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赋权减负 让街道放开手脚干

        侯江

        ·为街道赋权减负是改革亮点

        ·着力打造安居乐业幸福家园

        街道,是北京这座特大城市的基本单元,是设在老百姓家门口的政府,是服务老百姓的“最后一公里”所在。街道工作面对的都是实打实的问题和纠纷,都是城市管理的难点和痛点。长期以来,“街道是个筐,什么都往里装”,基层工作有多累有多难,从这句话中便能得知一二。

        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北京正处在向高质量发展的深刻转型阶段,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需要呈现新变化新特点,城市基层治理面临一系列新情况新挑战。因为一直有责无权,诸如建设社区幼儿园、建立社区医院、建立养老驿站、执法拆违等涉及不同层面的棘手问题,街道办事处往往力不从心束手无策。好比小马拉大车,使足了劲,效果却不明显。

        正是在这一背景下,针对街道工作存在的职能定位不准、责权利不匹配、内设机构过多过细、机关化倾向明显等突出问题,北京及时发布《关于加强新时代街道工作的意见》,明确提出街道的职能定位,并在街道体制改革、保障和改善民生、社区治理和保障机制等6个方面提出30条改革措施,为街道调整结构、赋权减负、配备力量提供了一整套制度。

        推进城市治理的重心下移,无疑是这次改革的重点;为街道赋权减负,无疑是这次改革的亮点。其中不少措施,都是创新之举。

        权力下放,街道今后可以直接执法。实现“一支队伍管执法”,协管员全部下沉街道管理使用,可以说是北京城市管理的大胆尝试。行政执法权限和力量向基层延伸和下沉,整合现有站所、分局执法力量和资源,组建街道综合行政执法机构,既显示了改革的决心和魄力,也是对未来街道执行力的巨大考验。以前“看得见的管不了、管得了的看不见”,今后,既要“看得见”,也要“管得着”了。

        权力下放,街道的管理队伍扩大了。基层管理资源和工作力量将向网格下沉,街巷长、“小巷管家”和网格员、社区工作者、志愿者、社区专员等基层力量统一纳入网格化体系“组团式”管理,统一调度使用。以前管理多头,群众解决问题难免耗时耗力走弯路,而今,基层治理力量得到规范整合,管辖范围交叉、经费渠道不同、管理标准不一等难题,自然就会迎刃而解。街道工作,说白了将要人有人,要能量有能量,有心无力的无奈局面,自然也就不复存在。

        当然,有多大的权力,就要负起多大的责任。此次改革还要求整合服务热线,对百姓诉求接诉即办。具体做法是整合各类热线归集到12345市民服务热线,建立全市统一的群众诉求受理平台,实现事项咨询、建议、举报、投诉“一号通”。作为“民有所呼我有所应”的前哨站,街道无疑将成为接听热线的“第一人”,必须闻风而动。以前,各种热线电话,各管各的,群众有难题想求解,有困难想反映,还得现查各种电话,如果没能找到最“对口”的那一个,还得来回犯难。往后,只需记住12315,百姓所有的难处,甭管是天花板漏水,还是暖气不热,就算是问到了家。期待这一条通途,日夜有人值守,随时聆听市民心声,街道真正做到接诉即办。

        权力下放,让街道可以放开手脚干。上下齐心,就可以真正把街道打造成群众安居乐业的幸福家园。

  • “爪住商机”

        近日,猫爪形状的玻璃杯火了,因造型独特且数量有限,不少人到门店彻夜排队购买,甚至为了抢到杯子大打出手。如此跟风消费,实不可取。 李嘉

  • 建立个人破产制度值得期待

        胡建兵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深化人民法院司法体制综合配套改革的意见》近日发布,意见首提“研究推动建立个人破产制度”。此前,最高法报告分析,执行案件中约有43%属于“执行不能”案件。

        所谓个人破产制度,是指作为债务人的自然人不能清偿其到期债务时,由法院依法宣告其破产,并对其财产进行清算和分配或者进行债务调整,对其债务进行豁免以及确定当事人在破产过程中的权利义务关系的法律规范。我国迄今为止仅将企业法人纳入适用破产法的主体,未设立自然人破产制度。在司法实务中,遇到自然人债务人全部财产不足以清偿债务时,只能通过诉讼程序来解决该类纠纷。

        随着市场经济的快速发展,个人和家庭参与炒股、炒房,利用贷款投资、信用卡消费的比例越来越高,因这些经济行为造成个人资不抵债的情况,时有发生。当个人资不抵债后,往往出现债主想方设法苦心追债,债务人如惊弓之鸟四处逃债的局面,有的甚至造成家庭的惨剧。

        有了个人破产制度,一旦出现个人无法偿还债务的情况,债权人可以依法申请宣判债务人破产。债务人如果资不抵债,也可以依法申请破产保护,在生活受到极大限制、个人声誉受损的条件下,债务可以得到一定的免除,并据此得到“重新做人”的机会。从这个意义上讲,个人破产制度对陷入严重财务困境的个人或家庭来说,能够起到保护作用,也使那些有诚信的债务人,不至于因一时的商业失败或个人财务的混乱而“不得翻身”。

        个人破产制度,并不会保护“老赖”。因为,有隐匿财产、转移财产等行为的人,不受破产制度保护。

  • 奥赛没夺金 别怪禁奥令

        张丽

        2月25日,第11届罗马尼亚数学大师赛闭幕。最终成绩揭晓,以色列选手排名第一,而中国队无一人获得金牌,最好成绩是获得银牌的第15名,总成绩排名第6。

        消息传回国内,有些自媒体在传播时用了“全军覆没”、“一败涂地”之类的字眼。除了沿袭“标题党”惯常的咋呼之外,更显示出一部分人看待数学国际奥赛时无法摆脱的功利主义色彩。总成绩第六还很差吗?难道只有拿金牌、拿第一才算成功?连体育界都已经挥手跟“金牌至上论”说再见了,怎么有些人还揪着国际奥数比赛的金牌不依不饶?这些刻薄的字眼不仅抹杀了参赛师生所付出的努力,更煽动了一种恐慌情绪,似乎国人的数学水平已经完蛋了。

        更令人惊奇的思维是,不少网友不满之余,把失利的原因归罪禁奥令,要为已经销声匿迹的“奥数班”招魂。

        只是一次数学大师赛没有拿冠军,就让禁奥令来背这个锅,逻辑实在牵强。当年,有若干天才少年在国际奥赛上拿了奖牌为国争光,随之社会上掀起了以“奥数热”为代表的各种竞赛、培训风潮。但其实就算不是业内人士也清楚得很,数学、物理、化学之类的国际比赛,真的是某种程度上的“神仙打架”。如果不是真的有天赋、真的喜欢、真的吃得了苦,只是为了获得择校敲门砖硬着头皮去学、去上价格不菲的培训班,结果或许适得其反。

        数学是自然科学之母,是基础中的基础。在青少年中进行数学基础教育、培养数学逻辑思维绝对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好事。可是,当某些人把奥数班做成一门生意,把数学等基础学科的竞赛等同于“敲门砖”之后,科学精神荡然无存,教与学之间只剩下赤裸裸的功利。短期内也许确实能通过刷题刷出一些尖子生,但长久来看,伤害的是基础科学研究的土壤。所幸当年教育部及时出手,遏制住了“奥数班”的蔓延,体现了教育公平的理念。如今,哪能因为一次国际比赛没有夺金,就要对“禁奥令”发出质疑?各级别的奥赛本就是为真正喜欢且有志于此的学生切磋学术、展示才华而设,金牌不重要,能够以此为契机发现和培养人才才是关键。

  • 点到为止

        张丽

        抹黑“一日游”

        时下正值海南三亚旅游旺季,不法低价团、违规旅行社活动也进入高峰期。在三亚海月广场,不少人散发打着大旅行社旗号的传单推销各种一日游,还声称价格奇低是因为有“国家补贴”。而一些价格正常的项目也暗藏套路,巧立名目强迫消费。景点可以叫“天涯海角”,但监管不能“天涯海角”。不仅三亚,很多热点旅游地区都要打起精神应对黑旅游的回潮。

        标识“看不见”

        近日,重庆一名大学教师在广西北海涠洲岛旅游时,趁落潮私自采挖多片珊瑚活体,并试图装在泡沫箱内带走。当地警方随即将其控制,涉事教师自称不知道挖珊瑚是犯法,表示愿意承担相应责任和处罚。去年涠洲岛就出台了相应法规,并在岛内多处设置禁止采挖珊瑚的标识牌。一个大学老师,不知道保护珊瑚这种常识,也看不见禁挖标志?该回炉重造加检查视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