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高玄意趣殊

        央  尊

        在万事万物中,阴阳二气浑圆和合,生生不息,变化无穷。文章里的阴阳,在乎起伏跌宕。旧体诗中的阴阳,在乎平仄对仗。书法亦如此。古人对书法之阴阳多有论述。汉代蔡邕曾在《九势》中说过:“夫书肇于自然,自然既立,阴阳生矣;阴阳既生,形势出矣。”清代刘熙载《艺概》中说:“书要兼备阴阳二气。大凡沉着屈郁,阴也;奇拔豪达,阳也。”这些说明了阴、阳关系在书法艺术中至关重要的作用。    王羲之《议书》:“二字合为一体,并不宜润,重不宜长,单不宜小,复不宜大。密胜于疏,短胜于长。作字之体,须道正法。字之形势,不得上宽下窄。不宜密,密则如疴瘵缠身,不宜疏,疏则如溺水之禽,不宜长,长则如死蛇挂树,不宜短,短则如踏死虾蟆。此乃大忌,不可不慎。”虽无阴阳一词,但他用对立统一的辩证关系所描述的蕴藏在书法中的对立统一关系,其实即为书法之阴与阳。    《圣教序》云:“阴阳处乎天地,而易识者以其有像”,书法阴阳的“像”——即外在表现在何处?一般来说,不外乎用笔、行笔、结体、章法和用墨。即用笔之圆与方、藏与露、提与按、侧与中、纵与收、直与曲,行笔之迟与速、连与断、静与动,结体之虚与实、疏与密、俯与仰、欹与正、合与开、收与放、轻与重,章法之窄与宽、小与大,用墨之黑与白、淡与浓、燥与湿、润与枯,风格之华与朴、巧与拙等皆为书法之阴阳,这两个层面的相生相克成了中国书法“矛盾律”的重要组成部分。一幅书法作品的和谐统一正好体现着阴阳调和、刚柔相济、中和为美的美学观。当然这种调节绝不是平均、恒定的,而是随着书家个性风格的追求和瞬间创作冲动在具体作品中有所偏侧,或偏于阳刚之美或偏于阴柔之美。    中国书法在早期有两个特点:一是作者在魏晋南北朝之前都是“无名氏”,秦代李斯有名,但是没有直接写在碑刻上,整个汉魏时代,只有屈指可数的四五个人署名;二是材质的“非纸化”,纸张发明之前,书写材质都是硬质的,比如甲骨、青铜、竹木和石头等,其中石质应用最广也最为久远。在大量刻石中,只有极少数为阳文,也就是现在所看到的这些,总数量可能没有千分之一。以阴文为主,拓出来看到的就是黑底白字。说来也奇怪,如果用现在的软件转换为白底黑字,关注的角度就会发生变化,从整体感变为单个字。黑底白字更有整体感。    对于书家来说,一般只看到碑阳,也只看碑阳,其实像《张迁》《曹全》和《张猛龙》都有碑阴,一般都被忽略了。《礼器碑》和《史晨碑》,则阴阳多见。汉碑分碑阳和碑阴,其背景知识对于读帖和临帖有很大帮助。碑阳写正文,是给众人看的,永远都是正面规范、严谨,碑阴则是附属说明,所以很随意,比如谁出的钱、谁刻的字等,因为没那么多限制。还一种是正文写不下就往碑阴写,像《礼器碑》,字太多,就连碑的侧面也用上了。碑阴一般都是韵文,四字韵文,读起来朗朗上口。要把碑阳的严谨当成规范、法度,把碑阴的奇趣当成变化的手法,研究学习碑阳是为了取法学成规矩,其笔法的严谨、讲究、细腻,起笔、行笔、收笔等规范度都是碑的极致,学趣味一般学碑阴。前边法度严、趣味差,死板,后边法度差、趣味妙,两者正好互补。    在青铜器和印章当中,还有极少数是阴阳共生一体的器物。相对来说,印章中出现的要多一些,而青铜器则极为罕见。汉印的材质主要是青铜,所以说,汉印和青铜器是一脉相传的。此件春秋时期宋国的《武生鼎》铭文近二十字,阳文在横向的中间一列,其余为阴文,极其罕见。印章阴阳文并存的有几种形式,二字印一阴一阳,三字印一阴二阳或者二阴一阳,四字印有一阴三阳、二阴二阳、三阴一阳,各臻其妙。    唐孙过庭《书谱》云:“情动形言,取会风骚之意;阳舒阴惨,本乎天地之心。”中国书法美学虽然纷纭繁杂,但从阴阳学说来划分,则不外阳刚之美与阴柔之美,前者强调方、露、直、急、枯等,后者注重圆、藏、曲、缓、润等。刚与柔、动与静是阴阳二气的主要体现,是生命表现的两种基本形式,也是汉字演变书法艺术必不可少的两大因素。写书法时,必须互相包容,互相渗透,互相贯通,互相合作,做到“阴不离阳,阳不离阴,阴阳互济”,当“六合俱臻”时,就会有经典之作。

        碑阴

        碑阴指碑的背面。碑正面刻长篇碑文,碑阴一般镌刻立碑过程和筹资情况,一般门生故吏名字,或列书撰人及石工石师名字,多见于汉碑。通常碑阴书法不如碑阳规正严谨,率真、写意、自然,别有一番意趣。

        阴阳文

        阳文/阴文,现今称呼中国古代刻在器物或印章上的文字,笔画凸起的叫阳文,凹下的叫阴文。古代的称法和现在正相反。因为古代所说的阴阳文,是说印的使用情况,而不是说印的本身。古人是按照印章印在封泥上的印记来称阴文或阳文的,在封泥上呈现的阴文,在印章上却是阳文;在封泥上是阳文的,在印章上却是阴文。因此,为了避免误会,就把阴文称为白文,阳文称为朱文。

        阴阳文,在印面或器物表面同时有阴阳两种文字,字数不限,见证了古人阴阳平衡和辩证统一的观念。

  • “中日名家书法联展”作品选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