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在草原上养猪

来源: 北京晚报     2019年02月02日        版次: 16     作者:

    乐 园 李立祥

    李立祥

    猪在古时称“豕”,是猪的象形字。《周礼·天官》中将猪列为六畜之一;汉字“家”由“门”与“豕”组成,说明凡是有人居住的地方,就离不开猪。自古以来,“猪”从谐音上就与祝福相关,乡试头一日有煮猪蹄给考生食之的习俗,“熟蹄”即“熟题”,愿“朱题金榜”。己亥年将至,我不禁想起昔年在草原上养猪的情景。

    1970年,我在内蒙古的阿拉好来饲料基地工作。最初基地的猪只有一头,因为在阿拉好来的知青有个食堂,常常会剩些饭菜,扔掉怪可惜,有人提议养头猪,于是就从临队要了一头刚出生不久的小公猪。由于我负责饲料基地的保管工作,喂猪的任务便落到我身上。没过几个月,这头猪又大又肥,我们都叫它“跑栏子”。后来,又有人从很远的地方抱来一头母猪,如此,它们成为夫妻,相亲相爱,繁衍子孙。为这,我专门托人从旗里买回《怎样养猪》的小册子,参考书上所说,用木条钉了几个屉,将麸皮谷糠、剁碎的菜叶放到一块儿,在大铁锅内略煮一番,倒进木屉里,蒙上纱布,摞起来发酵。待略有酸味时,喂给它们吃。真没想到,这特殊的食品竟成了它们口中的“美味佳肴”。

    那时,我的父母正在宝坻农村劳动。到草原后的第三年,我去探望父母,看到父亲在队里兼管养猪的工作,那可是一大群猪,散布在村头收割高粱后留下的沟坎间。只见父亲站在村口,“嘚嘚”一声召唤,猪就会摇头摆尾聚拢过来。于是,我向父亲仔细讨教了养猪的经验,并用圆珠笔实地写生了那一排猪圈和食槽。回到草原后,我欲如法操练,却感到草原与农村是两回事,不能生搬硬套,可还是从父亲那里学了不少知识。相对于农村,草原就是猪的“运动场”,它们在草滩上可劲儿撒欢,一改圈养所带来的膘肥体胖和慵懒习气,个个成为体形健美、奔跑如飞的“运动员”,故而我发现猪与牛羊有些类似,适合放养。它们每日的食物除了食堂的剩菜剩饭和适量的“小锅饭”外,还有青草和野菜。猪仨一群俩一伙,漫步于草滩之上,成为阿拉好来这片草地独有的一景。

    如此,一日日过着,眼瞅着它们的身体越发硕盈油亮,数量逐渐壮大。虽然在草原上养猪不是常事,又有损毁草场之嫌,但在那年月,尚觉得有些趣味。就在这当口,旗里派车接我,要我帮忙筹备一个展览,一去就得两个月,猪该怎么办呢?不容多想,还是“躲为上策”——我躬身藏在干打垒筑起的猪圈里,侧耳听着汽车的声音越来越弱,才站起身来,算是暂时躲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