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总监亲自上街 招人要碰运气

        正月十五一过,真正意义上的春节就算结束了。不少公司企业恢复生产运转的同时,抓紧开启“招工模式”。不仅开出诱人薪资,包吃住也早已成为“标配”,但合适的员工依然得之不易。

        市场

        五月新店开业

        元宵节就启动招工

        下午1时许,在一家连锁饭店担任市场总监的沈先生慕名来到乐荐旧宫人才市场。他的目标是为公司寻找10名左右销售人员,以进行公司会员发展与产品推广业务。

        因为此前没有交摊位费,沈先生不能进入室内张贴招工启事以及现场摆摊,他在料峭寒风中边跺脚边紧紧裹着棉袄,却始终聚精会神盯着出入人才市场的可能的求职者。

        “想找二三十岁,看着比较机灵的。”沈先生表示,公司这几年给员工的待遇始终在稳定上涨。“销售的话底薪4000元加500元全勤奖,还有提成。”此外,由于求职者对吃住都提出要求,公司也尽力为他们解决后顾之忧。“不然没人来呀!像现在的宿舍都安排在六里桥,上班走路也就五分钟。”

        进入位于三楼的人才市场,由于刚刚算是过完春节,亲自来招人的用工方只有四五家。更多的则是将所招职位和相关待遇打印出来,委托工作人员贴在墙上。粗粗浏览一番,职位以销售、厨师、客服、门卫等基础普工为多。主流月薪在四五千元之间,“提供食宿”基本上成了待遇标配。对水暖工、车工、电工等技术工种,则多要求“有证”,薪资也随之上到六千元这一台阶。

        虽然开出的条件不错,但用工方普遍反映“招人难”。精铭泰公司的姜先生在摊位旁坐了近两小时,还没有遇到靠谱的求职者。他猜想或许因为公司所招工人都需要相关经验,“以前干过活儿的就互相介绍了,不需要来这儿。”

        轻联富润饭店的肖女士,与同事两人共同坐在摊位前,摆出现场最“隆重”的招工架势。她满面笑容,不时“招徕”着过往求职者。“我们有家店装修升级,5月份就开业了,得抓紧储备员工!”

        记者好奇,5月才开业,现在就忙着招人?“可不得早点儿,难招着呢!”肖女士拍拍身后的招工启事,上面显示公司需要招前台、客房服务员、电工安保员总共10位,除了住宿工作餐,作为国有企业,公司还提供三险一金。“只要你身体没问题,能吃苦耐劳,我们就没那么多挑的。”但她翻翻手边的白纸,上面一共只登记了3位求职者的信息,“而且都不一定能来。”

        街边

        广告贴出一周

        合适人选仍未招到

        “这段时间招人挺困难的,到目前还没找到合适的呢!”慈云寺桥附近的一家北京菜馆,从大年初七复工后,门口便贴上了A4纸打印的广告,需要招聘服务员、传菜员和早点售卖员。然而,快一周时间过去了,招聘负责人郭女士表示,餐厅依旧没有招到合适的人选,“只有等等,再过段时间应该会好点。”

        郭女士已经在餐饮行业工作了二十年,她坦言每年这个时候,餐饮行业都会面临缺人状况。“餐饮行业招人的门槛比较低,流动性大。工人过年都回家了,大多希望过完年才回来。不光我们店,很多餐厅这个时候都是缺人的,有时候客人多了,我们只有亲自上阵帮忙收拾桌椅。”

        东四环外的石佛营路街边,不少餐馆也都挂出了招聘广告。从内容来看,需求对象主要是服务员、保洁、厨师、杂工等。老杜在街上开了一间西北菜馆,目前也正在招聘服务员和杂工。“我们包吃住,每个月4000元左右。最近两天已经有五六个人来应聘了,目前只定了一个女生,还要再看看。”

        同样的情况,快递物流行业也存在。姚家园路附近一家面积约300平方米的快递点,多位快递员正忙着筛拣配送包裹。“为了保障我们这个点的规模和服务质量,差不多还需要招聘快递员约30人,但不是一下子能招齐的。”负责人毛女士称,春节期间电商平台活动并未停止,快递业很可能就要迎来一波送货小高峰。“我们要求也不算高,最主要是踏实肯干能吃苦,只能慢慢托熟人介绍。”

        渠道

        网络招聘效率低

        “老乡带老乡”易同来同走

        采访中,“不好招人”的困难被用工方反复提及,渠道则是大家面临的主要限制之一。

        虽然如今网络求职发达,但在肖女士看来,普通劳务市场网络招聘“靠谱”程度不高,而且收费比较昂贵。“我们以前用过一家招聘网站,收费从3000元起步。最早给我们一份简历扣几块钱,现在一份要扣十几块钱了。但简历要么信息有误,要么不及时更新,打电话过去效果很差,现在已经不用网站了。”

        这种说法也得到了一直在人才市场外徘徊的沈先生的认同,“网络上很多招聘信息不实,对我们是一种困扰。渠道说是很多,但效率很低。”

        现在肖女士公司需要补充员工时,常用的办法是到各人才市场抄写求职者留下的意向信息,然后自己挨个儿打电话联系。“属于‘碰运气’吧,成功率也不高。”

        而最受广大用工方欢迎的,还要算是“亲朋推荐”的渠道。“所谓‘老乡带老乡’,我们相当一部分员工是互相介绍来的。”肖女士表示,“比如保洁员,她带来的人一般也想干保洁,知道自己大概能拿多少钱,愿意来的话就‘有戏’,基本都能留下。”

        当然,亲朋推荐也存在“副作用”——当介绍者离开时,跟着他来的人多半会一起走掉,让用工方猝不及防。沈先生回忆,他们公司就有一位原四星级饭店主厨,做的东西色香味俱佳。“好多人奔着他来,可以学东西。结果他一走,一下子走了三四个员工。”

        变化

        务工者重“真金白银”

        中老年人更积极踏实

        “最根本的可能还是人少,而且如今工作生活的成本高,求职者心态发生了变化。”徐先生经营着一家超市,据他观察今年回京务工人员似乎少了一些,相比于前几年,求职者更看重每个月到手的“真金白银”,对吃住的要求也高。

        “以前我们都不愁!想招人,门口贴个广告就行了。”肖女士回忆,有一年她跟同事去雍和宫的人才市场招人,简历收得都忙不过来。“现在再也没有那种场景了,一场招聘会,能招到一两个合适的就很满意了。”这种变化肖女士觉得很正常,“人们生活水平提高,不着急找工作了,你选择的同时,人家也选择你。”

        此外,较之上了岁数的求职者,用工方普遍认为年轻人工作稳定性不高。“以前的年轻人听话,吃苦耐劳,叫做什么就做什么。”郭女士坦言,如今店里年轻人的工作态度更加随性自由,在意自己的心情和感受。“高兴了努力干,不高兴随时都可以走人。”

        当天,旧宫人才市场众多求职者中,一位白发老者颇为引人注目。他弓着背,粗大的手指握住一截铅笔,专门记录木工相关的招工信息。

        老人名叫赵文杰,北京人,今年70岁了,刚刚从宋庄一家工厂退休。和注重待遇的务工者不同,他并不在意工资高低,也不需要安排住宿。“我跟老伴都有退休费,单纯因为在家里闲不住,又喜欢这个(木工)。”赵文杰骄傲地表示,自己做了50年木工,36岁就是八级工。“做过家具,做过琴,身体方面没什么大毛病,眼神也还不错,就是耳朵稍微有点背。”

        记者提示,他正在抄写的招工信息注明了需要“38岁以下”。赵文杰笑言,自己也就打个电话“碰碰运气”。同时他感慨,用人单位其实不必把岁数限制得这么严格。“像木工,年龄小的干不了,经验不足。愿意用我的话,我的技术是没问题的。”

        上了年纪的务工者,工作意愿相对更为迫切,但作为用人单位又确实存在顾虑。郭女士透露,这几天她已经接待了好几位四五十岁的应聘者,“只是我们希望服务员能够相对年轻一些,动作麻利一点,就只有再等等。”超市经营者徐先生需要招聘一名为周边小区送货的工人,这几天来了两位五六十岁的求职者。“我其实很想录用,但年纪偏大,得考虑别人的身体和安全,最后还是没敢用。”

        本报记者 魏婧 李松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