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我喜欢的“年味”

        编者按

        小年过后,春节的气息早已弥漫在大街小巷,飘进了每一户人家。对于同学们来说,究竟什么是年味呢?是团聚,还是热闹?是一家人团聚,还是回到阔别已久的故乡?是门上的春联、年画,还是一道只有春节才会摆上餐桌的“私家”菜肴?今天,同学们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来告诉大家,他们眼中的“年味”是什么……

        年味

        胡锦钰(17岁) 北京市东直门中学高三(5)班

        当寂静黑暗的夜空被烟花点染上绚烂,“年”才算是真的来了。年味永远是年的开端。当“年”还在接近时,年味就来了,它从街边的大红灯笼里透出来,穿梭在人们扫尘时忙碌的身影间,在数九寒天里悄悄等着“年”,也等着辛勤了一整年的人发现它。年味到底是什么味道呢?越是长大我反而越是疑惑。

        我小时候,人们还不大富足,“年”就是所有的盼头,大人们努力着、奔波着就为了好好过个年。那时候年的味道是很香很香的肉味儿,柴火灶上炖着的肉,锅里烧着的鱼,都“咕嘟咕嘟”地冒着热气,明明炊烟早就从烟囱里飘出去,但香味还是跟着热腾腾的水汽钻进人的胃里,盈满口腔,闻得人腮帮子发胀。擀面杖把案板压出“咯哒咯哒”的声响,竹筷敲着铁盆,把油盐酱醋同茴香猪肉搅在一起,饺子在一派繁忙中诞生,在沸水里滚过,同一桌的丰盛被一齐端到心安理得享受收获的人们眼前。长串的鞭炮把冻实了的土地震醒,让它同笑闹着的孩子们一齐堵着耳朵哈白气,闻空气中红火的硝烟味儿。于是,在那时,舍不得下咽的饺子是年味,偷吃时烫嘴的肉是年味,永远择不利索刺的鱼是年味,庙会的熙熙攘攘是年味,骑在爸爸脖子上吃的糖葫芦也是年味。那时候不懂年味,年味所包含的东西太多,分不清,自然也就身在福中不知福。

        后来长大了,离开了老家,“年”就成了最终的归宿,我们在末尾处匆忙着、追赶着,为了归家为了团聚更为了尝尝年味。那时候年味就成了很暖很暖的人情味儿,我们背着大包小包走进热闹的家中,有一双双接过行李的手,有递到手里的筷子和碗,有一句接着一句的关怀,还有走家串户时留下的瓜子皮,甚至连递给孩子的红包都还带着温度。所以,姥姥皱纹里的笑是年味,大姨在厨房里挥舞锅铲的身影是年味,姐姐手心里的糖是年味,大家围坐在桌前,年味就升腾起来了。凛冽的寒风吹不灭万家灯火,年味在每一个家庭里、在每一个故乡里凝聚着。

        时过境迁,当人们远离了土地居住在现代化的大楼里时,传统往往会在无形中被遗忘,年味也就免不了一年比一年淡薄。快节奏的生活和繁忙的工作,让我们惰于在一年阴历的末尾处进行扫除,贴一副春联和一个福字就算是对春节最后的执守。每个人都在钢筋水泥柱里筑起最坚实的防线,这本不是代沟的错,更不是观念冲突,这是我们遗忘了生活本身的意义。

        我们需要去追寻“年”最原始的意义,暂且将生计与面子放一放,就当是享受生活的回馈,用最平静的心态相聚。当我们抱着对劳动最虔诚的敬意围坐在桌前,含蓄的情感得以寄托,悠久的传统也得以传承。远方的游子应当归家,不光为了在佳节里的一次团圆,不光为了体味、守护正在消逝着的年味,更为了一个平静的开始与结束。

        老家的热闹

        李子涵(15岁) 北京市五中分校初三(14)班

        随着日历一页一页被撕掉,春节又快要到了。回奶奶家过年,是我一年到头最盼望的事情。

        我们有一个和睦的大家庭,在老家有很多亲戚。每到过年,我和爸妈一回到老家,他们就从四面八方赶来,大人孩子们聚在一起,吃呀喝呀,说呀笑呀,汇成欢乐的海洋。我的心思可不在那些好吃的。因为我有两个好兄弟:贝贝和乐乐,他们和我年纪相仿,是我的表哥和和表弟。只要我们一碰面,就“黏”在一起,几天几夜也不分开。我们结伴一起去赶集、逛夜市、看电影;我们仨挤在一张床上熬夜聊天,畅想未来;我们把零钱凑在一起买一大堆花炮,然后用各种花式玩法放个精光……我们在一起,总有聊不完的话题。

        我还有一个小表弟和小堂妹,是和我们一起住在奶奶家的。每年春节回去,他们都是早早地等在大门外,还没等我下车,这两个“小怪兽”就会吱哇乱叫、上蹿下跳地拉开车门, 然后像押解着“俘虏”一样,连推带拉、连搂带抱地把我弄进屋里。于是,床铺、沙发都成了“猴山”,我们蹦啊跳啊,叫啊闹啊……有时候,我们疯起来都顾不上吃饭,但是我太享受这种无忧无虑、自由自在的欢乐了。

        去年春节回家,我因为升到初二学习紧张了,只住了短短的几天。贝贝和乐乐也分别面临着高考和小升初,有写不完的作业和说不出的压力。不知不觉中,我们聊天的内容从海阔天空变成了谈论各自的学校和作业。倒是那两个小怪兽一点都没有变,嘴里喊着奥特曼和巴啦啦小魔仙,手里拿着棍子你追我赶。曾几何时,我也曾嬉戏打闹,现在那股劲头跑哪去了呢?少年不知愁滋味啊!

        听说奶奶今年搬进楼房了。我多想春节回去时再看一眼,那个给了我欢乐童年的老家。即使童年已逝,即使老房子不在了,但是我回奶奶家过年的心愿一点都没有减,因为那里有亲情、有故事。

        春节美味

        张申(14岁) 北京市第五十五中学初三(5)班

        每当腊月来临,奶奶总是颤颤巍巍地举起家里的座机电话,翻开泛黄的电话簿,按着键拨通老家的电话,奶奶知道谁家的什么东西地道,什么东西好吃,她铭记在心。每年要老家的舅姥爷们给寄来自已种的当年的红薯做的粉。舅姥爷们也乐滋滋地“交纳”,以备让北京的姐姐,也就是我的奶奶,足不出京就能吃到家乡的美味——皮渣。

        到了制作的那一天,家里那才真叫热闹。首先是奶奶总指挥,指挥着大姑姑切菜,二姑姑洗菜最干净,奶奶就把洗菜的任务交给二姑姑。粉条,淀粉,大蒜粒,香菜粒……所有食材全部准备齐全后奶奶让爸爸上场。爸爸将微微透明的红薯粉条放入烧开的锅中,均匀地搅拌,一边做还一边给妈妈讲解——因为妈妈不会做。土灰色的粉条灵活地“遨游”在锅里。二姑姑不停地搅拌着已经冲好的淀粉,使淀粉均匀地溶入水中, 时不时检查一下有没有“漏网”的淀粉。等到粉条快煮好的时候,奶奶下达了“作战指令”:“搅拌!”这下子可忙开了,大姑姑拿个大盆,二姑姑将冲好的淀粉倒入盆中,爸爸将煮好的粉条放入淀粉盆里迅速搅拌。因为太烫,往往爸爸支撑不了多久就得换上大姑姑和二姑姑继续搅拌。拌均匀后,只听奶奶一声:“放!”两个姑姑立马起身将各种辅料放入粉条大盆中再次迅速搅拌,并在很短的时间放入蒸屉,点火开蒸。当蒸好的皮渣揭开盖,蒸气散出,香气四溢,好馋人。

        奶奶指挥着爸爸把皮渣切成10厘米宽的正方块,透明又微微泛绿的皮渣发出诱人的香味,我目不转睛盯着那些皮渣方块口水直往肚里咽,实在是太香了。爸爸从边上切个小角给我,我举着不大点的小角躲到我房间细细品尝只有过年才能吃到的味道。待全部工序都弄完,奶奶才心满意足地离开厨房。

        当红烧肉之香,皮渣之韧,白菜之清香混为一体向你袭来时,定力再好的节食者也无法抵挡美食的诱惑。皮渣韧而不柴,白菜清香爽口,红烧肉的油被白菜吸走了,因此整道菜肥而不腻,回味无穷。

        这就是我家的年味之一——皮渣,味道真是极好。

        故宫过大年

        王怡锦(15岁) 成都市第七中学高一(5)班

        新年时期的故宫较往常有些不同。今年,故宫在春节期间办起了“紫禁城里过大年”迎祥祈福的主题活动。

        我很早之前来过一次故宫。那一次,我尝试着向紧闭着的赤红色大门的门缝里张望,试图找到皇帝威风凛凛坐在龙椅上的模样,也想寻觅宫女在枝繁叶茂的树下追逐打闹的身影。很可惜这一切只以失败告终。曾住在这里的古人们早已远去,宫里都是世界各地扛着行李、相机的游客。时光会冲淡一切,但眼前建筑却是实在的:红褐色的大门和它金色的龙头敲门扣,飞檐的屋顶,柱子上以蓝绿色为基调的精致图案,是极具中国特色的龙、神兽。带着对故宫的惊叹赞美,我完成了第一次“宫中之旅”。

        这一次又来到故宫,特别策划的展览让我惊喜,它让我感受到了浓浓的人情味和节日的温暖。第一展馆的主题是“迎祥祈福”,意为介绍一些过年时的物品,不管是皇帝还是民间,过年总有一些不可或缺的物品,腊八的粥,除夕的饺子,家家必备春联门神,年画户户张贴,念佛诵经祈福,但竖起万寿灯和天灯、悬挂《宫训图》,却是宫中独有的风景。玉宇琼楼,华灯璀璨,宫中的精美布置表达了人们驱除邪祟、祈求福祉的美好愿望,也为节日增添了浓浓的喜庆气氛。

        故宫内有专门的钟表馆,展览中也列举了几座与春节有关的钟,它既是日常陈设,又是新年装饰,不断提醒人们珍惜正在飞快逝去的时光。要过中国年,中国画也是不可少的,例如日常生活中的“梅兰竹菊”四君子,在过年时,人们通过装饰图案的谐音寓意也表达了对美好生活的祝愿。明清时期,“图必有意,意必吉祥”,如“穗”谐音“岁”,“鹌”谐音“安”,谷穗与鹌鹑即“岁岁平安”。还有另一个经典组合:桃子象征寿;石榴多籽,暗喻多子,在北京的四合院中最常见的也是石榴树;佛手之“佛”象征福,宫里喜欢用玛瑙宝石不同颜色的珠宝等,做成“四季常青”的佛手工艺盆栽,而桃子、石榴、佛手组合在一起,就是福禄寿三多。

        第二展馆是“行乐游艺”,春节是中国人的团圆节,也是中国人的狂欢节,高高在上的皇帝,也会趁此佳节放松娱乐,每逢腊八,皇帝来到太液池畔,观看兵士们冰上飞舞的矫健身姿。除夕元旦驾临畅音阁,欣赏台上演出的煊赫热闹的戏曲。元宵赏花灯、观烟火亦热闹非凡。声声的爆竹、灿烂的烟火、绚丽的花灯营造出一派太平盛世的景象……

        故宫游结束后,我不得不对保护、继承、发扬传统文化的工作人员们表示敬佩,正是因为他们的创新努力,才将故宫之美发挥到极致,使古老的紫禁城灯火璀璨。

  • 征稿征画

        查看征稿征画近期主题以及本版已刊发的作品可关注“北晚作文版”微信公众号。请在投稿时注明作者的姓名、年龄、所在学校班级,录用后将另行通知。

        投稿邮箱:hzzw100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