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他们的“敬业福”成全了万家团圆

        春节即将到来,家家户户都忙着贴对联、准备年夜饭,期待着阖家团圆、走亲访友、共度美好年夜的那一刻。然而还有一群默默无闻的人,他们无法与家人团聚,除夕也不能回家,只能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用自己的“舍”和“离”成全了千家万户的团圆……

        探访世界海拔最高的火车站

        4700米的春运时光

        凌晨4时30分,闹铃声响起,安多火车站站长马锐揉着眼睛爬起身,招呼车站人员打开候车室大门,做好乘客进站准备。此刻,窗外繁星点点,狂风肆虐。零下23℃的气温,让人能看到自己呼出的水汽结成冰晶。

        尽管距离每天第一趟过站列车的进站时间还有近一个半小时,但马锐和同事们决定提前起床,让乘客提早进入候车室避寒。

        安多火车站是世界海拔最高的有人值守火车站,位于西藏自治区那曲市安多县,海拔4702米。

        2006年,青藏铁路开通运营,安多这个地处藏北的小城结束了不通火车的历史。但直到2017年,安多火车站才正式开设售票窗口,当地群众告别了上车补票等乘车难题。

        4时50分,候车室热闹了起来。安多县帕那镇居民欧珠发现,候车室里的热水器已经提供热水,暖风机很快吹去了他身上的寒气。马锐说:“安多冬天的气候极其恶劣,为了让乘客感受到铁路人的温暖,我们会比平日提早开放候车室。”

        据介绍,安多火车站每天有6趟停站旅客列车,最早的一趟是5时56分,最晚的一趟是23时整。这意味着安多火车站工作人员每天最长需要不间断工作19个小时。

        站务员李文刚从2013年起,就一直在青藏铁路高海拔车站工作。2017年,他从拉萨尼木火车站调到安多火车站,海拔上升了1000米,一度出现严重的高原反应。“呼吸急促,口干舌燥,头疼得就像被锤子砸了一样。”李文刚说,在安多行走都感觉吃力,但他们还会主动帮乘客拿行李、背着老年人上下车。

        作为一名90后,马锐从小就在铁路边长大。他的父亲马延鱼曾是青藏铁路格尔木段的一名老职工。大学毕业后,马锐通过考试被青藏铁路公司录用,成为一名新铁路人。

        “一来是心中有铁路梦,二来是想离父母近点,没想到被分配到了西藏,离父母反而远了,团圆的机会更少了。”今年春节,马锐将在安多火车站度过第2个新年。

        “刚开始有些遗憾,但父亲对我说,组织让你去哪儿就去哪儿!”马锐说,在铁路上工作,看着乘客上下车时团圆喜悦的眼神,职业的自豪感就油然而生。

        14时许,伴随着轰鸣声,一列从拉萨开来的列车驶入安多火车站。提着大包小包的乘客走下列车。

        在出站口,记者碰到了格桑德青一家。格桑德青说,前几天,他带着小儿子去拉萨医院看病,顺便采购了年货。“从安多坐火车到拉萨,只需要5个小时,比开车快,还安全。我每年都会坐火车去拉萨三四次。感谢铁路让我们的出行不再艰难。”格桑德青说。

        列车驶远,乘客离去,安多火车站恢复了宁静。马锐和同事们迎来了一天中难得的休息时间。但他们或是整理候车室卫生,或是检查车站安全,在忙碌中等待着下一趟列车的抵达。    据新华社

        给旅客供应现烧杭帮菜

        大厨在晃动列车上煎炒烹炸

        如果春运期间,还能在火车上美美吃一顿,那该多享受啊!

        T112次就是一趟有餐车的列车,每天10点23分从杭州城站出发,一路向西向北,历经26个半小时之后到达甘肃兰州。

        熊飞是T112次的领班厨师,十余年间往返在杭州和兰州之间。从东南到西北,从年初到岁末,熊飞就在这一趟趟列车上,在“哐当哐当”晃动着的厨房里,日复一日地为旅客准备一日三餐。

        1月30日上午10点15分,距离T112次列车发车的时间很近了。走进餐车,一阵阵饭菜的香味飘了出来。

        熊飞所在的厨房里,装着洗好菜的桶随着前进的列车晃了两下。他稳了稳身子,加快动作。T112次列车比较特殊,从杭州始发的时候就临近中午饭点,开车不久就要供应盒饭和列车员的午饭。

        熊飞和餐车组的另外6名同事,从早上7点30分就开始忙活。他们需要在车库完成上料(把食材运到火车上),然后再备料、洗菜、切菜,做烹饪前的准备。

        当天中午,熊飞为列车员准备的是四菜一汤,有红烧鲫鱼、麻婆豆腐、肉丝炒芹菜等。列车员还没吃完,熊飞又开始准备售卖的盒饭。小炒肉片、什锦虾仁、黑胡椒鸡排、茄汁鱼块、香菇青菜……它们被组合成了不同价位的盒饭。

        春运期间,每三天时间,会有将近800份到1000份盒饭从这个小厨房里现炒出来,送到旅客手中。不仅价格实惠,菜品的颜值也不错。炸猪排大虾套餐每份48元,炸小黄鱼、卤香酱鸭套餐每份40元;香辣大虾、酸菜鱼、木盆仔排、葱烧牛肉42元,红烧黄鱼、钱江鲈鱼46元,其他还有炒时蔬、面条、早饭等。

        车队餐车指导叶擎天告诉记者:“我们这个菜单主要以杭帮菜为主,每个季度或者半年会根据旅客的反馈进行调整。”

        列车不停往前跑,车厢在晃动。厨房的地面上铺着木头,淋过水之后会变得湿滑。有时候,刚把油倒进锅里,列车也许就那么“哐当”了一下,熊飞脚边的柜子门被晃得一开一合。他却好像不会受到影响,照例试着油温,判断菜下锅最适合的时机。

        “在车上待久了就习惯了,掌握车子晃动的规律就好了。”熊飞很淡定。要成为端得出一盘好菜的火车大厨,首先得先成为在车上“站得稳”的人。他刚上车那会,也曾和普通人一样,觉得车在晃。经过一段时间在车上洗菜、切菜的历练,他很快掌握了火车运行的规律,也就慢慢能在车上站稳。

        来回跟一趟车,熊飞可以休息三天。这次回来之后,他们的下一个班,是大年初一出发。这也意味着熊飞即便不需要在除夕那天上班,还是不能好好和家人团聚。因为他老家在江西,他需要提前一天回到单位,不光是他,几乎每个外地的工作人员都这样。

        熊飞说起这些很淡定,就和他在厨房那方小天地里一样。跟车十几年来,他甚至一次都没有走出过兰州站,看上一眼广场上的马踏飞燕雕像,更不要说走进兰州市区,吃上一碗“一清二白三红四绿”的牛肉面。

        据钱江晚报  

        4000公里南菜北运

        货车司机的“流动生活”

        重大节日的市场供应,离不开南菜北运;南菜北运的路上,有无数个像卢潇潇一样吃苦耐劳的司机师傅。

        “27日中午,广西田阳县出发;27日傍晚,出广西,进贵州;28日中午,出贵州,进重庆;28日下午,出重庆,进四川;28日晚上,出四川,进陕西;29日凌晨,出陕西,进甘肃;30日凌晨,出甘肃,进新疆;30日晚,抵新疆乌鲁木齐。”这是卢潇潇的行程单。

        1月27日中午,广西百色市田阳县古鼎香农产品综合批发大市场依旧车来车往。一间冷库前,停着辆长约16米的冷藏车,车厢门对着仓库门,几名装卸工把冷库里的一箱箱圣女果装进车厢。

        “哎呀,我身上钱够用,放心吧!要出发啦!”挂断妻子打来的电话,卢潇潇的脸上还带着笑意,他检查车厢货物,拍照记录,锁好厢门,调节货厢温度,发动汽车,又一次踏上了“南菜北运”之路。

        卢潇潇今年37岁,是广州某物流公司的一名货车司机。这天,他从广西田阳县出发,将满满一车28吨的圣女果运往新疆乌鲁木齐九鼎农贸市场。“这趟要经过贵州、重庆、四川、陕西、甘肃几个省市,全程约4000公里,腊月二十五开到乌鲁木齐。”

        “不回家过年了,等着批发商结尾款。”卢潇潇的语气平淡,“大年初二运牛奶返程,预计大年初五回到广州,交车,然后大年初七回到湖南老家。过完正月十五,再去广州上班。”

        卢潇潇是湖南人,妻子和7岁的儿子都在湖南老家,家里还有老母亲和妹妹。“大年三十不能回家,多多少少还是有些遗憾,但这也是为了生活更美好嘛!”卢潇潇笑道,他已经买好了玩具和零食,就等着回家带给儿子。

        平时卢潇潇都是跑广州去新疆的线路,这是他第一趟来田阳拉货,因为田阳这边的批发商说,年底基本上找不到去新疆的司机了。

        行车千里,有啥担忧?“我们最怕的就是路上起雾,另外就是在南方,像贵州、重庆这几个地方,普遍是山路、高架、隧道多,有些路是桥隧相连,比较危险。到了北方,就怕下雪,道路结冰,还可能封路。”卢潇潇说。他24岁就开始跑运输,“一年365天,我大概270天开车在路上。”

        1月30日晚上10点多,记者给卢潇潇打电话,电话那头传来爽朗的声音:“到了,刚到乌鲁木齐,一路平安!”卢潇潇说,在异地过春节没关系,一路平安就是节日里最大的祝福。 据人民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