公交车回家途中,捡到一部手机。她在父亲的支持和陪伴下,在公交车站台迎着寒风一等就是一个小时,最终等来了失主女儿的电话。另一则是大连一个女孩在商场发现别人遗落的手机,女孩的母亲立马把这部手机“顺走”放在包里,女儿在旁看得一清二楚。

        媒体评论郑州那对父女的行为,真是“教科书式”的家教,是冬天的“暖阳”。反之,“顺走”手机的母亲受到网友的批评,说她给孩子上了“反面一课”。

        家风是一个家庭最宝贵的“第一笔财富”。“爱子,教之以义方”,“爱之不以道,适所以害之也”。把不是自己的东西占为己有,以为这是件小事,错误的行为就会在孩子的心里埋下种子。如果这样的小事在孩子成长过程中屡屡发生,那么就有可能在其心里形成根深蒂固的错误观念,甚至最终误导其铸成大错。苏荣在忏悔录中写道:“我家成了‘权钱交易所’,我就是‘所长’,老婆是‘收款员’。”苏荣自己利用公权攫取私利,贪婪无度,家人也深以为然,上行下效,最终包括他的儿子、女婿在内的家人有14人涉案,贪腐毁掉全家。

        家庭是社会的基本细胞,是人生的第一所学校。有什么样的家教,就会有什么样的人。每一个家庭的家风与整体社会风气相互作用、相互影响。给予子女一个好的榜样,重视家风家教,是父母不可推卸的责任。

  • 是真能抢票,还是变相“抢钱”

        过年回家买不到票怎么办?此前找黄牛,现在用抢票软件。与能回家团聚相比,多花点钱算什么?再花几十块钱“加速”也不值一提。于是,就如当年对黄牛党,一面痛恨他们囤积车票高价兜售,一面又以能从其手中拿到票而庆幸不已,对抢票软件同样爱恨交织。

        据来自铁路部门的最新消息,因抢票软件的服务器常年不断地刷新12306系统,其相关机器特征已经被识别并被实施限制措施。也就是说,即使你花钱购买了加速服务,购票成功率也绝不会像各个抢票软件自己标榜的那样。然而,据媒体调查,抢票软件不仅正常运行,生意依然火爆,“尚未接到抢票软件被限制的措施”,“平台仍在正常抢票中”……各抢票软件自信满满,竟然与铁路部门发布的信息相互打架,公众自然不免一头雾水。

        或许官方提供的信息量太小,有很多问题需要回应社会关切。首先,为什么要对抢票软件实施限制,只是因为长期不断地刷新官网而不胜烦扰?若没有一个依法依规的定性,比如一些分析人士指出的“技术黄牛”、“偷税漏税”等问题,恐怕难以服众。其次,限制措施是单方面实施还是应该通知抢票软件所在企业,这些措施具体包括什么,会对抢票速度和成功率造成何种影响?既然已经实施,不妨向社会交个底。毕竟,运用抢票软件的大有人在。当信息完整披露,人们既可以对抢票软件是否涉及虚假宣传做出判断,也能抛弃对抢票软件的迷恋,从而少花冤枉钱。

        每到春节,火车票“一票难求”总会出现。随着高铁的快速发展,铁路运力大幅增强;火车票实名制后,非法贩卖火车票的“黄牛”也基本绝迹,但寄希望一步到位改变现状也不现实。这就给抢票软件的存在提供了一定的空间。正因如此,加强对抢票行业的监管势在必行。抢票软件及网站的资质、抢票系统的安全性、暗设支付陷阱的套路、对个人隐私的保护程度,等等都不能放任自流。

        通过抢票软件购票,究竟是价高者得的正常市场行为,还是有损公平扰乱秩序的市场投机行为,需要权威部门的明确界定。既要保护便捷的购票渠道,也不能坐视抢票软件变相“抢钱”,这样,买火车票的机会会更加公平,购票者的权益也能得到有效的保护。

  • 这事不能太任性

        近日,湖北一大巴车司机因乘客带萝卜白菜被罚款200元,执法民警称:“法律规定不能拖货,青菜属于货物”。1月27日凌晨,湖北高速交警发布通报,决定撤销处罚,暂停相关民警工作,并向当事人道歉。执法何以如此简单粗放?除了有权任性之外,是否还存在执法素质不高、专业能力不足问题?

  • 这事不能凭嘴说

        日前,杭州“有赞”公司在年会上宣布,将实行“996”工作制度,即正常工作时间为9时30分到21时,周三员工晚6时下班。遇到紧急项目时,一周工作6天,每天工作时间会更长。有赞公司CEO就此回应说“几年后回头看,这次绝对是好事”。《劳动法》了解一下?加班靠自愿,搞成强制就没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