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董其昌及其师承

        (上接34版)

        “南北宗论”影响画坛三百余年

        董其昌的书法水平高于绘画,在他心里,书法的地位也高于绘画。绘画和中国汉字虽说确实有同源性,但各自发展了几千年,差异还是很大的,绘画里只有皴法的笔墨最接近书法,于是就被董其昌定为评判绘画高下的标准了。

        董其昌的笔墨论,只是他书画理论的第一步。然后他凭借自己深厚的学识功底,重新定义了整个中国绘画史。

        董其昌借禅门的南北宗,提出了绘画的南北宗论。他在《容台别集》中写道:“禅家有南北二宗,唐时始分。画之南北二宗,亦唐时分也,但其人非南北耳。北宗则李思训父子着色山水,流传而为宋之赵干、赵伯驹、伯骕,以至马(远)、夏(圭)辈。南宗则王摩诘始用渲淡,一变勾斫之法,其传为张璪、荆(浩)、关(仝)、董(源)、巨(然)、郭忠恕、米家父子,以至元之四大家(黄公望、吴镇、倪瓒、王蒙),亦如六祖之后,有马驹、云门、临济儿孙之盛,而北宗微矣。”

        董其昌的意思,就是北宗画着色山水,越画越衰微,而南宗画水墨山水,越画越昌盛。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现象呢?董其昌提出了一个超自然的解释:“所谓画之道,宇宙在乎手者,眼前无非生机。”

        董其昌把绘画和“生机”联系在了一起,这就让他自己的学说生机无限了。生机如何表现?答案就是长寿。画有生机,画家就长寿,黄公望活了八十多岁,董其昌自己也活了八十多岁,这在古代都是极罕见的高寿了,颇有说服力。董其昌之后,清初的“四王”继而追随,也都活得挺长,四个人三个活到八十,最短命的王原祁也活了73岁。于是这种画水墨山水能修身养性以致长生的学说,一发而不可收。

        古代的文人画家,很多都是官员出身,往往要到五十多岁才开始有空闲时间来画点画,如果画画能修长生,那自然是好到不能再好了。中国人自古就对“养生”二字没什么抵抗力,那时候也没有什么科学主义的概念,于是董其昌说什么,后面人就信什么。结果就是董其昌的“南北宗论”统治了中国画坛三百多年,画家一代代地越来越偏重笔墨,离宋代的秀丽工笔也越来越远。直到上个世纪,几代书画研究者用更科学的方法,才重新厘清了中国书画史的脉络。不过董其昌对中国书画的影响,依然不可忽视,而且还将继续延续下去。

        董其昌不光是一位理论家,也是实践者,他的一生留下了大量书画作品。这些作品自明末以来就是人们珍视的宝物,而且不断有伪作产生。上海博物馆是世界上收集董其昌作品最丰富的博物馆之一,本次特展上又借展了世界各大博物馆收藏的董其昌名作,可谓是蔚为大观。

        董其昌的一大特点,是他的书法绘画在名义上都追求“古意”,很多作品都是学习古人的临摹。但他的临摹,无论书法还是绘画,都无意重复模仿任何一家的风格,他要的是自己的风格,他只是用古代画家的作品当创作材料,重新组构出属于董其昌个人的作品。

        本次展出了美国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的董其昌《青卞图》(见34版),作于1617年,董其昌时年62岁,正是艺术巅峰时期。这幅作品高达2.25米,是董其昌最大的作品之一,仅次于台北故宫的《夏木垂阴图》。董其昌在题跋里说这幅图是仿董源笔意,但是从构图和紧密的笔墨皴法看来,应该是仿王蒙的《青卞隐居图》,从两幅图的名字上也看得出来。

        本次展览的下半期,元代王蒙的《青卞隐居图》也展出了。两幅一比,王蒙画功要精妙得多,皴法细腻,气韵高雅。董其昌则以特点取胜,超大幅,而且一看就是董其昌的笔墨。董其昌大概也发现自己在画功上有所欠缺,所以他在题跋里根本就没提王蒙。

        笔者最欣赏的董其昌作品,是绘于1596年的《燕吴八景图》。那一年董其昌在北京当皇长子朱常洛(后来的明光宗)的老师,出入大内,并且看到了众多高古真迹。他模仿古人笔意,画下了一套描绘北京和上海松江风景的图册,送给友人。这套图不光有水墨,还有着色山水、人物舟楫等,每一幅都不一样,各自生动。这是董其昌理论未成,天生才气焕然笔下时的珍贵作品,漂亮而不刻板,是真正的生机盎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