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北京人艺两戏陪观众过大年

        春节将至,北京人艺的贺岁大戏《全家福》时隔七年再与观众见面。1月25日至2月10日,一连14场,陪观众过一个喜庆的新春佳节。剧中温暖的老北京生活,古建行做人作艺的准则,普通百姓对于大家大爱的追求与成全,再加上十足的年代感,可以让人从这道“年夜饭”中品出年的味道、家的味道。

        《全家福》首演于2005年,根据叶广芩同名小说改编,任鸣导演,冯远征、王长立、梁丹妮等出演。作品以主人公王满堂一家的经历为线索,讲述了老北京古建行里半个世纪的风风雨雨,一群人的悲欢离合,也从中折射出国家和社会的发展变化。幽默的语言,丰富的人物,颇具时代性的情节,让《全家福》好看、好懂。而“平如水、直如线”的古建行规矩,也着实让人看到,什么是真正的工匠精神和对人心的坚守。

        该剧以编年体来叙事,这样的风格在话剧舞台上虽然屡见不鲜,但是用七幕戏来完成五十多年的跨度绝非易事。用主演冯远征的话说,《全家福》中的变化全都是“渐变”,“这个戏最难的就是十年一个跨度,其实十年人的变化是不大的,话剧舞台上如何表现这种细微的变化就是个挑战,演员只能通过声音、形体去演出变化,到了后几幕逐渐步入老年,观众看到的是一个过程。”

        演了14年百余场,冯远征坦言《

        家福》这个戏是自己话剧的代表作之一,王满堂身上有自己不断积累的阅历,“原来演到最后是一个八十多岁的老人,是用我的想法去揣测,今天再演我觉得自己比那时候更接近他的状态。”

        作为代表北京人艺风格的作品之一,《全家福》最突出的特点是满台鲜活的人物形象。冯远征扮演的王满堂、王长立扮演的老肖,梁丹妮扮演的春秀婶,张永强扮演的周大夫等,他们有悲有喜,有的身上是正剧人物的力量,有的身上是略带喜剧色彩的小人物式诙谐。“我们这批年长的演员十四年合作下来的默契,呈现出来一种在舞台上的和谐。在这些人物身上既有历史的厚重又有生活的趣味。每一个都是鲜明的,都会让观众记住,”扮演春秀婶的演员梁丹妮称,“我们在全剧最后是团圆圆满,也希望借此传递出对观众平安、健康、美好的祝福。”

        除了《全家福》这样的“丰盛大餐”,1月27日至2月11日,北京人艺小剧场还将献上一道“精品小菜”——由邹静之编剧、任鸣导演的《我爱桃花》。此轮将迎来第300场演出的《我爱桃花》,也是第一部演出超过300场的北京人艺小剧场话剧作品。该剧屡次被作为人艺春节档贺岁剧目,不仅因为作品叫好又叫座,更源于其浓郁的情感主题和中国古典的浪漫风格,让观众为其思考和回味。

        2003年,编剧邹静之和导演任鸣首度合作所碰撞出的火花一直延续至今,让这部作品历经数年打磨,仍然不断吸引着新的观众。该戏别具一格,巧妙地取材于明代崇祯年间刊行的拟话本小说集《型世言》,用寓言的形式演绎了一个恋人之间会错了意的“戏中戏”。剧中有现代人的争论,也有古代人的纠结,浪漫唯美之下带着的是残酷的思辨。

        “我总想剧场的效果有很多种,笑是一种,掌声是一种,而凝神也是一种。出了剧场还在想这戏的话,那可能是更大的效果。”编剧邹静之曾在创作自己的话剧处女作时如是说。十几年后,《我爱桃花》毫无疑问地实现了这样的舞台效果。导演任鸣表示:“《我爱桃花》能演三百场,时间证明了它的生命力。它是话剧民族化的实践,代表了东方美学的探索,也是真正的中国故事。我们不仅将这个故事讲给中国的观众,还将这个故事带到了日本、意大利、罗马尼亚、哈萨克斯坦等国参与国际交流,受到了当地观众的喜爱,展现了我们中国文化的魅力。”《我爱桃花》也成为北京人艺青年演员成长的舞台,徐昂、于震、吴珊珊等不少观众熟悉和喜爱的演员都曾出演过该剧。如今,由朱晓鹏、吴娱、李珀这批青年演员演出的版本,也已历经几年打磨。进入北京人艺超过十年的他们,通过这部作品,让观众看到了人艺青年一代的不断成长。

        本报记者王润  李春光摄

  • 一部经典戏剧的百年文化使命

        近期去首都剧场看了一场由人民艺术剧院重排的经典话剧《名优之死》。深深被田汉编剧,任鸣、闫锐执导的这场大戏惊艳到了。

        《名优之死》是田汉的早期代表作之一,写于1927年冬并于当年在上海梨花公所首演。1957年夏淳执导人艺版《名优之死》并于1979年重排上演。这次2018年人艺版由任鸣、闫锐执导,作为年终压轴大戏重磅推出,旋即形成一个网红文化热点。《名优之死》之所以能够历经近百年而得以传承并始终受到热捧,不仅在于田汉本人的名气和成就,关键是剧作在坚持田汉唯美及伤感主义总体风格之下,以民国初年著名艺人刘鸿声之死为素材,概括了旧社会戏曲艺人的苦难遭遇,发出了动荡中的社会底层民众的撕心呐喊,创造了一个唯美主义、伤感主义、现实主义高度融合的艺术经典,触发了文化觉醒,成为中国戏剧现代化和民族化过程中的里程碑,也使田汉成为中国戏剧现代化民族化中当之无愧的第一人。从这个意义上讲,这次重塑经典,虽然冒着巨大的风险挑战,却是一次有惊无险的势在必得。

        这一版《名优之死》实现了台前台后、台上台下的矩阵共鸣。全剧约150分钟,时间不短却令观众一点儿也不犯困走神、悲婉主题却令观众一点儿也不压抑不适、寓意深刻却令观众一点儿也不酸涩附会。首先表现在,剧情线索简洁好理解。剧情以戏园后台一名花旦和一名小丑聊天开始,讲了京剧名伶刘振声精心培养的名徒刘凤仙,被上海滩恶霸杨大爷以名利诱惑勾引,在“是人留艺死还是人死艺留”的碰撞振荡中,悲愤交加的刘振声永远倒在了倒彩盈盈的戏台上。其次表现在,台词提炼得深刻且笑点多。“在台上你要知道你是谁、在台下你更要知道你是谁”“有的人为了唱戏而活着、我活着是为了唱戏”,剧中每个演员都能不时迸出一些或哲思或诙谐的好词佳句,使得观众一直竖起耳朵、不忍错过每一个在爆笑中感动的机会。再次表现在,细节雕琢处理得恰当有穿透力。比如杨大爷送来凤仙梦寐以求的宝钏头妆,凤仙半推半就、一推一就、边推边就,把她既渴求荣华,又不忍背叛的复杂心理刻画得淋漓尽致。最后表现在,舞美道具成为点睛神笔。剧作共三幕,舞美的繁简难易不好把握。舞台三幕景深层层递进,灯光、音乐、服装、道具,尤其是最后那个孤零零的龙椅,贴合了人物心理和剧情变化。整个演出,话剧与京剧、台前与台后、剧中人与扮演者、演员与观众,矩阵间思绪和情感得以交融,真是“观戏中有戏中人、唱戏代言看戏人”。

        此剧的切口准,揭示了艺术坚守与迎合的复杂逻辑。对于那个军阀割据、新旧交替的时节,电影、唱片、舞厅这些洋玩意儿已登陆上海滩头,“容不下好东西”和“传统不能丢”到底谁对谁错?面对老祖宗留下的旧玩意儿,刘振声显然选择了坚守,他甚至认为“不是我守旧,是我守得还不够旧”,然而他还是死了,在倒彩声中死了,留下了无尽的遗憾和半途而废的班底。爱徒凤仙选择了迎合,她的理由是“祖宗也是改了他祖宗”的,她要留住观众,要彩头、名利以及唱戏带来的奢华生活,可师傅不让她那样唱,她便选择了跟杨大爷离开。《名优之死》以时代弄潮儿姿态,勇敢揭开了文化艺术到底能不能传承、到底该如何传承的千年魔盒。

        2018版《名优之死》暗喻了“在坚守中创新”的传承之道。剧作中,没有一句相关台词、没有创设一个相关情节,那这种“在坚守中创新”的理念是如何传递给观众的呢?主要体现在刘振声多次果断纠正凤仙的自我炫耀上。为了能展示自己、以博得人气,她频频擅自改戏,随意添加自以为美的唱腔、剑法、舞法,刘振声总能给她以令人信服的纠正原因。这些开化之语,凤仙恐是听不进去的了,而观众却听进去了。那就是,优秀传统艺术不是不能创新,而是应在充分尊重原著基础上,根据人物所处时代、身份、性格、当时处境以及事件发展进程,并结合演出时的人文特征,进行合理化改造,这样才能既传承经典又受时下欢迎。任何脱离上述因素的随性改编、随便逞强、随意迎合,都是对经典的亵渎、对艺术的践踏,纵使一时叫好又叫座,也只能是昙花一现,曲终人散,不可能“让好玩意儿留得下来”。

        这次人艺重排改编《名优之死》,契合了首都文化中心发展的政策导向和现实需求,具有了指导整个大文化领域改革发展的全局性意义,因而受到广泛赞誉。同时我们要清醒地认识到,重排改编《名优之死》的成功是多方面因素耦合而成的,还称不上是个文化普遍现象。应当认真总结重排改编《名优之死》的有益经验,探求他们既弘扬经典又受时代和大众欢迎的成功密码,特别是深入了解他们在守正创新中的酸甜苦辣,以促进文化利好政策制度得以精准发力,推动文化中心建设在提质增效中得到长足发展。李春光摄

  • 北京电台延庆送祝福

        本报讯(记者李俐)昨天一大早,由首都文明办和北京电台组织的文艺小分队驱车100多公里奔赴延庆刘斌堡村,给当地村民拜年。这是北京电台一年一度的“广播三下乡”活动,作为北京电台推进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品牌活动,已经连续十余年走进京郊农村,为乡亲们送文艺、送年货、送祝福。

        慰问现场,由刘斌堡乡舞蹈队带来的手绢舞《喜气洋洋》拉开了文艺演出的序幕。著名相声演员徐德亮为乡亲们演唱了北京古老的传统曲艺《北京小曲》。魔术师表演的近景魔术吸引了孩子们好奇的目光,争相与魔术师近距离互动。相声演员陈印泉、侯振鹏表演的相声《金牌调解室》逗得村民们哈哈大笑。北京电台主持人艾珂用一曲《追光者》,点燃了全场的热情。节目最后,刘斌堡村的村民代表程玉霞,为大家演唱了河北梆子《杜薇逃出烟花苑》。

        为了给乡亲们增添喜庆的节日气氛,北京电台还专门组织了电台的书法家和书法爱好者为村民挥毫泼墨,书写福字、春联。

        演出结束后,首都文明办巡视员韩龙彬与北京电台副总编辑陈晓海分别带队走访了刘斌堡村的低保户、老党员及军烈属,把棉被、炒锅、新春福袋、米面油和慰问金送到乡亲们的手中,同时也带去了北京电台一千多名干部职工的诚挚问候和新春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