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救命药忘出租车 俩小时内被找到

        刚从医院出来,价值2万多的“救命药”丢了。两位年过60岁的老人急得团团转,出租车车牌、颜色、发票,这些关键信息都无法提供……没想到2个小时后“救命药”竟然找到了。

        老李,金华永康人。前两天,老李在浙江省肿瘤医院做完化疗后带上刚配的药,出院了。当天,杭州下着大雨,两夫妻在医院门诊出口等车。下午2点10分,老李拦下一辆出租车坐上了副驾驶座。上车后,老李随手将装有2万多元“救命药”的包放在了脚边。由于急着赶火车回家,到了火车东站后老李把那只装着“救命药”的包落车上了。等想起来的时候,出租车早就开走了。“发票没要、车牌没注意、连车身颜色都记不清了!”儿子小李知道这个情况后,第一反应就是完了,想要找到这包药就跟大海捞针一样。

        多处求助无果,小李抱着最后一点希望,打了交通运输服务监督电话求助,之后被转接到了“12345”市长热线。什么线索也没有,按照要求,这是一则无法受理的求助。当时,正在交通运输专席上的是杭州市港航管理局的挂职干部鲁金华,听到“救命药”三个字,他很揪心,“老人家的‘救命药’丢了,这事这可耽误不得啊。”鲁金华立马跟杭州市交通局指挥中心取得联系,在全杭州范围内,查找在14点到15点之间,从浙江省肿瘤医院开往杭州火车东站所有出租车的行动轨迹。没想到,符合要求的车辆至少有五六十辆。怎么办?只能找这些司机的电话,一个个联系过去。一圈电话打过来,没有司机看到丢失的“救命药”。于是,他又给所有出租车发寻物启事,但依旧没人回应。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救命药”还没有消息。鲁金华对焦急的李先生做出保证:“药一定会帮你找到!”

        还有哪儿能查监控?鲁金华立马反应过来,医院。省肿瘤医院知道这个情况后也比较配合,下午5点左右,终于从监控中找到了老李上出租车的画面。根据车牌号,他们终于联系到了司机,取回了“救命药”。

        回想这紧张的两个小时,鲁金华笑笑:“我只是将心比心而已,况且我们就是要服务老百姓的。没有这个平台和大家的配合,也完成不了。”据杭州日报  

  • 小狗走失半个月
    四公里外找回家

        葛先生家住大连北站南关岭派出所附近,前几天早晨,他突然听到有扒门的声音,打开一看竟然是自家走失的宠物狗“来福”。

        “你跑哪里去了!”葛先生激动得泪都快流出来了。原来这条名叫“来福”的狗,是葛先生一家养了近两年的宠物狗,虽然它曾经是一条流浪的田园犬,并不名贵,但家人与它感情很深。半个月前,“来福”跑丢了,一家人为此这个年都没过好。

        狗狗身上有一个处理过的伤口

        葛先生告诉记者,“来福”走失时是晚上6点多,自己带“来福”遛弯时,突然遇到了有人放鞭炮,结果狗狗受到惊吓,挣脱开绳子跑了。“最初并没有担心,以为过会儿它就自己跑回来了。”然而直到第二天仍然没有动静时,葛先生才着急。一家人张贴了不少寻狗启事,但一天一天过去了,始终没有狗狗的消息,葛先生一家猜测,它可能受伤了回不来了。“来福”回来后,葛先生发现,它肚子上确实有一个近20厘米长的伤口,不过让人意外的是伤口竟然经过了缝合处理,这说明有人曾救助过它。

        意外找到救助狗的好心人

        发现“来福”身体发热,还需要继续治疗,葛先生带着它来到南关岭一家宠物诊所。南关岭附近有多家宠物诊所,巧合的是,葛先生去的这家,工作人员一眼就认出了“来福”,声称在十多天前曾救治过这条狗,是两名女生带它来的。宠物诊所的工作人员表示,他们对那两名女生的印象非常深刻,因为俩女生虽然救助的不是自家的狗,但是对治疗费一点都不吝啬。

        另外,工作人员透露,俩女生是事发第二天来他们诊所的,而小狗受伤当晚俩人已经连夜带着宠物狗去另外一家24小时宠物医院救治过了。“现实中,面对这样的情况,心生怜悯之情的人很多,但是真要说花钱去救治,在很多人心中也是一个坎,这俩女生挺有爱心的。”工作人员表示。葛先生得知此事后非常感动,也感觉过意不去。于是他通过联合路那家24小时宠物医院的接诊记录,要到了两个女生留下的电话。

        善良和爱心是无价的

        葛先生拨通了其中一位女生小潘的电话,接到葛先生的电话,小潘非常意外,当得知“来福”已经回到家后,她又惊喜又欣慰。小潘回忆,当天晚上从补习班下课,已经是9点多,她们在路边发现了宠物狗,看到狗狗受伤流血的样子她们心生怜悯。当时这条狗因为受过惊吓,警惕性很高,不容易靠近。她和同学在原地守了大概一个小时后,才得到狗狗的“信任”,而后她们打了一辆车把狗狗送到一家24小时宠物医院进行救治。小潘表示,当时并不是没有考虑过医疗费的问题,“但是觉得毕竟是一条生命,不能见死不救”。

        之后小潘把“来福”带到自己家中养伤。小潘家距离葛先生家的位置大概有4公里远,而这个地方“来福”此前从来都没有来过。前几天早晨,小潘刚打开家门,“来福”就跑出去了,两天之后,“来福”从这个陌生的地方自己找回了家。葛先生表示要将救治“来福”产生的费用还给小潘和她的同学,但是小潘拒绝了,也不肯透露到底花了多少钱。不过葛先生觉得救治“来福”的钱大体可以估算出来,在他的坚持下,葛先生的女儿给两个姑娘送去了2000元钱。葛先生说,两个姑娘现在正在读书,她们自己本身还没有赚钱,而且这种善良和爱心是无价的,值得肯定和呵护。据半岛晨报  

  • 男医生扮“爸爸”边哄患儿边看病

        日前,一段10秒短视频上线几小时就收获了6万多个赞。视频中,一位男医生抱着一个脸上带有血迹的小女孩,温柔地安抚孩子的情绪,比起医生,更像是一位“超级奶爸”。

        视频中的医生是哈医大一院血管介入外科的李士勇。李医生说,当天急救车送来了一对儿出车祸的母女,母亲受伤比较重,已经陷入昏迷,孩子因为受到惊吓,一直在哭。“我有一个4岁的儿子,做了父亲之后,最看不得孩子哭。当时孩子脸上都是血,看着很揪心,就把她抱在怀里哄。”母亲被送去检查后,李医生就当起了“临时父亲”,哄着受惊的宝宝。

        “你看看这个小瓶子,它怎么不动了呀?”李医生指着屏幕,分散孩子的注意力,孩子在他的怀里情绪渐渐平稳下来。轮到宝宝做检查时,家属仍未赶到,李医生就全程陪着孩子做完了检查。幸运的是孩子只有脸上有些擦伤。李医生为孩子做了清创,又擦去眼泪。随后,孩子的爷爷赶来,李医生把孩子交到了其家人手中,“我想每个医生遇到类似的情形,都会这样做。” 据哈尔滨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