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小灯笼

来源: 北京晚报     2019年02月19日        版次: 38     作者:

    插图:树瑶

    ▌周秀华

    现在,有人一提过年就发怵。可我们小时候,最盼望的就是过年,天天念叨怎么还不过年呀?我小时候是20世纪五十年代,那时物资匮乏,吃穿都很困难,只有过年才能穿上一身新衣服,只有过年才能凭本儿买花生、瓜子吃,还可以放鞭炮打灯笼。

    小时候,我住在西直门立交桥的东北角,就是现在首钢大厦的位置,当时叫东小村。我家对面就是北京第一轧钢厂的大门。一到过年,厂门口就布置得很漂亮,挂上彩灯泡吊上大红灯笼,特别亮堂。小伙伴们都爱在厂门口玩儿。那时没有电视,正月十五能打个小灯笼就很知足了。因家里孩子多,不能每个孩子都有灯笼打,只有大的让着小的。

    晚上吃过晚饭,哥哥姐姐就带着小弟小妹出门了。孩子们挨家挨户地串门儿叫小伙伴。从开始一家到最后一家,最后就聚成了一个小灯笼队。然后大家直奔我们的开心乐园——北京第一轧钢厂的门口。路上,哥哥姐姐的眼睛总是盯着小灯笼,恐怕弟妹的小手一歪,灯笼就烧了。因我们买的灯笼很简单,底座儿就是一个十字形的架子上面出一个尖儿,尖儿上插蜡烛。风大一些或拿歪了,灯笼就容易烧。每年灯节儿,灯笼队里都能传出小孩子的哭声。那肯定是灯笼烧了。孩子会哭是因为知道家长不会再给买第二个了。今昔对比,现在的孩子多幸福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