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张猛新片引发“文艺片”论争

        由张猛执导,王锵领衔主演,周冬雨任出品人并特别出演的影片《阳台上》3月15日全国公映。昨天,导演张猛携主创周冬雨、王锵、曹瑞、李超等在国际关系学院举行发布会,与上千师生一起观影交流。影片引发了现场激烈的“文艺片之争”,有学生直言影片完全“看不懂”,他的这番直言也遭到了多个学生的“回击”,有学生称,文艺片不同于商业片,“不要把电影当商品”;有同学表示,文艺片不同于爆米花电影,需要一定的生活阅历和人生感悟。而主创周冬雨、张猛回应争议也很坦诚,称非常感恩“差评”,直言“文艺片本就存在争议,而矛盾感正是期望观众感受的主题”。

        导演张猛曾以《钢的琴》一片被很多文艺片观众熟知和喜爱。新片《阳台上》根据青年作家任晓雯同名小说改编,以上海老居民区发生的故事为背景,讲述了一直生活在家庭庇佑下的青春期男生“张英雄”,在步入社会后的成长之痛。值得一提的是,《阳台上》采取了胶片拍摄,对于这一点,导演张猛解释,自己喜欢胶片电影的质感,就像时光的流逝一样,充满了记忆和留恋。“我喜欢怀旧的东西,胶片和这部电影的主题很搭配。”

        在映后交流会上,一个学生站起来直言不讳地说,自己本来对这部电影抱有非常大的期望,但观影后倍感失望,只能用“失望”和“烂片”形容观影体验,“我看不懂影片究竟想要表达什么”,更批评影片缺乏一个完整的叙事逻辑,不仅在镜头转场上非常奇怪,就连音乐也很突兀,给自己的感觉非常不适。

        面对言辞犀利的提问,张猛首先对其批评表示了感谢,他解释说,“这部电影讲的是弱者无力地去捅向另外一个弱者,王锵扮演的是生活中的弱者,周冬雨扮演的也是弱者,因为生活的纠纷,两人的命运被交织上。”张猛坦言,“当时我们想要做一个‘不和谐’点儿的东西,可能你的理解是对的,可能我的这种表达让你感受到了。”

        这位同学的言论随后遭到了多位同学的反驳。另一位同学站起来说,“这部电影不能单纯当一个商业片来看,很多同学看不懂我能理解,但你不能骂。”他解释道,“虽然我不是专业影评人,但作为一个普通观众,我看进去了,我感受到了片子里的人想说什么。第一,迷茫;第二,真实;第三,普通人的故事。”他补充说,“我从男主人公身上看到了我自己,他平时的生活,就是我放假时的状态,”对于结局的处理方式,他也给出了自己的解读,“这是一个改编作品,建议不懂的同学可以了解下原著,这是一个弱者之间相互伤害的故事。”

        更有学生影迷发言称,在近两个小时的观影过程中,他跟随导演的镜头、穿过上海狭窄巷弄的老居民区、观望到了那些正在急速发展的大都市中被遗忘的角落,体会到了一个人群“成长的阵痛”,“无论从周冬雨第一次出品就选择了这样的题材,还是导演张猛坚持采用全胶片摄影,都不是冲着‘圈钱’去的。” 

        本报记者  王金跃  

  • 娄烨《风中有朵雨做的云》聚齐黄金班底

        本报讯(记者李俐)由娄烨执导的电影《风中有朵雨做的云》4月4日公映。娄烨携主演井柏然、马思纯、秦昊、陈妍希、张颂文,及监制张家鲁、制片人耐安、编剧梅峰等幕后班底齐聚电影首场发布会,娄烨导演还首次回应了自己影片的“镜头晃动”风格,他直言,这一方面是为了保证表演的自由度,同时也出于自己对于“记录式摄影”的个人追求。

        《风中有朵雨做的云》围绕一座中国南方城市的离奇坠楼案展开。这次发布会是该片第一次以全阵容与观众见面。谈及首次合作的井柏然,娄烨坦言第一次与这位“很帅”的年轻演员见面,两人就在自己的办公室长聊了4个小时,而井柏然也称娄烨是个“很浪漫的导演”,从不直接说对错,而是让演员自己摸索和体会。

        同样是初次合作的马思纯也感同身受,评价娄烨是一位“给演员很大空间去发挥的导演”,“我们在现场跟导演交流得很少,他也不会告诉我们要演什么,我们都是蒙着的状态。”她还表示,一直对在剧组很少听到导演的夸奖而心存遗憾,对此娄烨大方表示,“看到照片的第一眼,就确定了马思纯是片中的小诺,而她的表演也的确做到了。”在片中,相较于以往角色有着很强突破性的陈妍希更表示,“演娄烨的戏会上瘾,会沉浸在角色中停不下来,会享受到演员与角色融为一体的成就感。”

        秦昊与娄烨合作了10年之久,他坦言,面对导演自己是“10年搭档,永远守候”。谈及导演在拍戏中给予演员的自由度,有过多次合作的张颂文颇有发言权,他称娄烨从来不给演员看监视器的“表演回放”,希望他们能自然沉浸角色中不受干扰,也正是出于这份信任,无论大小角色,对于娄烨的影片张颂文永远有求必应。

        在强大的演员阵容之外,此次发布会更难得地请到了电影《风中有朵雨做的云》背后匠心工作的黄金班底,分别是监制张家鲁、制片人耐安、编剧梅峰、录音富康、特效制作王磊、阵容导演张蓉、执行制片人徐乐、剧照师小黑这八位专业电影人。娄烨回忆说,从在飞机上跟张家鲁聊出故事的雏形、再到邀请编剧梅峰做出剧本初稿,以及广州拍摄、后期剪辑等,的确经历了很多艰难的时刻。他坦言,单从技术层面来讲,这都是一个很难拍的电影,而最终能让这个故事以现有的面貌呈现在观众面前,要感谢团队的共同坚守,希望在4月4日上映后,观众都能从中找到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