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跃苦难而生

        “1955年我去了巴塞罗那。在美丽的高迪公园中……我浑身战栗。我知道,我注定有一天要建立属于自己的欢乐花园,天堂的一角,人与自然的交汇处……在我着手塔罗花园工程的第一刻,我就明白这将是一段险象丛生、困难重重的旅程。但我对此着迷,建造这座花园都是我的宿命。” ——妮基·圣法勒

        ❸著名的公共艺术作品

        上世纪70年代开始,圣法勒满怀热情地投入大型公共艺术项目。在她的眼中,创作的目的之一就是给生活带来欢乐、幽默和色彩。1972年,她受耶路撒冷市长的委托,在社区里的儿童游乐场搭建了一件巨型雕塑Golem。这只巨大的怪物嘴里伸出三条代表不同宗教的红色舌头,用滑梯的设计方式呈现。之后在加州一所大学里,她建造了一件太阳神雕塑。1983年,在法国总统弗朗索瓦·密特朗的邀请下,圣法勒和她的丈夫丁格利在巴黎蓬皮杜中心的门口创造了斯特拉文斯基公共喷泉。而妮基·圣法勒的公共项目中具有代表性的是“塔罗花园”,“塔罗花园”因其内部包含不同的雕塑和建筑均以塔罗牌的符号为原型而得名,从1979年开始建造,共历时20年,也是妮基·圣法勒投入毕生最大精力的大型公共艺术作品。她将早期的经历整合进入塔罗花园,形成一个新的合成,是一种可见的自然和谐的思想。圣法勒曾说:“如果人生是一副我们生来就不知道规律的逻辑,我也必须自己出牌……我相信这里包含着人生的密码。”由她设计的塔罗牌角色的雕塑,及从她艺术发展出有建筑功能的雕塑,形成一个集结人生观念,富含艺术、神话、宗教、文学的雕塑矩阵。

        圣法勒的艺术成就远不止于此,她还尝试用电影的方式进一步拓展自身的创作实践,抑或用不同的表演和媒介形式尝试打开自己的心结,将自己的故事和经历作为蓝本。1975年,她自编自导自演了电影《比夜晚更长的梦》,她的女儿劳拉、让·丁格利等亲友也纷纷助阵。除此之外,通过对平版印刷、丝网印刷及蚀刻版画进行创意实验,圣法勒也创作了许多平面艺术作品。她所用的颜色大胆鲜亮,所创作的主题丰富多样。她以平面艺术为媒介,表达有关性别、音乐、政治以及她自己个人经历和艺术的思考。终其一生,圣法勒从未给自己的艺术表达和创作途径设立限制,反叛、不羁、自由、充满力量,创新是她艺术创作中不断坚持和实践的真谛,直至她因为严重的肺部,需要每天带着氧气瓶生活,她也不愿意放弃思考和创变。

        ❹加州的最后时光

        医生的建议给圣法勒的生命迎来了新的契机,上世纪90年代早期,严重的肺部已经让圣法勒的身体难以承受和负荷,医生建议她移居美国加州。以此,圣法勒在加利福尼亚开启了全新的生活,圣地亚哥的海风、天气和人文,也给圣法勒晚年的创作带来新的灵感。《加州日记》系列以这一时期的生活点滴和文化碰撞为蓝本,记录了她对新环境、风景、人和生活本身的沉思。在美国的十年间,圣法勒在圣地亚哥还创建了自己的艺术工作室,也建造了一个新的雕塑花园——《卡拉菲女王的魔法圈》(1999 -2003)。圣法勒与艺术为伴的日子直到2002年,她在圣地亚哥离世。

        回顾妮基·圣法勒的一生,她曾以“射击艺术”引发艺术界的轩然大波,并以此跻身当代艺术重要之位。她所创作的女性形象试图建构“女性的权利”,成为上世纪70年代最强有力的社会抗争。她热衷于分享快乐,用毕生的经历,建造了数个大型公共艺术建筑。其中“塔罗花园”已经成为不可比拟的艺术史经典。她的作品受到公众的普遍喜爱,但在“欢愉”的表象之下,是这位伟大女性艺术家真实的经历,勇敢的抗争,以及无私的爱。似凤凰涅槃,妮基·圣法勒以苦难为尘,跃苦难而生。她受尽身体和精神疾病的折磨,但艺术创作给予她愈合的力量。她一生与苦难抗争,最终她用艺术的方式找到打开宝藏和生活真谛的钥匙,并将这种对艺术的热情留在这个世间,延绵不断地影响和滋养他人。(34-35版图片由今日美术馆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