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让每个被告人都有辩护律师

        春节后刚一上班,北京市天济律师事务所邹鑫律师就专程到二中院,为自己节前刚接受指派、提供免费法律援助的一名刑事案件被告人递交辩护词。

        邹律师代理的被告人涉及一起敲诈勒索案件,一审被判有期徒刑6年。提起上诉后,这名被告人没有聘请律师,法院直接联系北京市法律援助中心,为他指派律师辩护。

        被告人能获得免费律师辩护,得益于最高人民法院、司法部开展的刑事案件审判阶段律师辩护全覆盖试点工作。作为首批试点地区,北京所有适用普通程序审理的一审、二审案件和按照审判监督程序审理的案件,只要被告人没有自行委托辩护人的,法律援助机构都会为其指派律师进行辩护。这项工作开展至今,北京市已办理1.3万余件刑事法律援助案件。

        案例 1

        司机介入“敲诈勒索”

        小案也能获得法援辩护

        邹鑫律师代理的被告人张某涉及一起敲诈勒索案件。此案的另一名被告人刘某在工作中与一位大学教师同居,后得知对方已婚,两人便发生矛盾。刘某的姐姐也参与其中。一审法院认定,刘某的姐姐和刘某等人向大学教师要钱,在其他几名被告人帮助下,第一次得到50万元,第二次又要了十几万,到了第三次,刘某的姐姐开口就向对方索要150万元,大学教师直接报警。几名涉案人员均被查获。

        邹律师代理的张某被认定参与了刘某最后索要150万元的这一起犯罪事实。张某辩解说自己只是个司机,接送刘某的姐姐到与大学教师谈判的地点,但对敲诈勒索的行为毫不知情。但办案机关查到张某与刘某姐姐的聊天记录,却有“拿到钱了没有”这样的对话,认为张某完全知晓敲诈勒索的计划。一审法院以敲诈勒索罪判处刘某的姐姐有期徒刑12年,刘某等两人作为从犯也被判刑。而张某因敲诈勒索150万元未遂定罪,被判有期徒刑6年。

        一审判决之后,张某不服提起上诉。原审法院向他询问是否需要法律援助机构为其指派律师辩护。张某明确表示想得到法律援助。

        在接到指派通知后,邹律师一刻没耽误,马上赶到二审法院阅卷。除夕前一天,他还去看守所会见,听取张某对案件经过的描述以及上诉意见。利用春节假期,邹律师综合分析全案证据,加班撰写了代理词,为张某做罪轻辩护。

        在2017年11月之前,市法援中心进行法律援助的刑事案件通常都是故意杀人、贩卖毒品等法定刑可能为无期、死刑的暴力型犯罪案件,还有涉及未成年人、残疾人、外国人等特殊群体的案子。此后,北京市正式推开刑辩全覆盖工作,所有适用普通程序审理的一审、二审案件和按照审判监督程序审理的案件,只要被告人没有委托辩护人的,法律援助机构都会为其指派律师进行辩护。一些罪行轻微,刑期不长,甚至是偷盗打架的“小案子”都有了专业律师的介入。

        案例2

        厨师被打刀砍同事

        律师辩护助他二审减刑

        有没有律师辩护的区别,在下面这个厨师打架的案件中特别明显。

        33岁的小向曾是通州乔庄一家炸鸡店的厨师,因为挨了同事的欺负,抄起厨房的菜刀将同事砍成轻伤。

        在小向看来,他是在被打后还手,就是正当防卫。当接到民警电话时,他主动去派出所等候处理。可让他有些意外的是,他被起诉了,涉嫌故意伤害罪。

        小向从云南来京打工,家庭并不富裕,也没请律师为自己辩护,一个人走上了法庭。2017年10月,法院以故意伤害罪判处小向有期徒刑一年两个月,还要赔偿伤者2万余元。

        刑期虽然不长,但小向想不通,立即提起上诉。他上诉后正好赶上刑辩全覆盖工作启动。在二审时,北京市法律援助中心免费为他指派天津益清(北京)律师事务所张龙鑫、王彦玲两位律师辩护。

        在会见时,小向告诉律师,他和被打的同事平日素有矛盾。事发当天,俩人一言不合就动起手来,厨房里的家伙什儿也都派上“用场”。对方先端了一盆热水泼在小向身上,小向情急之下伸手去摸案板上的菜刀,对方抡着盆砸小向的头,一看小向抄起了刀,立马怂了,扔下盆撒腿就跑。小向此时已经恼羞成怒,举刀追砍,将同事的头部、耳朵、左臂多处砍伤。 

        律师发现,小向仍然放不下自认为正当防卫的执念,于是掰开揉碎了向其解释法律规定:“在对方袭击你的不法侵害行为停止后,你还持刀追砍他,这成了新的不法侵权行为。”

        律师接着给小向分析利弊,指出他在一审期间坚持己见,不赔偿同事的经济损失。如果他能在二审期间积极赔偿,取得谅解,还有可能减轻处罚。“你多坐些日子的牢,收入上不是也有损失吗?还不如积极赔偿争取减轻处罚,早点出去工作,回归正常生活。”

        律师入情入理地劝告,让小向认清了现实。他不仅认罪,也同意赔偿。最终,双方达成刑事和解,被害人得到2万余元赔偿,小向也取得了被害人的谅解。

        辩护律师向法院提出,小向案发后主动到公安机关接受处理,属于自首;被害人先动手,也存在过错;小向积极赔偿已经取得谅解,希望法院对其从轻处罚。

        最终,二审法院采纳了律师的辩护意见,判处小向有期徒刑十个月,比一审刑期减少四个月。

        辩护律师帮助被告人正确认识自己的行为,在法律框架内争取从轻处罚,既维护了他的合法权益,也让被害人及时得到了赔偿,取得了良好的法律效果。

        案例 3

        打工仔被控走私罪

        刑事犯罪可能离普通人不远

        很多人觉得,刑事犯罪离自己很远,自己不会摊上这种事。但事实上,很多犯罪并非有预谋的,而是在某些情形“巧合”之下触犯了刑法。

        北京市法律援助中心副主任马凯告诉记者,被告人处于被羁押的状态之下,精神孤立无援,也不了解法律规定,有些被告人家境贫寒,无力聘请律师,很难为自己做有效申辩。而刑辩全覆盖保证被告人获得专业律师的辩护,在明确案件事实、促成刑事和解、非法证据排除、保障被告人合法权益、促进司法公正等方面起到了明显的作用。

        出生在延边的小伙子小姜在一家中韩贸易公司工作,公司专门从韩国进口化妆品,然后分销全国,年利润上千万。老板给小姜安排的一项工作就是将进货发票的单价改低然后报税,把“阴阳”两份单据发给老板留存。小姜只认是个打工的,老板说什么就做什么。

        有一天,海关缉私局警察突然造访公司,例行检查。小姜配合警方主动出示了不同的两套单据,当场就被查封收走。小姜这才知道原来他以往的操作就叫逃税,在刑法里叫走私。

        很快,小姜被采取了强制措施。作为刑辩全覆盖案件,北京致诚律师事务所杨帆律师受指派为小姜辩护。

        已经办理了取保候审的小姜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可律师一看案卷,走私额度285万,属于情节严重,量刑应该在三年以上十年以下。作为单位犯罪案件,公司两个老板属于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小姜属于其他责任人员,都要按照各自所起的作用进行处罚。小姜一听,原本一脸轻松的表情消失了。

        辩护律师仔细了解案情后得知,在海关缉私局的警员去公司例行检查时,小姜主动如实供述警方还不曾掌握的犯罪事实,应以自首论。同时小姜还向警方介绍了自己工作电脑中的各种文件名称及作用,帮助警方快速锁定证据,顺利破案。律师由此找到了辩护思路。

        在庭审中,两位老板和小姜三人一同受审。其中,韩国老板在接受讯问时一边认罪认罚,一边又说自己没要求小姜那么做,把责任全推给小姜。

        辩护律师详细分辨了小姜在单位犯罪中所起到的作用,指出小姜的行为只是在老板的授意下修改价格,然后发送给报关公司。每个月只是领取固定工资,不存在利益分成,再加上自首情节又认罪悔罪,应从轻处罚。

        最终,法院采纳了律师的建议,判处小姜有期徒刑两年,缓刑两年半。而那位负主要责任的韩国老板被判有期徒刑四年。对此结果,小姜及其家人表示很满意。

        过去与未来

        政府采购结案审查专家评估 法律援助不走过场确保质量

        改判、轻判并非刑事辩护全覆盖工作的唯一追求,最重要的,是要让每一个被告人都能在专业法律人士的帮助下,积极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无论定罪量刑是重是轻,都要让被告人接受一场公正的审理。

        马凯副主任表示,北京市法律援助中心开展刑辩全覆盖试点工作一年多以来,法律援助刑事案件不仅数量增加了,涉及的罪名也新增了近50种,案件类型更为多元化。这对援助律师的数量和业务水平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去年,市法援中心又通过政府采购的方式,公开招募了一批律所进入服务机构大名单,并根据案件类型细分了专业化的办案团队,在指派律师时侧重根据律师本人专业指派,遇到复杂疑难的案件,还会通过案件会商集体研究办案思路。

        虽然法律援助不收钱,但还得保证案件质量。市法援中心近年来不断加强案件办理质量监管,一方面,通过指派公职律师跟案、旁听庭审、回访办案机关和听取当事人意见的方式加强过程监管;另一方面,加强结案审查力度,加强对援助案卷的实体审查,对会见笔录、辩护意见简单敷衍的一律打回,不予结案;同时开展案件质量评估,聘请专家审查案卷,发现不负责任、不符合要求的律所、律师,中心将强制其退出工作团队。

        马凯副主任说:“去年12月,最高法、司法部联合下发扩大刑事案件律师辩护全覆盖试点范围的通知。这项工作将在北京继续试点,我们在全市已经实现全覆盖的基础上,将进一步提高工作规范化水平,进一步提高律师辩护质量,确保法律援助案件不走过场,起到应有的作用。”

        本报记者 孙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