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房产中介被判赔186万余元

        朱先生夫妇本想踏踏实实买套房子,没想到为自己提供居间服务的中介员工竟然伪造网签合同,致使他们违约,不仅房子没买到,还向卖房人赔了钱。看着一路飙涨的房价,朱先生夫妇将中介公司起诉,索赔房屋差价等损失。记者今日获悉,西城法院认定中介公司应为员工伪造网签给朱先生夫妇造成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判决中介公司返还8万余元居间服务费,再赔偿近200万元。赔偿款项已执行完毕。

        伪造网签合同致买方违约

        买房这件糟心事足足困扰了朱先生夫妇三年多的时间。

        2015年7月底,朱先生夫妇在中介公司的居间服务下,看中了房主张先生出售的一套位于西城区车公庄附近的房子,双方商定房价385万元,并在房屋买卖合同中约定了交付首付款、网签、过户等时间点,以及相应的违约责任。

        朱先生夫妇向房主交付了10万元定金和70万元首付款,按照合同约定,应该在合同签订一个月内完成网签,80天内拿到银行的批贷函。可是,中介员工谭某却迟迟没有办好网签手续。直到2015年9月中旬,谭某才给了朱先生夫妇一份网签合同,朱先生夫妇按编号在建委网站上却根本没有查到这份网签合同。2015年12月底,朱先生夫妇去中介公司核实,才得知网签合同是伪造的,而且谭某也辞职了,中介公司也搞不明白谭某为什么要伪造网签合同。

        更糟糕的是,网签合同是假的,谭某也没有协助办理批贷手续。按照合同约定,如果逾期10天,朱先生夫妇还不能拿到批贷函,房主就有权单方解除合同,朱先生夫妇还要承担违约赔偿。房主以朱先生夫妇违约为由,不同意再履行合同,向朱先生夫妇发出解除合同通知。

        多次诉讼难改解约结果

        朱先生夫妇不甘心就此解约,起诉房主要求继续履行合同,办理房屋过户手续,并同意支付剩余房款。

        房主表示,朱先生夫妇没有按合同约定,如期完成网签和批贷手续,已构成根本违约。房主不仅要求解除合同,还提出反诉,要求朱先生夫妇赔偿总房款20%的违约金77万元。

        虽然朱先生夫妇一再强调,是中介伪造网签合同,而并非他们的原因造成违约,但是法院经审理认为,中介员工伪造网签合同,未协助办理银行批贷手续,导致原、被告签订的房屋买卖合同履行终止。房主在此过程中不存在违约情形,在已超过合同约定的最长履行期限的情况下,房主有权要求解除合同。而当事人一方因第三人的原因造成违约的,应当向对方承担违约责任。当事人一方和第三人之间的纠纷,依照法律规定或者按照约定解决。

        也就是说,虽然中介公司有错,但买房的违约责任要由朱先生夫妇承担,今后,他们可以就自己的损失再去向中介公司追讨。

        最终,法院不仅判决解除双方的房屋买卖合同,还酌定朱先生夫妇向房主支付违约金10万元。

        朱先生夫妇不服,提起上诉。2016年10月底,二审法院终审维持原判。夫妇俩又向市高院申请再审,高院认为两审法院作出的判决并无不当,裁定驳回再审申请。朱先生夫妇继续向检察院申请检察监督,同样未获支持。

        走完了全部司法救济途径,夫妇俩不得不接受了买卖合同已经不可能再继续履行的事实,只得考虑如何挽回损失。他们先是经过诉讼向房主要回了买房时支付的10万元定金和70万元首付款,接着将中介公司告上法院。

        法院判中介赔近200万元

        夫妇俩认为,从2015年7月底买房时到他们此次起诉,涉案房屋已经从385万涨到近670万元。中介的错误行为导致他们夫妇承担了巨大损失。除了房屋差价之外,还有历次诉讼的诉讼费、给房主的10万元违约金以及他们无房可住的租房费用等,各项索赔共计360万元,此外还要返还中介费。

        在法庭上,中介公司只同意退还84700元居间费,至于其他损失都不同意赔偿。

        法院认为,居间人故意隐瞒与订立合同有关的重要事实或者提供虚假情况,损害委托人利益的,不得要求支付报酬并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朱先生夫妇因中介公司员工办理虚假网签合同导致违约并造成损失,中介公司负有赔偿责任。

        在计算具体赔偿数额时,法院首先确认,朱先生夫妇被法院判决赔偿房主的10万元违约金属于实际损失,中介应予赔偿。

        此外,中介公司对造成朱先生夫妇不能与房主完成房屋交易造成的房屋差价损失,应予赔偿。

        法院认为,在2016年10月底二审法院作出解除房屋买卖合同的终审判决后,朱先生夫妇就应息诉止损,因此法院以此时间点鉴定而出的涉案房屋价值571.46万元为参考,认定中介公司应赔偿朱先生夫妇房屋差价186.46万元。

        另外,朱先生夫妇第一次诉讼的诉讼费2万余元,中介公司也要赔偿。

        计算下来,中介公司除返还84700元居间服务费之外,还要赔偿朱先生夫妇近200万元。据记者了解,此案判决后,双方均未上诉,判决涉及的款项已执行完毕。  本报记者 孙莹  

  • 图片新闻

        目前正值春运返程高峰,北京西至广州南的复兴号列车乘警张璞又踏上列车,一遍遍在各个车厢巡视,张璞值乘一次,往返巡视就要走上3万步。他总说:勤巡视一定能发现问题,多嘱咐一句话就会减少一次案件的发生。  

        本报记者 张蕾 文  李非飞 摄  

  • 63岁老人跟团旅游不幸猝死

        本报讯(记者张宇)去年10月,63岁的老人王先生跟团旅游时突发疾病死亡,其家属认为北京某旅游公司事前未尽警示义务,行程安排不合理,事后救治不及时,故将该公司诉至法院,索赔52万多元。昨天下午,这一案件在门头沟法院开庭。旅游公司在庭上称,原告拒绝给王先生做尸检,不能明确其死因,因此各方过错无法确定。

        昨天下午的庭审,王先生的妻女于某和王某某二人作为原告出庭,她们在诉状中称,2018年10月,63岁的王先生参加了北京某旅游公司组织的闽东十日游活动,活动时间为10月25日至11月3日。

        原告称,行程第6天,也就是10月30日上午,王先生等人进入景区后,王先生向领队反映身体不适,呼吸不畅,故与另外两名游客一同休息。午餐后,旅游团乘车前往下一个景点,高速路上王先生再次发生身体不适,身体发生歪斜,车辆到达高速出口后,120抢救无效,王先生去世。

        王先生的妻女认为,本次旅游团成员绝大部分是年龄60岁以上的老人,是名副其实的老年团,但被告公司行程安排缺乏科学性及合理性,出发前未尽充分的警示义务,事发后工作人员未及时采取必要的救护措施,在王先生发生险情一个小时后才由专业医护人员救护,错过了黄金救治时间。

        原告认为,被告公司应对王先生的死亡后果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原告要求某旅游公司赔偿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等共计52万余元。

        北京某旅游公司称,在出发前,公司建了微信群,对一些注意事项进行了告知,王先生在微信中表示“收到”,出事后,公司也对王先生也进行了紧急救助,尽到了安全保障义务,故不应承担任何赔偿责任。

        被告代理律师在昨天的庭审中说,在案证据显示,10月30日上午,王先生第一次向领队反映身体不适,是因为膝盖不舒服,并没有提及心脏不适。王先生第二次身体不适,是在高速公路上行驶的大巴车上,当时领队、司机和同车旅客都对其进行了积极救助。“之后,大巴车选择最近的一个高速路出口,交由120医护人员救治,但王先生仍不幸死亡。”

        被告代理律师还提到,“出事后,我们和原告商量,猝死只是一个表象,需要查清真正的诱因是什么,才能推论哪方有过错行为,但原告拒绝尸检,所以,现在王先生的死因不明。”

        本案没有当庭宣判。

  • 嫖娼男子报假警 涉嫌盗窃被刑拘

        本报讯(记者林靖)男子利用社交软件认识一女子后,与其一直保持有偿性交易关系,他在酒店趁女子熟睡,偷偷解锁其手机并转走2万元,被女子找帮手威胁讨回后,竟一气之下报假警称“被非法拘禁”。今天记者从北京海淀警方了解到,恩济庄派出所发现非法拘禁案中蹊跷,现已行政拘留嫌疑女子,报警的男子则被刑拘。

        男子唐某前不久向海淀分局恩济庄派出所报警,称自己被非法拘禁。民警赶到报案人所称的拘禁地点后,却并未发现报警电话中所称的拘禁情况,也没见到报警人。民警在现场拨打报警人电话核实情况,发现很多疑点,但报警人坚称自己是被非法拘禁。

        报警人称女子张某对其非法拘禁,民警依法传唤了张某。结果发现,原来报警人唐某于前年利用一社交软件认识了女子张某,并一直保持有偿性交易。这次两人交易后,唐某见张某的手机就放在身边,于是趁张某熟睡毫无知觉,用张某的指纹解锁手机,并通过手机银行给自己的账户转账两万余元,并将钱包内一千余元现金据为己有。

        女子张某醒来后不久,发现自己账户被盗,知道是唐某所为,于是暗中让朋友赶到现场。在张某朋友的威胁下,唐某把钱通过手机支付方式还给张某。之后,唐某感觉有点窝囊,就编造了被非法拘禁的故事,并拨打了报警电话。

        办案民警在对涉嫌卖淫的女子张某采取拘留措施后,又将嫌疑人唐某抓获,将其带回恩济庄派出所内进一步审查。

        唐某因涉嫌盗窃罪和嫖娼行为,目前被海淀分局依法刑事拘留,张某因涉嫌卖淫被行政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