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进什么货?听居民的!

        “您这儿有图钉吗?”“有,两块钱一盒。”“两盒三块吧!”“我们这都是小本生意,不赚什么钱,您给三块五吧!”在新街口街道金瀛百姓生活服务中心的日用百货区,余女士一手接过零钱,一手给顾客递上两盒图钉。

        入驻这里一年多来,她所经营的“小物超市”生意越来越红火,不少住在附近的居民成了“回头客”。根据《西城区便利生活与服务提升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至2020年,每个街道将建设一个“小物超市”,方便居民购买针头线脑、文具用品等生活小物品。

        需求 到大超市都不好找 网购又怕来不及

        下午四点多,隋大爷和老伴一起来到西四北大街101号的金瀛百姓生活服务中心。他们穿过一层的生鲜区,直奔位于二层东南角的“小物超市”。二三十平方米的小空间内,摆满了锅碗瓢盆、针线衣架、刷子胶带等上百种日常用品。

        “家里有老人住院,需要买个能保温的饭盒。”很快,隋大爷从货架上挑出两款作比较,“我们住的离这边不远,之前经常到官园批发市场买东西,去年那边关了以后,就改到这里来了。”

        家住西四北头条的田大妈同样是这里的常客。“这附近的平房居民比较多,特别是像我们这样上了岁数的人,一辈子节俭惯了,家里东西坏了不舍得直接扔,就想着配个小零件,拿回去自己安上继续用。”早些年,田大妈总会去大茶叶胡同的富国里菜市场转转,那边拆除以后,她庆幸如今还能在这里找到自己熟悉的商品,“比如这些搪瓷盖碗和搪瓷杯,都是我们年轻时就用的。”

        在店员的帮助下,田大妈找到了心心念念的方盘,“打算做丝糕用,本来以为大超市东西全,结果找半天没有合适的,大商场里倒是有卖类似的,质量也确实好,可价钱太高了,一个要120块,这边才12块。”

        没过多久,年轻的胡女士以同样的价格买走两个锅盖,“给家里的汤锅和炒锅配的,这东西到大超市都不好找,网购又怕来不及。好在老人知道这边有卖的,合起来才花了22块,比重新买两口锅要强多了。”

        新街口街道市民服务中心主任李会军表示,随着周边官园、动物园、天意等大中型批发市场的疏解外迁,以及违建、临建房内的小规模商店关停,辖区内居民在购买小物件方面的确没有过去那么方便。为了更好地满足居民需求,街道、社区对居民及周边商户进行了广泛的调研走访,收集各方的意见和建议,并与西城区商务委积极沟通联络,对接周边大中型商家,组织百姓生活服务中心负责人、社区负责人召开联席工作会,先后在金瀛百姓生活服务中心等场所开辟“小物超市”专区,引入一些长期在辖区内经营,并且具有良好口碑的小规模商户进店,“这样一来,不仅给居民提供了便利,也给这些大中型商家增加客流量,同时提高商户的知名度。”

        备货 随手用纸条记下需求 进一次货要跑19家

        经营“小物超市”的余女士原先摊位正是在被拆除的富国里菜市场,“现在这边的环境改善不少,到处都整洁有序,还冬暖夏凉,不管是顾客还是我们,都感觉舒服许多。”

        李会军也表示,“小物超市”通常每个品类日常只需3到5件备货,按照超市规范陈列出来售卖,从而避免小商品批发市场货品堆积带来的各种环境脏乱和安全隐患问题,同时满足周边本地居民的细微生活需求。此外,街道在规范、秩序、安全、信誉、品质和公共卫生等方面进行督导。如果有居民投诉,市民服务中心会立即协调处理,及时予以回复。

        “我们不像大超市有库房,东西基本都在店里,空间又很有限,这就更需要‘精打细算’,既要保证种类尽可能丰富,又要控制每一种的数量。”在备货方面,余女士攒了将近二十年的经验。“拿衣架来说,有粗的有细的、有大的有小的、有铁丝的有塑料的,算下来就有好多种,哪怕只是刷子,也分不同形状和材质,这就要根据顾客需要灵活调整。”

        说话间,一位大爷拿着断了的老式高压锅手柄赶来,“您给看看有这种型号的吗?”余女士接过手柄,从货架下方拉出一个盒子,里面装了足足几十个手柄,“这都是高压锅上用的,品牌不同、大小不同,需要一个一个仔细比对。旁边还有两大盒子手柄,分别是炒锅和奶锅上用的,有单耳的有双耳的,有单孔的还有双孔的,不讲究包装,就图个实用。”在余女士的腰包里,还装着一张小纸条,“前两天也有顾客来配锅上的手柄,我这儿暂时没有合适的型号,就给记下了,等下次去进货的时候帮着给看看。”

        每周,余女士都要到昌平的批发市场去进两次货,“早上五点多去,下午一点多才能回。”余女士掏出一张大大的上货清单,上面密密麻麻列了几十样货品名称,“好多东西不是一家的,我把一家的货写到一起,加起来有十九家,到时候需要挨个跑。”虽说辛苦,但余女士干劲十足,“有顾客说来这里买东西像变魔术一样,我也挺自豪的。”

        期待 提供更多合适场所 享受一定房租补贴

        事实上,“小物超市”正在越来越多街道落地生根。相比起新街口上千平方米的金瀛百姓生活服务中心来说,位于丰台街道正阳北里1号楼的金瀛便民店在规模上要小许多。

        “这里有八十多平方米,之前是个水站,合同到期以后没有续租,房子就腾了出来。”丰台街道社区服务中心主任梅卫红表示,街道积极贯彻落实市委“办好市民家门口的便民店”和区委“立足社区建设‘一刻钟服务圈’”的指示要求,于去年10月确定引进金瀛便民店,辐射正阳小区和同盛里小区25栋楼的2900户居民,“店面虽然不大,但保留了‘小物品专区’,这也是很多社区居民,特别是老人提出的希望。”

        进门右手边的货架上,整齐码放着针线盒、洗漱包、粘钩、垃圾袋等小件日用品,其中不乏一块五的棉签、两块钱的木铲等平价商品。“上面的商品都不是完全固定的状态,而是要根据大家的反馈来增减。”店长李冬发现,便利店的经营模式与自己之前工作多年的大型连锁超市有着很大不同,“过去更多的是关注后台数据,而现在直接面对的是居民,沟通就变得很重要,平时要主动跟大爷大妈们聊聊,也多看看门前都有哪些人经过。”

        开业以来,李冬已经对货架上的商品做过多次调整。“拿洗衣粉来说,一开始只有小袋装的,但后来附近有工人来,说是用的量大,希望能进些实惠的,这才又补了这种大袋装的。”李冬又指了指货架上的刷子,“之前进的有刷鞋的、刷杯子的、刷马桶的,种类也不算少,但后来还是有居民提出需要奶瓶刷,我就得把这个记下来,下次进货的时候想办法给补上。”

        对于每一次调整,李冬都慎之又慎,“毕竟就这么点地方,不能像大超市一样求全,再加上这些小物品流动性相对较低,利润空间也很小,短时间内很难指望这些赚多少钱,还得靠同时经营生鲜等来平衡。”

        尽管起步阶段并不轻松,但李冬对未来的趋势和前景充满信心,“以后社区里类似的便利店需求量会越来越大,也希望各方能够给予支持,比如提供更多合适的场所,享受一定的房租补贴,吸引更多人加入到这一行业,更好地实现便民、惠民。”

        本报记者 宗媛媛 文并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