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高职院校可定向培养更多人才

        政府工作报告今年首次将“就业优先”政策置于宏观政策层面。如何更好的实施“就业优先”?全国人大代表、首都师范大学副校长方复全提出建议,北京很多高职院校可以为社会定向培养很多高职人才,可以为市场投放一些符合需求的高素质人才。

        政府工作报告在今年经济社会发展的主要预期目标中明确提出,“城镇新增就业1100万人以上”。对此,方复全结合自己的实际工作表示,像是服务业、旅游业一类的劳动力密集型行业,其实对于人才的市场需求都很大。但是现实的情况却是,市场找不到符合需求的人才,存在着巨大的人才缺口;而另一方面,一些不能满足市场需要的毕业生又找不到工作。要想解决这方面的矛盾,就需要高校在定向培养人才方面下功夫,同时大力发展职业教育。“其实职业教育在培养人才方面有很大的空间。北京有很多高职院校,这些学校可以为社会定向培养很多高职人才,可以为市场投放一些符合需求的高素质人才。”一些“985”非师范类院校也可以培养一些师资人才,集全社会之力来培养优质的师资力量。

        此外,方复全还提出,在自主招生方面,希望能够给予高校更多的政策空间。他以北京的情况为例解释说,在北京,每年参加高考的本地考生人数还不到10万人。但实际上,高校能够培养人才的能力其实远远高于考生的数量。但是对于北京市属的一些高校而言,却受到了招生名额的限制,以首师大为例,7成左右的名额都只能招收北京本地的学生。“所以,希望北京的市属高校能够有一些政策空间。从促进京津冀协同发展的角度而言,是否可以放开一些,允许市属高校招收一些河北的学生,进一步扩大河北的招生比例。     

        本报记者 张楠  

  • 提升职业教育门槛 细化专业设置

        “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既有利于缓解当前就业压力,也是解决高技能人才短缺的战略之举。”昨天下午,全国政协民建第八组的几十名委员围绕政府报告中的“职业教育”话题展开讨论。“很多人认为读职业学校最高只有大专学历,毕业出来只能打工,看不到发展前途。” 全国政协委员、民建中央常委、中华职业教育社副理事长苏华的话“点燃”了委员们的热情,近一个小时的讨论,委员们纷纷给困境中的职业教育支招:提升职业教育门槛,让更多的优秀人才走职业教育之路,规范细化专业设置,还需要下更大力气。

        苏华委员

        大幅提高高职本科招生指标

        “我国每年高校招生人数达700多万人,职业教育人数仅300多万,2012年到2017年,我国中职学校招生六年累计减少231.44万人。”苏华委员的一席话道出了当下职业教育的尴尬现状。“我国中职学生只能通过普通高校职教师资班和高职班对口招生统一考试升入本省的本科高校,和高考统招的学生相比,职业教育学生深造的渠道只能说是羊肠小道,急需拓宽。”苏华表示,应大幅提升职业教育高考本科招生指标数,实现两类高考在本科招生计划数上大体相当。扩大普通高校应用型专业在全国招生计划中调整面向中职毕业生比例,“双一流”高校、“985”高校等重点院校中的应用技术型专业也应探索确定一定比例面向中职招生,让更多的中职毕业生通过职教高考得到更高层次的培养。

        孙洁委员

        加强在职技术工人继续教育

        “仅仅关注职业院校中的年轻人是不够的,还要关注那些已经在岗的职业技术人员,要组织专门力量对他们进行继续教育。”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保险学院副院长孙洁委员接过话茬儿。她表示,职业教育的生源目前较为单一,大多为16岁至20岁左右的年轻人。如果生源能够多元化,对中国材料行业的发展将大有裨益。

        孙洁说,相比于职业学校目前的生源,一线技工拥有更丰富的经验,如果能够加强在职技术工人继续教育,增加这一人群自身附加值,将会对职业教育起到很好的助推作用。“如果接受职业教育的群体能够多出能工巧匠,相信这些人才不会没有市场,也可以给想要走职业教育之路的孩子和家长一个很好的启示。”孙洁建议,将职业教育就业和出口分管权尽可能交到人力资源管理部门,进而使职业教育人才培养更符合市场需求。

        本报记者 张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