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今年的元宵格外香甜

        本报讯(记者褚英硕)“桂花香馅裹胡桃,江米如珠井水淘。”元宵佳节,不能少了寓意团圆美满的元宵。昨天上午,在欢快的锣鼓声中,丰台区长辛店镇辛庄村的村民们,在回迁小区——鑫园小区欢聚一堂,一起摇元宵、吃元宵,欢欢喜喜“闹元宵”。

        “老姐姐,您这脸色可真好!家里都挺好的吧?”“可不是嘛!现在住得好,吃得好,平时在小区里遛遛弯,可享福了!”两位大妈你一言我一语,手里的动作也没停下,大伙儿一边摇着元宵,一边聊着家常。小区活动室里一片欢声笑语,其乐融融。王立英是辛庄村的儿媳妇,也是此次负责教大家摇元宵的师傅。自从2001年她嫁到辛庄村以来,每年元宵节前都会摇一些元宵送给街坊四邻。“小小一袋元宵,礼轻情意重。看到大家都喜欢吃,我心里就高兴。”王立英说,这次村里在回迁小区组织元宵节聚会,她主动请缨,现场向村民传授元宵的制作方法。“每年元宵节都吃元宵,自己动手摇元宵还是头一次!”村民王大妈在王立英的指导下,摇起元宵来动作一板一眼,格外认真。

        等不及吃一口刚出锅的元宵,辛庄村的包户党员们便提着“爱心元宵”走进了村民家中。孟秀丽是村里22户村民的“娘家人”,她来到联系户王银家,与他们分享元宵佳节的快乐,并询问了老两口的身体状况,陪他们拉家常,让不便下楼的老两口也感受到了节日的喜庆和邻里间的温暖。“村里搞的这个活动太好了!好多不经常见面的老街坊都见着了,希望以后这样的‘家庭聚会’能再多一些,让我们能经常见见面、叙叙旧。”在外周转的张大妈动情地说,今年的元宵格外好吃,今年的年味儿也格外浓,因为这里面还包着老街坊间深深的邻里情。

  • 为拍“大片儿”太疯狂

        本报讯(记者褚英硕)连日来,成群的鸳鸯聚集到玉渊潭公园的湖面上,它们时而将头伸向水中找寻食物,时而成双成对地在湖面上追逐嬉戏,成为玉渊潭公园里一道亮丽的风景。

        这样的美景,自然吸引了不少摄影爱好者前来拍照。不过,一些摄影爱好者为了近距离拍摄鸳鸯,竟不顾危险踏上了冰面,甚至整个身体都趴在了冰面上。老话说:“七九河开八九雁来”,现在已进入“七九”。随着气温升高,湖面上的冰已经开始消融,这些踏冰拍鸟的摄影爱好者可真让人捏了一把汗。

        昨天下午,市民赵女士去玉渊潭公园游玩时,发现湖岸边聚集了不少人。她走近了才发现,这些人不是拿着“长枪短炮”,就是拿着手机,都在对着湖面上的鸳鸯和野鸭不停地按动快门。“岸边挤满了摄影爱好者,拍鸟的人比湖里的鸟还要多。”赵女士说,让她更为吃惊的是,一些摄影爱好者为了拍湖里的鸳鸯,都跑到冰面上去了。宽阔的湖面上,大部分冰都已经融化,岸边的冰层也很薄,一旦踏碎人无疑会落入水中,十分危险。

        赵女士告诉记者,她听一名摄影爱好者说,这些鸳鸯每天下午4点半左右从北海公园飞回玉渊潭公园,数量在百只左右,飞来觅食后还会飞走,所以这几天每天下午湖边都会聚集这么多人,很多影友从中午就在冰上占好了位置。

        从赵女士在现场拍摄的视频中,记者看到趴在冰面上拍摄的人不在少数,他们大都自备了垫子垫在身下,端着配备了长焦镜头的单反相机,镜头上还用迷彩布进行了伪装,身旁放着三脚架和马扎。而距离他们不到一米的地方,就是已经融化了的湖水。与此同时,公园的安保人员一直在用手持喇叭大声提醒游客,不让上冰面拍摄,十分危险。可这些摄影爱好者丝毫不顾危险,对安保人员的提醒也是置若罔闻。“鸳鸯飞过来的时候,快门声大得把保安大哥提醒冰面危险的喇叭声淹没。”赵女士这样形容。

        对此,玉渊潭公园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公园的湖边、门口都有警示牌和条幅,提醒市民不要进入冰面,可仍然有市民不顾劝阻走到冰面上,如果发生危险后果不堪设想,市民不听劝阻给管理也带来很大难度。为了保障市民的安全,公园会派专门的工作人员在湖面四周巡护,也希望市民都能够遵守规定,保证自己的人身安全。

  • 短短两天 备足救命血

        前天,本报刊发了《从警16年的硬汉病重急需O型血》的消息,报道了湖南湘潭民警彭松的不幸遭遇。短短两天时间,在大家的关心下,彭松急需的救命血已经有了着落。昨天下午,彭松的姐姐彭洪冰请本报记者代她谢谢这些热心人,在他们的鼓励下,彭松正在顽强地与病魔抗争。

        彭松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从去年初,病魔的接连来袭让这个和美的家庭受到重创。彭松的老父亲患上了癌症,为了给父亲治疗,他卖了自己的房子。可是,祸不单行,就在父亲的病情得到遏制时,持续不断的咳嗽和周身疼痛却时常困扰着彭松。去年8月6日,一纸急性淋巴白血病的诊断报告,让这个从警16年的硬汉在医院的角落流下了眼泪。就这样,家中的积蓄都用在了父子俩的治疗上。如今,每天上万元的费用,让彭松的医保额度在新年后不久就用完了。往后怎么办?一家人不敢多想。

        本报报道后,天南地北的好心人得知了彭松的遭遇,无论是报社还是彭松的家人,都收到大量饱含温情的电话和短信。在他们的帮助下,彭松每天需要的救命血很快迎刃而解。

        彭洪冰告诉记者,他们一家被来自各方的温情感动着。“从为需要大量O型血犯愁,到如今血液储备量充足,只有短短两天时间。前天,当我忙完后一看,手机上有上百个未接来电,回拨过去,电话传来的是衷心祝福和需要献血随时联系的承诺。”彭洪冰希望借助本报向热心人说一句:“感谢大家的无私帮助,有时我们电话接听不及时,希望大家谅解,稍后我们一定会一一回电致谢。”针对彭松的排异反应,医院也在不断地努力。

        昨天,医院各科室为彭松进行会诊,新的治疗方案很快就会出来,彭松距离生的希望又近了一步。

        这些天,很多人通过电话和微信,表达了给彭松捐款的意愿。在征求彭松的意见后,家人婉言谢绝了大家捐款的美意。彭松的父亲说,“一直以来,彭松有着强烈的求生欲,虽然我们经济上已经捉襟见肘,但他还没有做好接受捐助的准备。”

        本报记者 陈圣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