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市民新春联欢会首次走进通州

        “无恙蒲帆新雨后, 一支塔影认通州。”舞台上“云雾”袅袅、“塔影”朦胧,24位着素雅轻衫的女子手持团扇起舞,身姿柔曼宛如水波,乍一看去,还以为到了画中的江南:奕景舞蹈工作室带来的《俏美运河似江南》意在展现“运河明珠”通州的胜景,在“我爱北京——市民新春联欢会”上,这个作品找到了一个格外适合的舞台。结束了周三晚于国家大剧院音乐厅的“乐颂中华”专场音乐会后,昨天下午,首都文明办和大剧院共同主办的“市民新春联欢会”第二场综合演出走进了大剧院台湖舞美艺术中心,这也是八年来“市民新春联欢会”首次在通州上演。不久前,北京市级行政中心正式迁入城市副中心,主办方也特别关注到了这里的建设者,穿插在节目间连缀起整场演出的四段视频中,有一段是专门向他们表示敬意的。

        “能把这个节目带到通州的舞台,带到‘市民新春联欢会’的舞台,我们都觉得非常自豪。”《俏美运河似江南》的编舞李强虽然没有亲自登台,他的感动和兴奋一点都不比演员们少。今年“市民新春联欢会”的报名规模创下了历史新高,超过了一万人次,设有五轮筛选,想要最终入围,必须得下真功夫。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李强和这24位平均年龄已经60岁的舞蹈爱好者就一直在为昨天的登台做准备,每周至少排练一次,作品通过终选后,排练的强度又加大到了每周三到四次,走台、与歌手黄绮雯演唱部分的衔接、与多媒体画面的配合,每个细节都力求做到最好。“我们排练的地点在西五环的石景山区,她们有住在房山和大兴的,还有的住在机场这边儿,路上要花两三个小时,但每次都坚持过来。”比起专业的演员,大家的动作可能没有那么规范,但对舞蹈的热爱和演出机会的珍惜却让李强十分感动,“每次彩排都能感受到,她们的舞台热情真是太高了。”

        “市民的节目最感人的地方,从来不是多么无限地接近专业水平,而是它的意义和背后的故事。”负责本次“市民新春联欢会”制作的李斯思同样觉得,这些“非专业”的表演另有可爱之处。好不容易才拿到联欢会入场券,大家的努力,李斯思和大剧院的其他工作人员都看在眼里:带来军旅舞蹈《铁甲雄风》的陆军装甲兵学院在校学生抽出了期末考试和寒假的时间;解放军总医院第一附属医院幼儿园表演了舞蹈《快乐的小鸭子》,几十个可爱的小演员里,最大一个的只有4岁……为了能够提供更好的演出条件,从去年12月开始,每周,李斯思和工作人员都从市中心赶到台湖“踩点”。不同于大剧院音乐厅,“市民新春联欢会”选在台湖舞美艺术中心上演的节目类型更加多样,包括舞蹈、戏曲等许多形式,准备工作非常繁琐。“化妆间到底能容纳多少演员、舞台的吊杆和灯光、台下观众席的数量,这些和市区的剧场都有或大或小的区别,需要提前了解。”

        市民登台的同时,艺术家们也有着精彩的表演。国家大剧院合唱团献上了男声小合唱《对面的女孩看过来》,国家京剧院张浩洋、张译心、李中华与上海京剧院蔡正宏联袂出演了京剧《红灯记》选段,总政歌剧团青年演员于爽的一曲《把一切献给党》唱出了顽强的信念和不屈的毅力……在大剧院驻院歌唱家扣京等带来的歌舞《欢聚一堂》的欢乐气氛中,演出圆满落幕。“能让这场市民的联欢走到普通人身边,一起感受新春的快乐,就是我们想做到的。”李斯思说。本报记者 高倩 文 / 牛小北 摄

  • 小提琴界一奇峰

        卜大炜

        前段时间在哈尔滨举行了一台音乐盛会,这台音乐盛会是为一位88岁的小提琴艺术家庆生——《薛澄潜艺术人生七十七年》,展示了这位老艺术家在哈尔滨创立的小提琴教育与小提琴音乐创作的丰硕成果。音乐会上演奏的曲目,包括薛澄潜先生创作的小提琴曲代表作和西方经典小提琴曲,演奏者都是薛澄潜先生不同时期培养出的得意门生,桃李满台、人才济济。他曾担任乐团副首席的百年“哈响”担任音乐会的协奏,青年指挥家于学峰执棒。

        第一个曲目是薛澄潜原创的《松花江随想曲》。演奏者陈宇斯自幼就随薛澄潜学琴,后毕业于柏林艾斯勒音乐学院,毕业后就职过斯图加特爱乐乐团第二小提琴副首席和慕尼黑爱乐第一小提琴。他以稳健的运弓、逻辑性的曲式感,呈现出作品质朴、流畅的旋律,并从和声中提炼出微妙的音色变化,从而形象地刻画出松花江金波荡漾、流向远方的诗情画意。他在下半场演奏圣-桑的《引子与回旋随想曲》,则以深厚的功力将作品在不同层面的旋律线交织为严密的整体。

        从薛澄潜先生门下走出的温慧明,在德累斯顿音乐学院和莱比锡音乐学院荣获了双博士,担任过莱比锡巴赫音乐节和伊萨伊国际音乐大赛评委,先后任职莱比锡门德尔松交响乐团客席首席、莱比锡爱乐乐团首席,现在浙江音乐学院教授小提琴。他演奏了莫扎特的第三小提琴协奏曲。他的演奏充满优美的歌唱性,细节丰富,华彩乐段激情而唯美,乐队在指挥的带领下富有修养地对话,成为一版经典的演绎。他在下半场演奏的薛澄潜原创的《故乡的回忆》,弓弦关系调整得极为契合,让不同的音色变现出不同的叙事场景。

        张可函也是自幼师从薛澄潜,成为丹麦首位华人小提琴独奏家,已在包括卡内基音乐厅在内的世界范围举行了百场以上的独奏音乐会。他演奏了薛澄潜编曲的《小河淌水》。他的演绎以秀美而温暖的女高音色彩,将那个羽调式的葫芦丝旋律,与朱彬配器的乐队美篇共同描绘了彩云之南山清水秀的美丽画卷。而他在下半场演奏巴齐尼的《精灵舞曲》则展现了驰骋独奏家舞台的炫技能力。

        音乐会上重磅登场的是薛澄潜的儿子薛苏里,他演奏的《流浪者之歌》是一首需要功力、实力与天赋具在的作品。薛苏里当晚在这部作品的演奏中,不仅体现了音乐表现的深度,也展示了他有着扎实的基本功和高超的技巧,这些东西没有因为岁月的流逝而流失,反而越发显得从容自如,显示出艺术功力的水到渠成。在从哈尔滨走出的小提琴家中,薛苏里无疑是具有代表性的人物。他是薛澄潜教学成果、家庭教育的成功结晶。他得自于父亲薛澄潜的自幼亲炙,也得益于改革开放使他能够放飞上海、北京和海外,成为具有演奏家天资和艺术活动家胆识的哈尔滨音乐领域中的领军人物和杰出人才。

        在这台小提琴艺术的盛会上,我们感受到的是哈尔滨小提琴艺术发展史被几代人饱蘸浓墨地书写着,而“薛家军”的大旗赫然在目。这位88岁的老人演奏、教学、创作,样样成就斐然。我们对哈尔滨这座城市在书写小提琴艺术传奇上的不遗余力而深感钦佩,而哈尔滨也为这位老人提供了艺术生长的土壤。

  • 图片新闻

        1月31日,“迎春送福——武强年画专题展”在位于国家图书馆的国家典籍博物馆开展。展览精选武强年画博物馆馆藏年画及雕版,配以国家图书馆馆藏文献及馆藏武强年画展出,介绍春节的起源和历史演进。 新华社记者 殷刚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