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让行急救车应成为习惯

        贾亮

        ·占用应急车道现象还很普遍

        ·救护车享有优先通行的路权

        3月3日,一条“北京某重症患者转院,请求相关车辆在特定路段、特定时间段让出爱心车道”的消息,在网络上广泛传播。这是北京地坛医院ICU大夫,向北京交通台《一路畅通》节目主持人发出的求助信息,称3月4日10时左右,将有一名重症患者从北京地坛医院转院到中日友好医院,路线由机场高速北皋入口进市区,途经北三环,呼吁车辆让行。

        时间就是生命,爱心通道就是生命通道。这对病人是一场生死考验,对沿途司机则是一场文明检验。令人欣慰的是,在媒体呼吁下、在交警开道保护下,原本处于拥堵高峰时段的路况出奇地顺畅,转运全程15公里,仅仅用时20多分钟。去年10月,一名重伤儿童由内蒙古转院回京,北京也曾全城让路;这次礼让急救车,再次体现了首都市民应有的高素质,配得上一个大大的赞。

        不过,正如网友指出的,礼让救护车、消防车等应急车辆,究竟应该是早已内化为自觉和习惯,还是舆论关注下的被动选择?要知道,不是每个重症病人都能得到媒体及时关注、得到交警及时护驾,更多的都是突发状况;诸如火灾等危急情况,更无法提前做出安排。

        这个问题值得深思,而并非是为了给一个暖新闻泼凉水。无法回避的现实是,占用应急车道的现象也还同时存在,与全城让路的风尚形成鲜明反差。曾几何时,急救车等特种车辆被堵在路上,任凭警笛撕心裂肺地呼叫,一些车辆无动于衷、岿然不动;好不容易挤出一条车缝,还有社会车辆见缝插针地抢先通过。数据显示,仅2017年,全国查处不避让执行任务的特种车辆交通违法4800多起,查处违法占用应急车道的交通违法174.6万起。

        对于当事司机,避让一下不过是晚几分钟,但对急救车上的病人而言,拖延一刻则可能意味着结束生命。不礼让急救车的行为,自然要受到道德谴责。其实,是否避让,不只是一个素质高低的道德问题,更是一个法律问题。《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五十三条明确规定:警车、消防车、救护车、工程救险车执行紧急任务时,可以使用警报器、标志灯具;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不受行驶路线、行驶方向、行驶速度和信号灯的限制,其他车辆和行人应当让行。交警部门表示,有条件避让的社会车辆如不避让执行任务的特种车辆,将处以记3分、罚款200元的处罚;情节严重的,甚至会按照《治安管理处罚法》第50条之规定,处5日以上10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500元以下罚款。为保障“生命通道”的畅通无阻,需道德和法律同向发力,需教育和惩处并行推进,让所有司机在自律与他律的长期共同作用下,发自内心认同、积极主动践行。

        去年全国两会时,就有代表提交了关于畅通救护车“生命通道”的建议,国家卫健委的答复称,保障救护车优先通行,既体现对生命的尊重,也是法定义务。这次北京早高峰“15公里20分钟”的壮举,体现了对“生命通道”的尊重,但愿礼让急救车,今后能够成为常态,而不需要反复提醒。

  • “亲子照”

        近日,腾讯游戏推出“儿童锁模式”,只有其监护人完成“解锁”并上传合影后,儿童才能进入游戏。要避免孩子沉迷网游,“儿童锁”只是辅助手段,去除孩子对网游的依赖才是治本之策。

        李嘉    

  • 用老百姓听得懂的词

        杨京

        近日,《政府工作报告》起草组的6位同志,讲述了报告起草背后的故事。在谈到写作要求时,他们讲述报告字斟句酌的过程,详解如何“用老百姓的话来说明问题”。起草组同志举了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中“个税起征点”的例子。“个税起征点”本身不是专业术语,只是老百姓的一个习惯性称呼,在财政圈它叫“免征额”,但是《政府工作报告》最后还是采用了“个税起征点”一词,因为老百姓听得懂。

        《政府工作报告》与近14亿人利益息息相关,使用怎样的语言风格,用什么样的词语来说明问题,都要考虑不仅让老百姓易懂,还要易感、易想、易得。为此,起草组同志说,甚至“生造”出一些词汇,以便生动、易懂。近些年,一些“生造词”成了热词和流行词。

        比如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中的“流量‘漫游费’”。在移动通信领域,本没有这个词,只有“本地流量”“省内流量”“国内流量”等术语,但为了形象地说明网民受困于网络流量异地收费,最后使用了“流量‘漫游费’”一词,如今已成人们习惯用语。

        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出现的“创客”一词,极其生动地形容了一类创业人才,当即成为流行热词。2015年的《政府工作报告》还出现“互联网+”一词,将互联网对经济、社会及政府服务的影响推动作用概括得生动凝练。如今我们高频使用的“海绵城市”“蓝天保卫战”等词汇,其实都来自《政府工作报告》。

        《政府工作报告》,是政府向人民交出的一份答卷。努力使用老百姓的话、老百姓听得懂的词,让普普通通的老百姓看得进、读得懂,向人民作答的政治诚意就在字里行间体现出来,这正是处处以人民为中心的生动体现。

  • 每周加一节写字课,不多

        张丽

        今年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胡卫提交了《关于扎实提高小学生写字水平的建议》。胡卫委员表示,虽然汉字书写这几年得到了更多的重视,但放眼全国,不少小学生的写字达不到国家语文课程标准要求。他建议改革课程设置,小学生要从小练毛笔,增加每周一节语文课用于写字。

        巧的是,昨天新华社等媒体也关注到了部分学生语文作业写出了“极限狂草”、字迹潦草到让批改老师怀疑人生的消息。在报道配发的图片中,一份页脚显示为“四年级语文”的卷子上,学生的字迹和地震波形图神似,心电图的形状都比这些“连笔字”整齐。

        遥想当年,师长爹妈总会在耳边谆谆教导:字如其人。人人书写的年代,字就是一个人的脸面。如今进入“键盘时代”,除了签名几乎没什么用到手写字的地方。想看漂亮字体?各种字库随便用。不想当书法家的话,一笔一画地练字成了吃力不讨好的事。

        必然地,这样的风气会影响到中小学生。所以,教育部早在2013年元月就颁布了《中小学书法教育纲要》,对中小学生的书法教育提出了具体要求。而且就在上月,教育部官网在答复“关于中小学生书法进课堂的建议”时明确表示,“对考生书写也提出了要求,在写作题中规定1个错别字扣1分;根据考试部门对高考阅卷情况的分析,在其他方面水平相同的情况下,书写整洁美观的考生得分会略高于书写潦草的考生”。

        那么,仅仅以考试作为指挥棒来促进书法教育就够了吗?方块字我们已经写了几千年,书法作为传统文化的载体,其重要性不必多言。好好写字,不仅仅能带来好分数、好印象,更是对于中华传统文化的一种理解和传承。而优秀的传统文化是国家、民族继承和发展的根本,是精神命脉所系,更不用说优美的书法作品对审美水平潜移默化的影响了。

        在现有每周一节写字课的基础上,再增加一节,多吗?可能在唯应试论的功利主义者眼中,这样的课还不如改成数学英语。但只要看看近年来各大博物馆经典书法展外排起的长龙就知道,人们其实是多么渴望这样的传统文化教育。

  • 点到为止

        侯江

        这位老人被坏人坑骗了

        85岁的阎老先生职业就是医生,因为身体原因早早退休回家。2014年有学生模样的年轻人给他发传单,说第二天有专门针对老年人的讲座,专治冠心病,还有专车来接。阎老先生的老伴正患有冠心病,二人就去参加了这个讲座。从此,他被忽悠着买了多年的“保健品”,没想到竟是不对症的药品,还禁不住劝说一次预购一年,结果对方失联。这种坑害老年人的坏人,上天入地,也该把他揪出来“伏法”!

        这位老人被好人温暖了

        几天前,成都一家福利院78岁的瞿培基老人在小树林散步时,不慎将装有身份证、存折、社保卡及8100元现金的钱包遗失。四位在附近做翻栽树木的村民简开文、张仁义、张仁法、刘青林发现了钱包,将钱包送到派出所。瞿大爷送上锦旗和2000元酬金。四人拒绝了:“我们不图这个!老人家不容易,既然要还这个钱包,就没想过要一分!”希望拾金不昧、敬老重德的正能量,能感染更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