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炸元宵

来源: 北京晚报     2019年02月19日        版次: 38     作者:

    ▌史锦萍

    正月十五吃元宵,是北方人历来的讲究。那年,我在花市著名的锦芳小吃店,排了几个钟头,限量买了两斤元宵。同事说元宵油炸的香。我立刻想给全家一个惊喜。到家后,我立即支起油锅,待到油温灼人,就随手把十几个元宵倒了进去,像炸油饼似的用筷子翻动着。哪知随着逐渐加热,元宵“砰砰砰”一个个炸裂开来,油花飞溅,吓得我手忙脚乱,只觉得脸上和胳膊上一阵刺痛。那天,上桌的油炸元宵不是金黄色,而是褐色。不是外焦里嫩,而是过火的酥脆,像锅巴。全家人很给面子,极力捧场。晚上洗脸时,我才觉得皮肤火辣辣的疼。一照镜子,脸上五六个小黑点。

    第二天上班,我特意戴个大口罩,到了办公室屋里都不带摘的。后来才听同事们说,炸元宵防止四处溅油,得用笊篱使劲按着元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