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新城崛起 荒芜变繁华

        陕西宝鸡

        十年变迁 高新区广厦林立

        记者 张玉瑶

        大年初二,为买去姥姥家走亲戚的礼物,妈妈带我上街,顺便让我看看家乡的新变化。

        自上大学起,离开家乡已经整整十年了,每次回家,这座秦岭脚下的小城都用新的面貌迎接我。我家也从老城区搬到了东边的高新区,这一带近几年来发展迅速,高楼广厦林立,颇有大都市的范儿。十年前这里还是只通一趟公交车的“荒郊野外”。

        坐上车一路走,总有没见过的新建筑映入眼帘。途经一处造型很有设计感的建筑,妈妈就抢着介绍:“还记得这里吧,以前是卷烟厂,你小时候常在广场上乘凉。现在卷烟厂搬到高新区了,这是新盖的市艺术馆。”看着眼前这一切,回想起儿时和小伙伴玩耍的场景。一座城市一种乡愁。我们的城市因发展而现代而美丽,也因那些属于个人的记忆而鲜活而珍贵。

        在银泰百货下车,这一站叫“东岭集团”。东岭是知名企业,这里的银泰百货就是由它引进的,一年多前开张。商场背后矗立着东岭集团的大楼,这座新落成的203米建筑成为新地标。妈妈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说:“你知不知道,去年秋天全国村长论坛就是在东岭村召开的,全国各地村长都来了。”

        “东岭村是新农村建设的典范呢。”妈妈指着滨河挺立的一排高层楼房说:“村民都住在那里,小区高档,分房子送家电,孩子上学费用全报销,人人都是企业股东,年底还参与分红。”

        故乡小城竟有如此成功的事业。打开手机搜索,我被跳入眼的一连串数据惊到了:连续十五年入围中国500强企业,年收入达1000多亿,下辖100多个成员企业,村民人均收入10万元……这对一个西北三四线城市来说,着实不易。四十年前,这里还是个远近闻名的穷村。上世纪80年代,村里办了加工厂。经营一度陷入困境,村里把厂子交给村民李黑记承包。李黑记8年时间挣了6800万。他把这些钱全部捐给村里,作为村集体财产。1999年成立东岭集团,发展更上新台阶,2017年成为全省首家收入破千亿的民营企业。

        买完东西,我们步行穿过银泰对面的文化廊桥,到渭河对岸去。两侧栏杆上雕刻着和家乡有关的历代文献资料、诗词歌赋,桥中间卧铺着石碑,廊檐上绘着一千多幅名画。家乡是关中周秦故地,历来文化炽繁,名人辈出,这座六百多米的长桥将乡邦文献细细道来,令我喜出望外。富起来的同时,文化建设也要跟上,我们都需要知道我们这块土地上厚重的历史和文化。

        站在桥上,望两岸灯火渐明,向新城绵延数里而去,夜生活正在开始,处处显示出一个小城的闲适。桥下河水安静地向黄河缓缓流去,如同千年以来先辈的跫音。

        河南南阳

        在家门口竟然迷路了

        记者 宗媛媛

        家乡南阳是座历史悠久的城市,作为楚汉文化的发源地,这里早在1986年就入选国家历史文化名城。近年来,南阳又多了张新名片,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渠首所在地和重要水源地,离家多年的我在北京喝上了家乡水。

        今年春节,第一次带着两岁多的孩子回老家过年,心里多少有些激动。原本打算开车让小家伙看看我儿时生活的地方,没想到居然在家门口迷路了。眼前拔地而起的高楼多半是陌生的面孔,宽阔平坦的马路有些连路名都没听过。最终,我们不得不像在北京一样,用上了导航。

        听说了我们的尴尬经历,妈妈倒不觉得意外,她笑着告诉我们,“这些年家里变化大着呢,特别是新城区,修了好多新路,建了不少新房,你们工作以后没回来过几次,难怪不认识。”

        看完妈妈转发的公号文章,我们才知道,今年老家有很多重磅级的事情要发生。4月27日至5月2日,世界月季洲际大会将在南阳举办,上一届的举办地是北京,两座都以月季为市花的城市。

        南阳月季园作为“一主两副”中的主园,各项建设工作正在推进。春节前,道路基层成型已基本施工完毕,园内主要构筑物独立基础结构均已完成。

        与此同时,新城区的“三馆一院”也初具规模,博物馆、图书馆、大剧院、群众艺术馆,处处体现“楚风汉韵”的文化特色,即将成为城市新地标。

        “下次你们再回来就可以直接坐高铁了。”妈妈乐呵呵地告诉我们,今年10月,期待已久的郑万高铁郑州到襄阳段就能建成通车,从北京回老家的时长将被大大缩短。

        老城区也在旧貌换新颜。走进一家年前新开的超市,我恍然觉得像是进了北京的进口超市。进口水果摆满货架,网红品牌应有尽有。水产区,澳洲龙虾、帝王蟹等来自全球的海鲜吸引着众多食客。正当我感慨不已时,妈妈又向我介绍起卖场黑科技,“寄存柜可以刷脸存包,电子价签跟卖场信息同步,付款还能自助解决。”

        在老家这些天里,类似这样的“大开眼界”屡屡上演,我对老家的印象也一次次被刷新。

        辽宁沈阳

        三层小楼

        变成科研基地

        记者 孙乐琪

        “你还记得这里吗?咱们刚到沈阳的时候就住在这里。”春节回乡,路过曾经生活的地方。从小我就是核工业的家属院长大的孩子,父母从事核地质工作,十几年前调到辽宁沈阳。他们工作的研究所是一座建于上世纪50年代的苏式闷顶三层小楼,显得有些灰暗老旧,我念书的中学与之一街之隔。如今,我曾上学、生活的地方已变成了一座大型购物广场。

        我们一路向北,奔向位于沈阳北郊三环以外的沈北新区,父母工作单位新址,我们的家也搬到了这里。“随着国家国防及经济建设对矿产资源需求的增加,地质事业备受重视,勘查能力日益加强,加上政策支持,研究所已经变成了一座科研生产基地,2015年落成启用。”说到这里,爸爸脸上流露出自豪的神色。

        一切都有着巨大的变化。爸妈单位门口有一条蒲河,北岸有一座孝信桥,孝信桥的东西两侧分别是两座公园。“过去沈阳的地铁二号线只到北二环附近,如今已经延伸到了北四环,北端就在咱家附近。”爸爸告诉我。沈北新区是沈阳综合配套改革的试验区和新型产业的集聚区。“十几年里,很多高校、科研单位、高新技术企业来这儿了,咱家附近就有不少。”

        距我家不到两公里曾经的小村镇,如今是由辽宁大学、沈阳师范大学、中国医科大学等高校组成的大学城,周边地铁、商场、住宅俱全。“你要是问我这些年的变化,作为一个一辈子投身祖国核地质事业的工作者,我还是感触颇深的。这十几年间,工作单位从一座三层老式小楼,变成了一个分区完备的科研生产基地,这样的变化和发展怎能不令人自豪呢?”望着窗外,新区夜色中逐渐亮起的点点灯火,爸爸感慨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