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雪总是有不同颜色

        ▌弗拉基米尔·科利别里(俄罗斯)文并图 陈淑贤 译

        生活——就是工作、工作。农田里翻地用的犁杖的铁犁铧也是一样,越使越亮,不用就会生锈无光。不允许心灵慵懒,可以让它放松,但工作不能停歇。除了本职工作以外还应该有给你带来无限喜悦的业余爱好,以此舒缓命运坎坷和抚慰心灵创伤。

        ❋

        我们周围的万物——石块、树木、植物和其他生物中蕴藏着无数我们还没有发现的美。我寻找到小小的一块:木雕。刻刀下的美!这是我的乐趣、我的业余爱好,它无法用任何价值衡量,心灵的快慰难以言表。在这方面当下流行一个粗俗、刺耳的词“癖好”,我不认同这个词,仍坚持使用“乐趣”。我的乐趣——很多年热衷绘画,现在又喜欢上木雕。

        ❋

        我一直期待着:幸福将在未来遥远的某个地方,我觉得它是那样难得、几乎不可企及、甚至幸福是某种特别的馈赠。其实,幸福就在你的身边、在你背后,静悄悄的,不显眼的、不引人注目。原来,我所度过的岁月、从事过的事业、同周围人们的和谐相处,都是我幸福的时刻。当岁月流逝回首往事时我才明白:幸福始终与我同在,相随相伴。

        ❋

        人在很多方面取决于天性及其状态。寒冷,阴雨天——如果内心寒冷,那毫无办法,只有等待转变,不过生活还要继续,正如一位雅库特老人说得好:“寒冷、阴雨天——这很好啊,雨过天晴之后将出现大太阳,暖洋洋的!”

        ❋

        清晨我和儿子到葡萄园村的别墅去。太阳高照,天气炎热,碧蓝的天空上缓缓飘着朵朵白云,它们遮挡不住阳光。我们脱下衬衫,我很想晒一晒皮肤。燕子在头顶上毫无顾忌地飞来往去,在门洞和窗口之间穿梭。麻雀则和自己的小雏在鸟巢里享受天伦之乐。放眼望去,一片绿色的海洋,一些树木上花团绽放,尤其是苹果树满身覆盖花朵,仿佛不是树,而是披着婚纱的新娘。我们城里人缺少的恰恰是这样的大自然。心灵多么眷恋大自然,两只手多么渴望在菜园子里忙活!在这里不仅缓解身体的劳累,还能使心灵得到安宁,排遣任何烦恼。我父母年轻时就离开了农村、离开了赡养我们的土地。我更是远离这些。如今,思念土地、向往田园,双手想干粗活:挖地、劈柴、烧荒、修点什么。这是什么——是早已被环境砍断了的根在呼唤吗?命运之神把我父母引领到千里之外的异域他乡,而根的呼唤却留在我心间,这是否提醒人们:根,是永远存在的!

        ❋

        休息,每个人有自己的理解:一些人热衷于玩多米诺牌的顶牛儿,而另外一些人——劈白桦树木柈。冬季寒冷天劈木柈较为容易,一斧子猛地砍下去劈成木柈,而夏天劈山杨或者椴树则比较困难,木质带有黏液。寒冷天气劈柴则是体育锻炼,是一种快感:不戴手套,脱下外衣,浑身发热,仿佛凉气被迫离开你那发热的身体似的。在北方,在涅尔坎村冬季取暖需要20立方米的木柈,每家每户都有长长的木柈垛。当然都是松木的,那个地区松树特别高大,当地老住户形象地说:如果拖拉机拖着松树,树根在村子的这一头,而树冠则在村子的另一头……

        ❋

        阿穆尔河左岸,黄昏,太阳落山,一个火球在燃烧,它染红了遥远杞柳树丛黑暗的林带。深红色的光芒在覆盖着白雪的河上冰层漫延,在耀眼的雾凇上闪烁。黎明,一轮圆月在那里升起,然而,苍白,俨然退了颜色似的。

        ❋

        春意盎然,顷刻之间,大雪纷飞,铺天盖地,它给人带来的魅力和惬意难以用语言形容,从天而降的不是片片雪花,而是大块大块的白色棉絮,急骤而密集,简直就像从枕头套里倾倒出来的羽毛。白色的广漠空间失去了界限,无法把目光聚焦在某一点上,无法注目,世界真的是无边无际。

        ❋

        雪,没有确定的颜色,把它表现为白色——是原始现象。真正的画家善于仔细观察,只有在那一瞬间他所确认的颜色——是雪的本色。认真地观看伟大画家苏里科夫、格拉巴里、尤翁的绘画,你会发现画面上的雪总是不同颜色的。

        ❋

        十二月末,寂静酷寒的季节。乔木、灌木、草丛镶嵌上白雪的花边。闪闪发光的树挂从树枝上散落,晶莹的白雪锦缎般耀眼。白雪皑皑的大地上留下雪橇划过的痕迹、行人踩出的脚印、树木投下的阴影。静谧,激越,仿佛在这非同寻常的寂静中听到音乐声,听到小小银铃发出轻微的丁零丁零的响声,这些声音不仅悦耳,而且直接触动心灵,心情舒畅,生活充满阳光。

        ❋作家介绍

        弗拉基米尔·伊万诺维奇·科利别里(1917—2011),俄罗斯作家、画家,1937年考入斯维尔德洛夫斯克中等艺术学校,但没有结束学业,1936—1946年在部队服役,多次受过各种奖励,代表作有《密林:寻找人参的奇迹》、《夏日旅行日记:关于阿穆尔河沿岸城市、人们、风光的故事》、《森林的花纹:关于阿穆尔河沿岸大自然的随笔、特写和故事》、《大自然遐想》、《阿穆尔河沿岸日历》等。

        文章与图片均由作家继承人授权使用。本报独家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