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大路通达 易解思乡愁

        盼着盼着,又一年春节来了;步履匆匆,万千游子踏上返乡的旅途。在旅途的终点,“家”正以崭新的面貌迎接暌违已久的游子。本报今天刊出12名记者回到家乡的所见所感。家是最小国,国是千万家,每一个“家”的小变化都折射出“国”的大发展。今年适逢新中国成立70周年,感受每一点家乡之变,都能触摸到这崭新时代背景下祖国发展的强劲脉搏。

        江苏南通

        长江天堑变通途

        记者 徐慧瑶

        东抵黄海,南濒长江,与上海、苏州隔江相望。这样的地理位置,乍一听像是区位优势,但对家乡南通来说,也是交通长期不便的原因。邻近长江入海口,南通沿江江面极其宽阔,过去想要在这么宽的江面上修大桥,可谓天方夜谭。2008年之前,南通和苏州、上海之间都没有大桥,过江只能靠坐船。某个热播剧中曾有一个情节:女主角老家在南通,其家人从南通坐火车去上海找她——这迅速被南通人民“吐槽”。因为南通到上海并无直达列车,乘火车到隔江相望的上海,得途经8个城市,路过大半个江苏,所以没有一个南通人会傻到坐火车去上海。可见南通人戏称南通为“难通”,也不是没有道理。在没有长江大桥的过去,南通人去苏州、上海,只能通过航运,船行一夜才能到上海。

        到了上世纪80年代,南通和苏州之间有了汽渡。人流量最大的通沙汽渡,连接着南通和苏州张家港。爸爸年轻的时候搭公共汽车去上海,都靠通沙汽渡,半个多小时就能到江对岸。“但还是很不方便,遇到刮风、有雾、汽渡停航,就得等着。”爸爸回忆道。

        在几代人的期盼下,南通终于有了自己的长江大桥。2008年,苏通大桥通车,是当时世界第一大跨径斜拉桥,它的诞生,一下将南通到上海之间的行车距离缩减到100多公里。2011年,南通的另一个过江通道崇启大桥通车,又将南通启东和上海崇明岛连接起来。但汽渡和两座长江大桥并不能满足大家的出行需要:随着往来车辆日渐增多,周末、节假日的时候,苏通大桥能堵上好几个小时。那堵车的场面,比北京的早高峰还要夸张。乘通沙汽渡,很可能也要排上几公里的队。

        高铁时代到来后,对南通来说,没有过江铁路桥更成为了一种遗憾。不过,这种遗憾不会持续太久了。今天,在汽渡航线上不远处的江面上,沪通长江大桥正在建设中。沪通长江大桥集国铁、城际铁路和高速公路于一体,建成后将是世界首座跨度超千米的公铁两用斜拉桥。在不远的将来,从北京乘高铁到南通仅需四个小时。过去妈妈总是念叨我离家太远,现在我能安慰妈妈:“等高铁通了,咱们双休日就能一块儿约饭啦。”

        正在建设中的沪通长江大桥。(图据新华社)

        1984年通航的通沙汽渡。(图据南通广播电视台)

        河北衡水

        北方小城有了高铁

        记者 高倩

        2月3日晚9时25分, D1643列车开进衡水北站,我拖着大包小包,赶在腊月廿九的晚上回到了家。从衡水到北京,二百多公里的路程,坐火车是最实惠快捷的选择,京九线上的车次也不算少,但D1643出现在大家的出行列表里,是从2017年底才开始的。2017年12月,石济高铁沿线的衡水北站正式开通运营,这座有着“京南第一大站”之称的北方小城终于结束了没有高铁的日子。自此,衡水人出行又多了一个选择,如果车次规划合理,路上的时间可以压缩到三小时以内,这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是完全想象不到的。那时,京九铁路还未修通,穿过衡水的只有铁路石德线,想要去北京,必须先到石家庄或德州换车,不到三百公里的路,少说也得花上五六个钟头,爸爸还记得,那时候年轻的他想要到北京看场球赛,去程就用了八个多小时。

        再过几年,京九高铁通车后,衡水可能会再建一个车站,到那时候,想坐高铁往返北京和衡水,就不必绕行德州和石家庄,比现在更加方便了。

        离开衡水北站,出租车开上了前进大街。我在衡水出生长大,在天津读大学,后来又到北京工作,如今离家已快十年。我常开玩笑说自己是“京津冀一体化”最真实的见证者,但说来惭愧,十年里匆匆忙忙,已经对“京津”很熟悉的我却几乎没有时间仔细看一看故乡“冀”。“平常你没空,现在带你好好看看衡水的新变化。”说这话时,爸爸的语气很是骄傲。小时候,因为家住前进大街附近,我仍然清楚地记得,这原来不过是一条在田地里穿行而过的小公路,如今,前进大街已经成了衡水市的迎宾道,曾经是郊区的这里现在也变成了繁华的市区,大商场建在附近,住宅小区拔地而起。不经意间,短短几年,衡水悄然发生了许多变化:每到冬天必不缺席的重度雾霾逐渐少了;入冬后,公交车可以免费乘坐,“京津冀互通卡”还可以在北京天津畅行无阻;曾被称为“臭水沟”的滏阳河整治一新,成为市民散步的林荫道,全新的大剧院也在临河不远处开张营业,为市民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文化体验……相信在不久的将来,这片土地上会有越来越多的惊喜。       

        四川广元

        巴蜀险途更畅通

        记者 李松林

        如果唐代大诗人李白还活着,他一定会感叹:剑阁依旧崔嵬,蜀道却不再难了!春节,我从北京西站乘高铁回到家乡四川省广元市剑阁县,全程只用了不到8个小时。而在此前,即使是乘坐速度最快的“T”字头列车,也会耗时一天一夜。

        2017年12月,西成客专(西安-成都高速铁路)剑门关站正式开通运营。从那时开始,家乡人不用再跨越秦岭大山中一个接一个的隧道,也不再为手机信号的时有时无而苦恼窝火;就连“过嘴瘾”也省事多了——“早上吃泡馍,晚上吃火锅”,真正从期盼变成了现实。

        剑门关站前设有多条公交线路以及出租车停车点,旅客只要一出站,就能实现去景区和各个乡镇之间的“无缝换乘”。

        在很多年前,剑阁县城有一个沙溪坝火车站,但班次相当有限、运营能力较低。没有私家车的乡亲们要去成都或者省外城市,一般只能去广元坐火车或者大巴,路途遥远,耗时费力。如今,家乡的父老乡亲北上西安、太原、北京,南下绵阳、德阳、成都,都越来越习惯于乘坐高铁了——不仅性价比高,班次十分密集(每天约有72趟往返列车),方便极了。过去进出四川仅有一条成渝高铁,随着西成客专的通车运营,高铁沿线各城市之间的交流也更为方便、频繁了。

        如今,李白在《蜀道难》中提到的路途艰辛,恐怕真的很难再体会了。不过如果确实想感受,也不是不行——剑门关风景区就能让游客一览“蜀道之险”。事实上,高铁剑门关站开通后,来家乡旅游观光的人数、景区收入、农民就业增收等方面,都比过去“长高一截”。这背后,既有家乡父老们辛勤的奋斗,更依赖党和国家的好政策。可以期待在今后,百姓心头能有越来越多的获得感。

        题字 郭晋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