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婚恋网站要佳缘,不能假缘

        侯江

        ·须强化身份认证落实到位

        ·信息打假应涵盖婚恋网站

        要佳偶天成,必得讲究天时地利人和。可孟子早就说过:“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好的时机、合适的地点,都不如人心诚挚重要。这点道理,倒是有些人一直想不明白。

        据媒体报道,1月上旬,来自杭州的小吴在世纪佳缘网上缴纳了10800元,成了VIP。世纪佳缘介绍的对象朱女士自称是北大毕业、上市公司董事长的女儿,小吴三天内为其花费近三万元。在女方不断索要金钱后,起疑的小吴却收到世纪佳缘的“女方身份核实”,称其红娘服务对用户关键身份做到100%核实认证。但经调查发现,朱女士不但离异有两个孩子,也并非董事长女儿,同时学历还存在造假。2月25日,世纪佳缘发表致歉声明:“公司服务部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在事件经媒体曝光后,公关部门及其负责人的部分言论也造成了社会各界的误解。”世纪佳缘表示,将会根据规定,让为吴先生提供服务的红娘和公关部负责人停职反省。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是所有人对于婚姻的愿景。结婚对象最起码得互相了解、知根知底,有共同愿望。可是就这么一个基本要求,在某些婚恋网站上都成了奢望。一直以来,某些婚恋交友网站的实名认证制度如同虚设。性别、年龄、身高、学历、月薪、婚姻状况等个人资料可任意填写,基本不会有任何审核。“30元就能办假身份资料进行实名认证,108元就能买到全套生活照和视频”。

        很多人在“不知人不知面不知心”的状态下,想求得一个好姻缘,却被虚假信息蒙骗,花了钱,上了当,还不好讲理。很多人因为怕“丑闻”外扬,选择忍气吞声。而婚恋平台对会员信息几乎不做查实,经常是利用当事人不愿“出丑”的心理,出了事一推六二五,大不了也就是赔钱了事。“服务红娘和公关部负责人”一次次背锅,但是病根儿难以触及。“骗子出狱次月冒充警察成功注册”,就是活生生的现实。

        如今的婚恋网站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红娘。它们的核心诉求,到底是成人之美,还是快速赚钱,很难说清楚。严格落实实名制,可能流失大量客户、经济效益缩水,这是生意经不能允许的。就算是如今某些婚恋平台东窗事发之后表示要承担责任,但就长远来看,没有严格的监管,没有真正严厉的惩戒措施,不能让相关平台的经营者痛到脑髓里,这样的骗局就还会循环下去。

        信息打假,也应该把婚恋网站这一长期痛点涵盖进去。信息诈骗、情感诈骗的现象,在法制日益健全的当下,不应该再有生存的空间。

  • “羊”外教

        重庆市渝中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一起不符合资质的外教案件。一中介机构将不符合在华就业资质的外籍人员进行“包装”,派遣到中小学、幼儿园任教。有的外教只有初中学历,有的留有案底。教学质量低安全隐患大,不符合资质的外教需协同整治。李嘉

  • 教材调整,“陈涉”没走

        贾亮

        与朋友聊及高中毕业时的临别赠言,几乎一致认为,当年有两句话入选频率最高:“苟富贵,勿相忘”和“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这两句话都出自《史记·陈涉世家》,都是两千多年前一个叫陈涉的人讲的。当然,更大的可能是经过了司马迁的语言再造和境界提升。高考多年之后,大部分人或许已记不清全部原文,但这两句话总能脱口而出。这就是《史记》的魅力所在,是汉语的张力体现,更是因为符合了青葱少年时的意气风发。

        不过,这篇长期入选人教社语文教材的经典文章,已从初中三年级上册语文教材中删除。与之前“将文天祥从历史教科书中删除”、“卫青霍去病从历史教科书中消失”、“教材删除鲁迅文章”等谣言相比,这次不是传言,而是事实。教材事大,引发舆论关切。

        为什么删掉?人教社的回应说明了原因,很重要的一点就是“避免不必要的交叉重复”。因为初中统编历史教材七年级上册《秦末农民大起义》一课专列“陈胜、吴广起义”,详细介绍陈胜、吴广大泽乡起义,并引述了“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也就是说,人教社通盘考虑了各学科关系,系统筹划教材内容,而网上有些议论多是无端揣测借题发挥。人教社调整的目的本来很简单,由于事先未加说明,网友不明就里,所以才有种种猜测,乃至出现谣言。

        随着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领域取得新成就,特别是对教育的使命和规律的深化认识,对教材内容进行适当调整,不仅是应该的,而且是必要的。必须看到的是,教材调整从来都不是一件小事,而是极其严肃的大事。不是哪个领导“拍拍脑袋”就能说了算,也不是某个专家“个人意见”就能左右,更非“是好菜就能往篮子里捡”。具体到语文,思想立意、文质兼美、适合教学等角度都得考虑;现代古代、中国外国的作品都得有;诗词歌赋、小说杂文等体裁都要尽量体现,即便古文也要既注重经典性又兼顾多样性。借用人教社对当时鲁迅先生《风筝》被删的回复中“调整并不是删除,而是将其安排在最适合教学的地方”的逻辑,可以就不选《陈涉世家》一事说,“删除不是其不好,而是想让学生学到更多的知识”,以《史记》中《周亚夫军细柳》替换《陈涉世家》,确实也是上上之选。

        透过有关教材修改的争论,可见社会关注的非同一般。相关机构及时回应,以事实回击谣言或奇谈怪论,值得称道,但每次都是“跟在舆论后面跑”并非上策。所谓未雨绸缪,不妨每次修改时,把修改了哪些地方、为什么修改等等先行告诉公众,毕竟教材虽是“一家之选”,也需要达成最广泛的社会共识。

  • 点到为止

        张丽

        广告“毁三观”

        近日,南昌华山生殖医院的一则广告引发争议。广告中有“我曾因不孕沦为全村的笑柄,承受家暴长达14年”的广告词,同时附上了“扫码观看,她如何逆袭命孕”的二维码。医院回应称是误会,目前撤下广告。都已经2019年了,还有这样充斥着封建余毒的广告被大喇喇放出来,真是令人叹息。广告牌好撤,某些陈腐观念不好改。

        培训“换马甲”

        在杭州文教区,少儿编程培训班异常火热。有编程培训机构2年多从1个校区扩张到48个,员工从几个人到1000多人。送孩子培训的家长坦承编程竞赛获奖是名校敲门砖。这个思路,和若干年前奥数热如出一辙。有很多孩子敲完门后就把“砖”扔在了一旁。什么时候才能不再有这些换个马甲又来一次的“某某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