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乘警老于的最后一次值乘

        25日清晨7时18分,从深圳北开往北京西的D928次列车跑了11个多小时终于抵达北京西站。乘警于永明目送最后一名旅客下车后,正了正头上的警帽,拎起随身的小包,走出车厢。站台上,北京铁路公安处乘警支队政委杨健将带领几名同事前来接站。老于惊喜之余红了眼眶。

        23日至25日记者随车采访,记录下了老于退休前的最后一趟值乘。完成这次值乘任务后,老于将脱下钟爱一生的藏蓝色警服。杨健将给老于送上一束鲜花,感谢他31年辛勤值守列车,祝贺他光荣退休。老于还了一个礼,眼里尽是不舍。

        精精神神“画好句号”

        2月23日19时20分,老于骑着一辆电动自行车来到北京西站,在值乘的D927次列车发车前1个小时先到乘警派班室里报到。这是他多年来养成的工作习惯,风雨无阻,从不迟到。

        见到老于,同事们纷纷上前打招呼,祝贺他“即将享受退休生活”,老于则乐呵呵地向大家报以微笑。站在警容镜前,老于压了压帽檐儿,展了展衣领,又正了正警徽,端详了一会儿镜中的自己。他告诉记者,这是他最后一次值乘,一定要精精神神地“画好句号”。

        老于背着一个小包走上天桥。他走路速度极快,挺拔的身姿一点不输年轻人。穿过天桥,他来到D927次列车停靠的站台。此时乘务员们正在车厢里忙活,做发车前的最后准备。D927次列车的两头各设有一个二等座车厢,其余车厢里都是四人一间的卧铺。老于和列车上的两名机械师同住一个包厢,距离餐车不远。老于把随身物品放好后,便来到站台上观察上车旅客的动态。常有人跑过来问他车厢在哪,老于都耐心引导。

        20时25分,D927次列车驶离北京西站,此时老于的工作才正式开始。老于与列车长、机械师碰面后,三个人从头到尾巡视了一遍车厢,进行例行的安全检查。

        “这是谁的手机?一定要看好了。”经过卧铺车厢时,老于看到一部手机正放在边座上充电,旁边却没人看管。老于喊了一句,提醒包厢里的旅客注意。“站稳了再接水,小心烫着。”“衣帽钩上谁的衣服?口袋里有没有贵重物品?”“小朋友不要跑,家长呢,别摔着。”巡视过程中,老于不厌其烦,反复叮嘱。

        巡车完毕,“三乘”还要开个“碰头会”,把巡视中发现的问题进行汇总。“现在正值春运期间,大家要密切关注客流变化,叮嘱乘务员、安全员入夜后加强巡视检查。”碰头会上老于向大家强调说。

        跟车31年只为“喜欢”

        列车到达深圳北站之前会经停5个小站。每次列车到站前,老于都要跑到位于列车两头的二等座车厢看上一眼,叮嘱下车的旅客带好行李物品。新旅客上车后,他还要去车厢里巡视一圈。

        “只要腿勤点、嘴勤点,车上的事就能少点。这是我当乘警第一天师傅对我说的话。这几年在车上没碰上什么大事,跟我们经常提醒着有很大关系。”趁两站中间老于不忙,记者赶紧凑过去跟老于攀谈。

        老于是个很健谈的人。他告诉记者,他参加工作41年,跟车也跟了31年,行车轨迹遍布大江南北,苏州、广州、湛江、深圳等地都有他工作的身影。其中北京到深圳是老于跑得最多的路线。

        老于回忆,“过去火车票一票难求,都是人踩着人上车,车门口挤不上来就扒窗户。”有一次老于帮忙查票,18节车厢他一个班8个小时过去了愣是没查完。列车长给上车补票的旅客开票开到手抽筋。“那个情景现在想想都跟昨天似的。所以我经常跟年轻的乘警说,你们赶上好时候了,工作环境好了,挣钱也多了。”

        多年从警,老于取得过不少成绩。不但获得过个人三等功以及多个嘉奖,还先后多次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以及先进工作者。1999年的8月,已担任乘警长的老于在深圳开往北京西的列车上抓获2名运输假钞的犯罪嫌疑人,当场查获假钞120余万元。2000年的12月,在值乘湛江开往北京西的列车上,老于抓获一名贩卖人口的犯罪嫌疑人,解救了两名被拐婴儿。

        老于是个观念十分传统的人,31年没有换过工作,兢兢业业干了一辈子。“你说现在的小孩为什么都不爱上班,动不动就要自己创业?”老于突然问向记者。聊天中记者得知,老于的儿子就经历了两次辞职,现在自己创业,老于为此曾跟儿子闹得很不愉快。“你说她们(乘务员)年纪也都不大,但我跟她们都聊得挺好,跟自己儿子却说不到一块。”

        记者反问老于,跟了31年车,究竟是因为喜欢还是只为一个饭碗?老于想都没想便脱口而出“我喜欢”。老于说自己喜欢跟人打交道,他在车上给旅客做安全宣传时,碰到爱说话的就会多聊两句。他觉得这样的工作比朝九晚五每天接触同样的人有意思。

        乘客已入梦乡他还在巡查

        火车驶离郑州东站时已接近零点,车厢里早就安静下来,旅客大多已进入梦乡。记者的眼皮开始打架,而此时的老于还没有丝毫倦意。他劝记者去休息,自己则开始了零点巡查。他还打趣说:“但凡是我值乘,我手机微信运动的步数永远是第一名。”

        是夜,老于睡了不足6个小时。24日7时18分,火车顺利抵达深圳北站。旅客下车后,老于继续跟随D959/960次列车套跑深圳北到厦门北的短途。中午,在厦门北车站,工作人员把他提前定好的盒饭送到火车上。老于没有吃早饭的习惯,这是他当天的第一餐饭。回到深圳北时已是16时38分,距离回北京西的D928次列车发车还有三个多小时。

        2011年老于查出患有糖尿病,按照医嘱每天三餐饭前都应该吃药。但由于跟车作息不规律,老于吃了一段时间药觉得作用不大便停了。后来他坚持少吃饭,只要不值乘的时候每天坚持步行6公里,基本控制住了血糖。

        在等待发车的三个多小时里,老于为了保证运动量,在站台上来回溜达了好几圈。后来他从餐车冰箱里拿出自己带的饺子,用微波炉热了热,就算是晚饭了。

        “和大伙儿分开,真有点舍不得”

        19时55分,老于开始了D928次列车的值乘工作。跟车跑了两天,年轻的乘务员们都是一脸倦容。“车上睡觉就是解困不解乏。”老于告诉记者,他算睡眠好的,但是车上晃晃悠悠一宿下来不困也是乏的很。每次完成值乘工作他回到家里总要睡上一整天才能缓过一点来。“可等都缓过来的时候,就又该跟车走了。”

        说到此处,老于想起这是自己的最后一趟车,顿时陷入沉默。过了一会他才又开口道,“快退休了本应该高兴,但一想起跟大伙儿要分开了,真有点舍不得。”

        “听说有人退休后因为不习惯得了抑郁症,感觉挺可怕的。”老于像是在对记者讲,又像在自言自语,“我打算退休后把摩托车拎出来拾掇拾掇,没事多出去玩一玩。”

        又是一宿摇摇晃晃。25日清晨7时18分,D928次列车抵达北京西站。站台上的惊喜让老于红了眼眶,这是第一次有人给他送花。

        过几天老于就60岁了。“于叔,您一退休我们该觉得不习惯了。”“于叔,您要记得常回来看我们呀。”列车长、乘务员们纷纷跟老于挥手告别。

        老于心里难受,转过了身子。

        本报记者张蕾/文 通讯员 王海蛟/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