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国外老人爱上这个行当

        很多西方国家鼓励上了年纪、但是仍有精力的老年人,尽量地走出家门,去做义工,当志愿者,在贡献自己的时间和经验的同时,也结识新朋友,融入新社区,不被年龄束缚在狭小的自我空间里。

        益处多多

        退休的老年人重新走向社会,参与志愿者工作,他们提供的既是帮助和爱心,还有深厚的阅历和难得的指点。

        双赢 老年志愿者是建立在隔代人之间的桥梁,自然地填平年龄上的沟壑。当老人与年轻人直接接触时,因为有耐心,能够让年轻人放弃紧张和警惕,倾听老年人的忠告。比如当年轻人在求学和工作中遇到困难,老人能把他们的经验和感悟拿出来分享,给年轻人简明但是适用的点评。而老年志愿者们也因为要做新的工作,向年轻人学习最先进的科技和电子技术,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双赢。

        认可 在很多情况下,老年人经常感到被冷落。而当老人主动地成为志愿者,将充分地展示他们的能力、技巧与他们对社区的热爱,这些会彻底改变普通人对他们的看法和认知,提升他们的社会地位。

        健脑 美国国家老年研究所的报告认为,参与志愿活动的老年人,获得的身体与精神上的益处与付出成正比,尤其可以预防老年痴呆症和健忘症,甚至寿命也获得延长。因为老人在做义工时,经常是情绪饱满,记忆和意识都被高度利用,对避免老年人常见的脑部疾病和神经系统的衰老,有不可小看的作用。

        锻炼 志愿者的体力活动强度和耐久程度都很大,无形中对老人的身体提出了较高的要求。义工工作也锻炼了老人的身体,增加了新陈代谢,防止体重超标等不良情况过早发生,使得老人们真正可以益寿延年。

        快乐 志愿者工作的使命感和成就感,是对老人生活的最高褒奖。活跃的思维、定期的交流,加上与人接触时的趣味感,是老人保持快乐的来源。常当志愿者的老年人中,患抑郁症和其他精神疾病的比例,远低于离群索居的人们。

        志愿方向

        如果说很多年轻志愿者注重社会经验的积累,那么老年志愿者则更倾向于个人理想的实现、爱心的抒发和在发挥余热之时展示自己的才华。

        为老人争权

        美国的社会活动家玛姬·库恩,一生致力于为弱势人群的教育和福利工作。在1970年退休后,玛姬自称是一个“小小的老妇人”,可是她的个人能量却是惊人的。她把“空余”出来的时间都投入到为老年人、特别是老年妇女争取平等的事业上。她发起了著名的“银豹”运动,旨为银发(老人)群族发声。一位老妇人因无法存款,只好用个人支票兑换了三百美元现金却遭到抢劫和杀害。玛姬了解到当时的银行不愿为老年人开设账户,于是在“银豹”组织成员的支持下,与金融专业人员合作,坚持与银行上层进行谈判达数年之久,终于促成了该体系的改革,为现代老年人免费使用储蓄账户以及借贷等服务,打下了不可或缺的基础。

        为自然出力

        曾是美国“票房皇后”的歌手和演员桃乐丝·戴,现在已年逾九旬。她一生热爱自然和小动物。在她退出银幕之后,建立了自己的四个动物基金会,包括收养流浪小动物,为退役马匹提供治疗和养老,野生动物保护,禁猎和动物疾病治疗等项目。她的口号是:从此停止所有动物遭受的任何痛苦,让它们与你同在。

        从那时起她就是一个全方位的志愿者,实现了多年保护动物的愿望,忙碌至今。她的基金会成员已经遍及美国,并接受社会和慈善组织的捐赠,在每年二月的全美宠物日上,她的基金会都是重要角色。

        给孤儿亲情

        在欧美很多社区里,因为各种原因,有些孩子成为无家可归的孤儿或弃儿。他们可以上学,可以有食物果腹,却缺少亲人的爱心和关怀。老年志愿者可以在有组织的情况下,到学校、医院和儿童中心,给孩子们当爷爷奶奶,也可以为他们提供一个领养过渡家庭,带他们学习,给他们做饭,让他们得到家庭的温暖。资料显示,组建这样家庭的两代人,都比同龄人要快乐,患抑郁症的比例低,祖孙间的亲情与正常人家无异。

        传播知识

        在西方的中小学校里,都招聘老年志愿者做学生们的课程指点和课外活动服务。而在亚州国家里,老人志愿者还是绝佳的外语老师。例如,在柬埔寨的一则广告中,希望年龄超过55岁的欧美老年志愿者到该国,担任英语、法语和数学老师,旅费自付,但是在教授知识时,可以获得柬埔寨的住宿和观光优待。老人把知识传播给封闭地区的孩子,结识新朋友,还能够领略异国风情,何乐而不为呢。

        老人间互助

        老年志愿者的工作,还不仅限于抱团养老,而是更广泛的对其他老人和病残人员的帮助,因为他们更懂得老人的真正需求。

        英美国家的老人送餐服务中,有很大一部分是由老年志愿者承担,包括项目中的采购、烹饪和向独居或有病老人送餐。虽然这些志愿者并不十分强壮,但是他们持之以恒的服务,给其他老人送去了关怀,也让自己有机会走出家门,并且给社会和他人减轻了负担。

        美国社区服务协会的老人拉摩娜说:“参加志愿者工作,让我忘记了自己的年龄,我觉得我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人,而且哪怕我只做了一件很小的事情,我知道我帮助了他人,给了他们生活上便利和舒适,因此我总是十分欣慰。志愿者工作给我带来的是新的生命。”

        参与政治

        西方国家的各种政治选举中,老年志愿者也是生力军。应该说,老年人参与国家事务的意愿,不仅比年轻人要高,而且因为他们自由和充裕的时间,也给了他们特有的便利。

        老年人经常为自己拥护的政党和政策做宣传、募捐和聚会。老年志愿者在国家事务中倾注的热情,往往与他们长年执着的理念、对国家的重视和对后辈的关心有关,也显示了他们对未来并不放弃,希望国家的执政者变得越来越人文和理智。

        温玉顺 视觉中国供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