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今年对教育医疗住房饮水全国摸底

        “作为脱贫攻坚的专责部门,我们深感责任重大、使命光荣、压力山大。”国务院扶贫办主任刘永富在上午召开的全国人大“攻坚克难——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主题记者会上透露,今年计划针对义务教育、基本医疗、住房安全、安全饮水四方面,进行一次全国摸底清理,建档立卡,逐项、逐人、逐户的对账销号。

        253个县脱贫摘帽反映良好

        新华社:在如此大规模的减贫速度下,脱贫质量如何保证?

        刘永富:不能因为时间紧迫、任务艰巨,我们就不顾质量。我们对脱贫是有严格标准和程序的。从标准看,贫困县、贫困村的退出看的是绝对贫困人口数量,中部地区贫困发生率要降到2%以下,西部地区降到3%以下。贫困户的脱贫,就是讲“一二三”,一个收入、两个不愁、三个保障,到2020年时收入达到4000元钱左右,并且不愁吃、不愁穿,基本医疗、义务教育、住房安全有保障,必须达到这个标准才能申请退出。

        从程序看,贫困县的退出,要由县里申请、市里初核、省里核查、国家抽查;贫困户的退出,也是要村里提出、本人认可。

        此外,我们还有严格的考核评估。2016年和2017年,我们已经宣布了253个县脱贫摘帽,目前看社会反映良好,第三方评估中90%以上的群众是满意的。

        全国摸底清理 逐项逐人逐户对账销号

        农民日报:下一阶段的脱贫工作部署是什么?

        刘永富:在面上,今年,我们要对照“两不愁、三保障”的标准,在义务教育、基本医疗、住房安全、安全饮水四个方面,进行一次全国摸底清理,建档立卡,逐项、逐人、逐户的对账销号,防止出现遗漏。

        在点上,今年要聚焦深度贫困地区,特别是“三区三州”,加大投入与帮扶。同时,坚持问题导向,对中央巡视发现的问题和考核评估发现的问题以及各方面发现的问题,包括媒体监督发现的问题,进行认真整改。

        坚决纠正借着扶贫敛财

        中国扶贫杂志:对于乱贴扶贫标签的现象,您如何评价?

        刘永富:这类情况虽然不多,但确实存在,你们叫“蹭热”。总体上,中国做脱贫攻坚还是真实认真的,但确实有少数人打着扶贫的旗号去敛财,也有地方打着扶贫的旗号去举债。对于打着扶贫的旗号去敛财的行为,我们要予以纠正,发现一起,查处一起。

        全国已建3万扶贫车间

        农视网:对于易地扶贫搬迁人口的再就业有什么考虑?

        刘永富:1000万“建档立卡”贫困人口的搬迁任务在今年要完成,具体到今年的目标就是280万人。这么大一批数量的人口搬迁,是一项系统工程,百姓更需要一个适应过程。比如,烧柴的问题、做饭的问题,生活习惯、思想观念、生活技能都在变。怎么解决?主要有两条:一是因地制宜地发展产业,二是进行培训打工。我们已经在西部省份和东部省份之间建立了劳务协作,多送贫困人口到东部,出去一部分。此外,在当地建扶贫车间,让搬迁人口可以留下一部分就近就业。目前,全国已经有3万多个扶贫车间,有200多万人在里面就业,其中贫困人口接近100万。

        考核整改和巡视整改今年将结合

        央视:这两年在扶贫领域的考核监督中发现了哪些问题?

        刘永富:对于脱贫攻坚,有两个唯一:一是由中西部22个省的省委书记、省长向中央签署责任书,立下“军令状”;二是对脱贫攻坚进行专项巡视。这两个唯一,表明了中国脱贫攻坚的决心和信心。

        中央专项巡视主要发现了四方面问题:政策责任落实不到位,贯彻精准方略不到位,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突出,深度贫困问题艰巨。现在各地、各部门都制定了方案,正在整改之中,4月底前要向中央提交报告。

        一年一度的考核工作,有省际交叉考核、第三方评估、记者暗访、绩效考核四项,再加上脱贫攻坚民主监督以及平时发现的各类问题,每年都要把这些问题通报给地方进行整改。目前实地考核已经结束,正在汇总问题。这个主要是查责任落实、政策落实、工作落实的情况,查贫困识别是不是准确,帮扶是不是精准,退出是不是保证了质量,群众满意度到底怎么样,资金管理使用到底怎么样。今年,我们计划把考核整改和巡视整改结合起来,同时要求问题清单反馈地方整改后不搞层层搞督查,并要留出三个月的整改时间,做到严管和厚爱相结合。

        本报记者 赵莹莹

  • 在数据保护前提下率先开放交通等数据

        “大数据”是这两年政府工作报告中的热词。昨天下午在代表团审议政府工作报告时记者注意到,多位全国人大代表聚焦数据安全,建议尽快加强数据安全立法。

        ■张近东代表

        引导数据共享服务与公众需求

        “近年来,用户隐私泄露造成的危害越来越明显,有感于此,今年我带来的建议案中,首先就将焦点放在了数据产业的合规合法发展上。”全国人大代表、苏宁控股集团董事长张近东,在采访中先给记者讲了他搜集的两个数:公开信息显示,2011年至今,已有11.27亿用户隐私信息被泄露,包括基本信息、设备信息、账户信息、隐私信息、社会关系信息和网络行为信息等。2018年9月,中国消费者协会发布的APP个人信息泄露情况也显示,遇到过个人信息泄露情况的受访者占85.2%。

        张近东表示,在目前的数据应用领域,由于企业数据保护意识不足加之我国相关立法滞后,个人信息的泄露与滥用层出不穷;而政企之间、行业之间、企业之间的数据缺少交互共享的规范和标准,形成了“信息孤岛”;跨境数据的保护和合法共享更是缺少有效的国际沟通交流机制。

        “我建议,由国家相关部委牵头,联合互联网技术供应商和互联网服务企业,加快制定数据安全法律法规、安全保护配套标准,从信息的收集、存储、处理、传输、共享、删除等全生命周期管理的角度制定完善的法律体系,确保数据安全。”张近东提出,有了数据保护后,还要提高其利用效率。可设定激励机制,引导数据共享服务与公众需求,对于公众迫切需要的,如交通信息、环境信息等数据,率先推进开放共享。

        ■周云杰代表

        物联网要体验也要安全

        全国人大代表、海尔集团总裁周云杰,近年来也持续关注互联网数据安全问题,其中既包括消费者的消费数据,也包括工业互联网工业数据的信息安全问题。

        “在物联网时代,物联网数据方面的安全立法要强化。工业互联网数据安全很重要,可以说关乎国家信息安全。”在周云杰看来,物联网的数据应用,既要让消费者得到更好的体验,也要保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既要让各企业在开放的工业互联网平台上共创共享,也要保护工业数据的安全。

        周云杰表示,保护数据安全分为三个层面:一是立法层面,建立针对工业互联网数据安全的法律体系;二是技术层面,能够保护个体数据的信息安全;三是文化层面,要建立一种尊重消费者、尊重数据知识的文化。

        ■郑杰代表

        数据出境应有安全评估

        “目前世界范围内网络攻击、勒索软件、数据泄露等网络安全事件频发。同时,被泄露的公民个人信息经过加工、转卖,可能会被用于网络诈骗、敲诈勒索等违法犯罪。”全国人大代表郑杰也提出,数据安全关系网络安全、国家安全、公民个人隐私权益和社会安全稳定,应加快制定数据安全法。尽管我们有网络空间主权,但网络空间主权不等同于数据主权,它指的是一国对本国的数据及本国国民跨境数据拥有所有权、控制权、管辖权和使用权。

        郑杰建议,要确立数据主权,明确数据安全法的管辖范围;明确境内运营中收集和产生的个人信息和重要数据应当在境内存储;完善数据出境安全评估机制,将机制的适用范围从网络安全法规定的关键信息基础设施运营者拓展至网络运营者;要将相关国家、企业、组织、公民利益的数据活动纳入数据安全法管辖范围。本报记者 赵莹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