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明年我国将发射火星探测器

        “通民心、道民意,在开幕会举行前,我们的委员通道如约而至……”昨天下午,全国政协十三届二次会议首场“委员通道”在大会工作人员饱含感情的开场白中正式开启,包括中国探月工程总设计师吴伟仁、中国联通集团研究院院长张云勇、北京同仁医院眼科中心主任王宁利等9位委员在通道亮相,并就探月工程、5G技术、儿童视力保护等聚焦社会热点与贴近民生的话题接受记者提问,委员们详尽、生动而又不失幽默的作答为今年两会首场通道的开启增添了别样的风采。

        昨天现场记者提出的首个问题是关于嫦娥4号、玉兔2号的工作现状,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探月工程总设计师吴伟仁表示,由于月球背面总是有连续14天的黑夜,温度也会降到零下190多摄氏度,只能让机器处于休眠状态,以便安全度过。“不过前几天机器已经自动唤醒,目前状态良好,现在机器正在向着陆点西北方向前进。”吴伟仁告诉记者,“路上坑多,障碍多,但是请大家放心,我们会保障玉兔2号的安全。”

        吴伟仁表示,从月球上采集的科研数据准备向全国、全世界开放。目前国际上对月球进行了120多次探测,中国进行了5次。中国探月工程有着自己的特点,即起步晚、起点高,投入少、产出多,发射次数少,但是每次都成功。

        在现场吴伟仁还带来了航空航天领域令人振奋的新消息,今年年底我国将准备发射嫦娥5号,实现月球采样、返回,这也有可能成为继美国、俄罗斯之后第三个成功完成此任务的国家,明年我国还将发射火星探测器,实现火星的环绕、着陆和巡视探测。

        在接受采访的最后,吴伟仁动情地说道:“探月是项高风险的事业,深空探测永无止境,充满了风险、挑战和机遇,需要一代代人继续奋斗、薪火相传,希望青少年朋友将来能够投身到这个伟大事业中去,迎接挑战、开创未来。”

  • 明年两会时5G手机将大规模上市

        对于外界关于5G时代的密切关注与好奇,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联通集团研究院院长张云勇表示,明年两会时,5G将全面走入人们的生活,“目前25个省市区正在进行网络试点,央视春晚和今年的两会都进行了5G传输,我们即将进入5G元年。5G终端有两种,一种是机,一种是‘猫’,5G手机长得和大家现在的4G手机没有什么差别,速度却是4G的好几倍,下载一部1G左右的高清大片只需要三秒钟。”张云勇在现场介绍,“5G不仅仅是快,而且非常智能。如果把4G比喻成一条普通的道路,5G就是立体的高速公路,5G终端的‘猫’可以连接家里、办公室里所有的智能终端。下半年5G手机会零星地上市,大规模地上市要等到明年两会的时候,届时大家可以享受到高带宽、高质量、高体验、高智能的5G业务。”

        “我想请问一下张院长,农村很多地方网还不好,对此,你们能不能帮帮忙想想办法?”一同走上“委员通道”的全国政协委员、来自贵州盘县岩博联村的党委书记余留芬现场将这个问题抛给了张云勇。张云勇迅速回应道:“请余书记放心,我们会在农村进行基本的覆盖,肯定能保障农村对电子商务等功能的基本需求。”

  • 故宫将建中国第一所文物医学院

        今年春节期间,故宫举办的“紫禁城里过大年”展览反响热烈,对此全国政协委员、故宫文物医院院长宋纪蓉现场表示,这次展览是故宫有史以来拿出展品最多的一次,有将近1000件,其中很多是第一次提出库房,“我在故宫工作了这么多年,很多文物我都没有见过。”

        宋纪蓉介绍,所有文物展览前都要送到故宫文物医院进行一次全面检查。2016年正式挂牌的故宫文物医院是在故宫博物院文物修复厂和文保科技处基础上建起来的一个现代化的、全中国第一家文物医院。每一件走进文物医院的文物都要建文物修复档案,文物医生们要用现代的分析仪器设备对它们的伤况、病害、材质,进行科学分析监测。在这个基础上,制定出最小干预的文物保护方案。文物医生们采取的是“保守疗法”,可能做小手术,也可能做大手术。在文物医生的精心保护下,它们才能够更好地展示在观众的面前。

        “故宫博物院是中国最大的一座博物馆,收藏有186万件(套)之多的文物,需要几代文物医生来修复完成。”宋纪蓉呼吁,全国还有更多文物处在一种自生自灭的状态,需要更多的文物医院、文物医生。面对文物保护修复人才匮乏的现状,宋纪蓉透露,下一步故宫博物院将和一些高校联合建立中国第一所文物医学院,培养更多文物医生。

  • 将近视眼防控主战场 聚焦在学龄前儿童

        站在委员通道上,全国政协委员、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同仁眼科中心主任王宁利幽默的回答让在场的不少人都笑了,来自同仁医院的王宁利难免被问到视力的问题。他说应该将近视眼防控的主战场和主要群体聚焦在学龄前儿童。

        “如果我请现场戴眼镜的人举手 ,我相信举手的人会是多数。”王宁利一打眼就看出提问记者的眼镜应该在400多度,他说,我国近视眼发病有三个特点,就是小、深、高,小就是发病年龄越来越小,深是指度数深,高是指患病率居高不下,在一些领域近视眼的患病率已经“顶到了天花板”。

        王宁利表示,现在没有单一一项技术就能把近视发病控制住,而是需要多项技术综合使用,多个部门一起发力,近视眼才能得到控制。去年8月,教育部、国家卫健委等8部门联合印发《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提出了到2030年我国6岁儿童近视率控制在3%左右的目标。这个《实施方案》的核心关键词是国家战略、全社会行动,即将近视眼防控从过去的某个部门、某所学校上升到国家层面的全民行动。

        对《实施方案》中提到的“一增一减”,王宁利说,减是减轻用眼负担,增是增加户外活动。“增加户外活动时间,现在的要求是一个半小时到两个小时。有的学校说我们做到了,7节课课间十分钟加上半小时户外活动,时间够了,这是不对的。我们强调的是连续一个半小时户外活动,同时如果只有运动没有户外活动,防控效果是要减分的。”王宁利委员认为,应该将近视眼防控的主战场和主要群体聚焦在学龄前儿童的防控,儿童在学龄前应有150度至170度远视的储备,如果在学前阶段把远视储备都用光了,小学阶段就很容易近视。

        王宁利表示,近视眼防控没有神医,没有神器。对社会上各种防控近视眼的“神器”要把质量把控放在第一位,坚决避免这些仪器设备给孩子们带来视觉上的二次损伤。

  • 在全球卫生合作中体现大国担当

        全国政协委员、原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博鳌论坛咨委与全球健康大会主席陈冯富珍站在委员通道上掷地有声地说:中国在全球卫生合作方面做了大量工作,体现出大国担当。

        陈冯富珍表示,现在经济、人流、物流都是在全球化的时代,传染病的传播也很快。应对这些突发的重大疾病,例如非典、禽流感,还有非洲的埃博拉,都需要国家每一个地区建立自己的能力、自己的系统,就是防控的能力与系统。我国在全球传染病防控方面是引领全球的,我国的应急医疗队都是世界卫生组织第一批批准的,从某种意义来说,这就是世界卫生组织承认我国水平已经是世界一流了。

        “中国在全球卫生合作方面做了大量工作,体现出大国担当。”陈冯富珍说,她在担任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期间还和中国签署了“一带一路”备忘录,致力于推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国际卫生合作,为全世界的老百姓做件好事。新华社供图  

  • 高等教育应努力培养原创型人才

        “国内高等教育的飞跃是我们有底气去创办一所高起点、小而精的研究型的新型大学的原因,西湖大学的诞生不仅仅是应时势之变,更是适应教育之需。”全国政协委员、西湖大学校长施一公站在委员通道上推介起自己的学校,他说,虽然国内的科技已经取得了进步,但在基础研究领域、原创性的研究还不能满足经济发展的要求,尖端核心的技术是买不来的,未来需要培养更多的创新型人才,这是中国教育未来努力的方向。

        施一公介绍,在过去的两年,西湖大学收到了来自世界各地6000多份申请,学校择优聘用了近百位世界级的科学家,这其中有80%是中国自己培养然后输送出去的优秀学子。

        本报记者 左颖 孙颖

        除署名外均为本报记者阎彤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