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冰雪运动对年轻人有很强吸引力

        2018年,冬奥组委体育部联合国家协会举办了系列国内技术官员培训班,全年培训达1000人次;到2022年赛前,这项工作将连续进行……昨天下午,在全国政协小组讨论会间隙,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冬奥组委体育部副部长王艳霞接受本报专访时说:“我们目标明确,正在为举办一届精彩非凡卓越的冬奥盛会做准备。”

        充分发挥社会体育组织的功能

        王艳霞说,“我特别关注到政府工作报告中对体育方面的表述:‘广泛开展全民健身活动。扎实做好2020年奥运会、残奥会备战工作,精心筹办北京冬奥会、冬残奥会,办好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人民群众身心健康,社会就充满活力,国家就繁荣兴旺。’字数不多,但分量很重,也为我们体育人的工作指明了方向。”

        作为政协委员,又是体育人,王艳霞今年带来了“扶持体育社会组织健康发展,助力全民健身国家战略”的提案。王艳霞认为,全民健身活动的主要组织者是社会体育组织,如项目协会、体育健身站点、俱乐部等。所以,只有充分发挥这些组织的功能,才能让群众体育活动既有科学化的管理,又能丰富多彩,满足全民健身需求。

        聘请国际滑联技术官员授课

        说到精心筹办北京冬奥会,王艳霞说,2022年冬奥会、冬残奥会是我国重要时间节点的重大标志性活动。当前,筹办工作正在扎实有序推进,并获得了国际社会的高度评价。

        在冬奥会赛时,按照国内技术官员岗位需求数量,以此为目标,北京冬奥组委体育部与国家协会密切合作,举办各分项的国内技术官员培训班,共同筛选制定学员大名单。此外,在确定测试赛赛事方面,也与国家协会、国际单项体育组织三方共同协商,达成一致才能确定。选择的赛事既要满足测试要求,又要与国家队备战相适应。

        在国内,遴选包括国家级裁判、国际级裁判在内的技术官员,作为学员进行培训。聘请的讲师不仅来自国家协会,还包括来自国际单项组织的官员。像花样滑冰的培训,就聘请了国际滑联的技术委员会主席来授课,授课内容直观精准。“在世锦赛中,怎样执裁、判罚,都是通过真实案例回放录像详细讲解。”

        王艳霞介绍,培训内容包括竞赛规则、岗位职责要求及英语水平等。同时,针对竞赛核心团队进行了系列培训。这个系列培训内容包括参加国内、国外顶级赛事的影随计划、实战培训。这些培训主要瞄准赛时需求,目的明确。在国内技术官员培训中,建立学员档案,记录学员表现,包括专业知识和英语水平,以及在上课当中认真敬业的态度。排名靠后的学员,获得在冬奥会上工作的可能性就比较低,直至被淘汰。

        北京冬奥遗产惠及市民

        王艳霞表示,北京冬奥会申办成功点燃了民众对冰雪运动的热情。“我们身边的同事或邻居的小孩,很多在打冰球、滑雪。在刚刚过去的冬季,各大公园的冰场更是场面火爆。”

        冰雪运动时尚炫酷,精彩刺激,这些特点对年轻人有很强的吸引力。北京冬奥会七个大项的场地设施,也将作为冬奥会的遗产惠及市民。希望青少年积极参与冰雪运动。本报记者 龙露  

  • 把握冬奥契机 把北京乡村推向世界

        过去的一年,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国际城市发展研究院院长连玉明调研走访了100多个村落。走过的村落里既有刚刚完成脱贫攻坚的村落,也有历史文化名村、特色小镇。接受记者专访时,连玉明建议,推动首都乡村振兴跟城乡融合,把城市的资源向农村转移,用好冬奥契机,把北京的乡村推向世界。

        将脱贫攻坚向乡村振兴延伸

        连玉明介绍,去年他调研走访了100多个村落,走访过程中,他最关注的是脱贫攻坚过程中怎么进行可持续发展的问题,特别是明年脱贫攻坚完成以后怎么办,怎么将脱贫攻坚战略向乡村振兴战略延伸。连玉明表示,这需要加大城乡融合发展,使城市资源和农村资源进一步对接。比如,脱贫攻坚过程中第一书记制度非常重要,实际上第一书记都是城市资源,是城市的干部到乡村,是城市资源和农村资源的一种新的配置。第一书记起到的作用非常大,可以说“脱贫政策落实好,第一书记是法宝”。连玉明认为,第一书记在脱贫攻坚后进一步形成机制,这将是一个很重要的趋势,也就是脱贫攻坚过程中乡村治理从乡村自治向多元自治来转型。

        特色小镇是城乡融合的载体

        “中国文化的基因大部分在农村,这些基因的载体就是农村的村落,村里的建筑、文化、生活方式等。虽然住建部公布的传统村落已有6799个,但从实际情况看,需要保护的传统村落却远远不止这些。”连玉明认为,努力保持传统村落的完整性、真实性和延续性,是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首要任务。对此,他建议,尽快把《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保护法》提上国家立法议事日程,加快《文物保护法》《非物质文化遗产法》的修订,加紧研究制定《传统村落保护法》,逐步形成完整的历史文化遗产保护法律体系,以提升立法层级和法律约束力,推动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的整体性保护。同时,要加快制定和全面实施传统村落保护标准,健全完善传统村落保护机制。

        连玉明认为,城乡融合的载体就是特色小镇,特色小镇不等同于小城镇,其核心在“小”,关键在“特”。特别是对于有条件转型的工矿区和古村落,要更加注重对工业遗产与传统村落的保护和合理利用,不能推倒重来;要特别强化与原住民的融合发展和活化利用。通过调查研究,连玉明认为,特色小镇是新型城镇化和乡村振兴双向推进过程中的战略支撑点,是城乡融合发展的嵌入式创新平台。高质量、特色化、可持续推进特色小镇建设,必须坚持因地制宜、遵循规律、产城融合、守住底线的原则,当务之急是研究制定特色小镇发展的“负面清单”。也就是说,除“负面清单”禁止的以外,其他均可以交给市场,政府不宜过多干预。

        要把城市资源向农村转移

        连玉明说,北京的乡村,是大城市化的边缘地带,它和大城市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现在需要的是首先在城市中找到乡村的基因,在乡村中找到城市的基因,让他们融合起来,更重要的是要把城市的资源向农村转移。连玉明表示,北京应该推动城乡规划的一体化,城乡基础设施的一体化,城乡产业发展的一体化,城乡治理的一体化,城乡公共服务的一体化。“五个一体化”是推动首都乡村振兴跟城乡融合的关键问题。乡村振兴、城乡融合,绝不应该单打独斗,应该需要有顶层设计,或者说需要更高层级的顶层设计,需要建立个首都的体制,统筹发展。乡村振兴不能分散化、碎片化,不能搞项目的就地平衡,要统筹发展。

        连玉明表示,世界级城市群应该是以特大城市为核心,大中小城市、城镇乡村协调发展。一定要实行城市反哺乡村,乡村又成为支撑城市发展的战略平台,这样的话,人口、功能才能均衡化。北京农村是有很大优势的,集中体现在都市农业潜力巨大、文化旅游融合发展,比如长城文化带,涉及6个城区几十个乡村,还没有真正开发出来,有许多“长城脚下的美丽乡村”,非常具有价值。

        连玉明建议,北京的乡村振兴和乡村发展,要用好冬奥会这个契机,把我们的乡村推向世界,这样乡村振兴的抓手就抓到了,这是一个巨大的机遇。

        本报记者 孙颖 文并摄  

  • 中信银行拟公开发行不超400亿元可转债

        2019年2月27日晚,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中信银行”上海证券交易所代码:601998)披露公开发行A股可转换公司债券募集说明书。募集说明书显示,公司拟发行可转债总额不超过人民币400亿元(含400亿元)。本次发行可转债的募集资金将用于支持未来业务发展,在可转债转股后按照相关监管要求用于补充该行核心一级资本。

        近年来,中信银行资产规模快速增长,盈利能力不断提高。面对宏观经济现状、金融脱媒、利率市场化、互联网金融冲击、同业竞争进一步加剧等经营挑战,中信银行加快经营转型,在传承传统业务优势基础上,围绕“轻资本、轻资产、轻成本”发展导向,推动从规模增长型向效益增长型发展模式转变,积极优化业务模式,对现有公司金融产品进行整合,加大产品和业务模式创新力度,强化营销和服务渠道互通互融,发挥资源整合优势,提升公司金融综合服务能力。

        募集说明书披露,中信银行的主要业务是公司银行业务、零售银行业务、金融市场业务及其他业务。2015年至2018年,中信银行实现净利润分别为417.40亿元、417.86亿元、428.78亿元和445.13亿元,公司经营业绩保持了稳定发展的势头。未来募集资金的到位和资本及时有效的补充,将有利于中信银行进一步提升资本充足水平和盈利能力,增强风险抵御能力和核心竞争实力,实现良好的经营业绩和财务表现。

        在此之前,中国证监会于2018年12月25日出具了《关于核准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公开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的批复》(证监许可〔2018〕2168号),核准中信银行向社会公开发行面值总额400亿元可转换公司债券。中信银行表示,本次可转换债发行将向原A股股东优先配售,优先配售后余额部分采用网下和网上相结合的方式发行。

        据公告显示,本次中信银行公开发行A股可转换债券采取承销团以余额包销方式承销。中信证券、中金公司作为联席保荐机构和主承销商,中信建投证券、中银国际证券、瑞银证券和高盛高华证券作为联席主承销商,将助力中信银行可转债的顺利发行。

        业内人士认为,中信银行作为具备强大综合竞争力的全国性商业银行,将借助此次可转债发行实现公司竞争优势再次飞跃,从而进一步增强公司行业竞争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