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田汉在细管胡同9号

        上接34版

        《关汉卿》和《谢瑶环》 代表其创作巅峰

        话剧《关汉卿》是田汉倾注心血最多的剧本之一,无论从思想深度或艺术高度来看,都堪称戏剧创作中的瑰宝,为历史剧的创作提供了不少有益的启示。京剧《谢瑶环》这一历史悲剧所体现的美学思想和话剧《关汉卿》相一致,堪称田汉戏剧创作的巅峰。

        《关汉卿》是1958年田汉为纪念大戏剧家关汉卿而写的一个话剧。据说,剧本完成后,第一个读者是田汉的老友郭沫若。郭老连夜读了《关汉卿》剧本后,立即给田汉写信,倍加赞扬。

        距今七百多年前,即十三世纪的元代,戏剧家关汉卿和同时代的艺术家一起,把唐宋以来发展的歌舞剧、参军戏和金院本等综合提炼成元杂剧。但元杂剧之所以成为光芒万丈的一代文学,是因其继承了中国戏剧艺术朴素的现实主义传统,曲折而强烈地表达了中国人民对元朝封建奴隶主残酷统治的反抗情绪。史学家们曾说元杂剧系“以当时人民的悲愤为基础和师承”,而关汉卿正是这些愤怒的剧作家们的代表。他写了六十几部剧作,留到今天的还有十八部。当时的统治者禁止文人“妄撰词曲”“犯上恶言”,违犯者轻则流放,重则杀头。因此关汉卿很少有直接批评当代政治事件和社会生活的可能,他只能借助汉唐各代的故事来隐喻,正所谓“借他人的酒杯,浇自己的傀儡”。尽管如此,凭他留下的作品也可知这位作家的全部战斗锋芒都指向给元朝人民以深重灾难的黑暗统治。关汉卿爱憎分明,他同情那些受人践踏迫害的人们,他客观上是元代奴隶主贵族统治阶级的揭发者、控诉者,也是中国戏剧史上一个留下战斗性作品最多的作家!

        正是基于此,在纪念大戏剧家关汉卿戏剧活动700周年之际,田汉以关汉卿个人以及整个元杂剧的悲剧代表作《感天动地窦娥冤》的创作和演出为中心线索,创作了《关汉卿》,生动地展示了元朝统治阶级和人民之间的尖锐矛盾,愤怒地抨击了贪赃枉法、专横残暴的元代官吏和权贵,歌颂了人民艺术家关汉卿不惜牺牲自己的一切,为人民的利益而呼号斗争的崇高精神。

        元朝统治者轻视戏剧艺人,有所谓“七匠、八娼、九儒、十丐”的划分。读书人被列为第九等,搞戏曲的当然地位更低,就连《录鬼簿》这样记录剧界名人的文字中,对关汉卿的记载也不过寥寥几笔。田汉只能从关汉卿留下的一些剧本和散曲中来推测他的生平。就这样,他“以最快的速度、有限的材料”完成了《关汉卿》。

        田汉在细管胡同9号的创作中,还有一部塑造人物形象意义深刻的戏,是十三场京剧《谢瑶环》,讲述的是武则天时代女官谢瑶环女扮男装为民请命的故事。

        京剧《谢瑶环》的剧本是1961年田汉先生根据碗碗腔《女巡按》的老本改编的。《女巡按》原来的主题是在对武则天及其贵戚权臣的反对上,心怀异志的谢瑶环奉旨南下私访,处理重臣武三思之子武宏强霸民女肖慧娘一案。一方面借武则天的尚方宝剑为民除害,严惩了武宏,明断了武宏霸女案;另一方面,与江湖义士袁行健结百年之好,双双反入太湖。这是一部以造反出走为行动线索的戏。

        1960年12月26日,田汉离开北京,去山西、陕西、四川作为期三个月的考察。1961年初到达西安时,看到了西安戏曲剧院演出这出戏。在离开西安前,他和西安戏曲剧院的同志赶出了一个初步修改本。回京后不久,田汉在1961年《剧本》月刊七八月合刊发表了十二场京剧《谢瑶环》剧本,在序中,叙述了他写这个剧本的过程:“《女巡按》据说是碗碗腔的老本,接触到武则天,但是骂武则天的。因此一度改成韦后时的事。女巡按谢瑶环受权奸迫害,后来与她所爱的江湖义士抗拒追兵逃入太湖,是一个喜剧的结尾。我曾跟黄俊耀同志谈起一些修改计划,如把骂武则天的改为肯定武则天,却对她作一定批评。俊耀同志对此甚表同意。我打算在离西安以前费一两天工夫帮他改好。及至仓促入川,又想在成都改好寄回。甚至想请俊耀同志同去。哪知我过低估计了这一修改工作的困难,我回京以后费了断断续续两个月之久,才写成今天这个样子……”

        《谢瑶环》的剧本发表后,就有文章评价说,这一历史悲剧所体现的美学思想和话剧《关汉卿》相一致,堪称田汉戏剧创作的巅峰。稍后,田汉又加一场,单独发表在同年《剧本》第十一期上。

        1962年,《谢瑶环》由京剧表演艺术家杜近芳首演,立刻轰动大江南北,不但是杜近芳的代表剧目,而且成为中国京剧院的保留剧目。

        1966年12月的一个晚上,田汉从细管胡同9号被带走,当时他的母亲易克勤已经94岁高龄。从此,田汉再也没能回来,1968年12月10日,田汉不幸去世。之后,细管胡同9号成了中国戏剧家协会的职工宿舍。1976年唐山地震,田汉的夫人,著名剧作家、作词家、诗人、记者、翻译家安娥在搭抗震棚时不慎跌下猝死。

        1979年田汉先生平反,《谢瑶环》也得以重见天日。该剧复排的演出更是受到各界追捧,当时在人民剧场售票处排队购票的队伍浩浩荡荡,从护国寺一直蜿蜒到积水潭。群众对文艺的热情,对田汉的怀念,对杜近芳的热爱充分体现在这次演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