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当美式女性主义遇到法式诱惑

来源: 北京晚报     2019年03月08日        版次: 36     作者:

    《法式诱惑》

    (美)伊莱恩·西奥利诺

    南京大学出版社

    ▌张玉瑶

    不管从哪个方面来切入阅读,《法式诱惑》都是一本趣味盎然的书。这本书堪称一座法式生活万花筒,从大到政治外交、文化风气、城市建筑,小到香水、美食、美女,对法国这个全球心目中的“诱惑国度”进行了一场近距离的观礼与剖析。此类国家文化读本或许并不鲜见,但尤妙的是,作者伊莱恩·西奥利诺是一位长年驻法的美国《纽约时报》资深记者,这让她获得了与各行业领域大咖一线对话的丰富资料,也让这本书获得了法式、美式两种文化碰撞的视点。在这一视点的观照下,诸多社会议题款款展开了别样的风情。

    “诱惑”一词的法语是séduction(动词séduire),伊莱恩发现,比起英文中的seduce(勾引、诱奸)是个含有负面意思的词语,这个与之相类似的拼写在法国却是个极为惯常广泛的正面向的表达,不只是性意义上的:广告和美术馆需要“诱惑”民众,总统需要具有“诱惑能量”,甚至军事、外交上也可以开展“诱惑行动”。一个人如果被视为有“诱惑天赋”,代表他具有某种迷人的魅力,或是气质过人,或是有温柔细腻的谈话技巧,能以无懈可击的逻辑说服别人。对一个人来说,这是绝佳的赞赏,而对法国来说,也不仅仅是一种追求优雅和趣味的国民性格,亦是维持国家文化输出与影响力的重要环节。法国电影、美食、时尚业、人文哲学等为全球追捧效仿,无一不是对这种“诱惑精神”的实践。

    伊莱恩与家人定居巴黎后,也毫不例外地被这个国家无处不在的诱惑所召唤,但当这种关系涉及两性关系时,她常面临难以理解的处境,而这种“美式女性主义”与“法式诱惑游戏”之间的微妙龃龉,也是笔者感到饶有意趣、最值得琢磨的内容——即便同属政治上的“西方”,其中也分歧巨大,一个“政治正确”的话题到了另一文化语境中,还会有一种解法。

    有一次,法国国务委员苏菲-卡洛琳邀请伊莱恩上门做客,伊莱恩发现,就算在家,苏菲-卡洛琳也穿着正式优雅,因为“要永远把自己打扮得有模有样”——“为什么下楼买份报纸也要稍微打扮一下,因为有那么一点几率,会有一位橱窗清洁工人对我吹口哨。”这让伊莱恩感到诧异,因为如果这种“吹口哨”的场景出现在美国,就是侵犯女性的空间,“作为女性主义者,会觉得受到侮辱”。苏菲-卡洛琳却不这样认为,她觉得,这会让她感到受赞赏,心情会因此靓丽起来。的确,法国人似乎非常习惯于这种街头的“看与被看”,男性会并不避讳地注目凝视甚至用言语赞美优雅美丽的陌生女性,这些女性也不会感到被骚扰,反而很受用,将其视为开启沟通的绅士致意,而不是警惕地当作荷尔蒙作祟。

    在职场上也是如此,人们也更欢迎那些“迷人”的女性,而不是优秀认真但看起来过分严肃的女性。以政治正确的眼光看,这是一个充斥了性别意涵的、对女性不公正的环境,但根据伊莱恩的调查,许多在事业上颇有成就的法国女性都认为,发挥女性魅力在日常生活中是一个方便的工具。她们认可美国职场环境严肃认真、直接高效,但缺乏人情味,甚至纷纷表示绝对不愿意被认为是板起面孔的“美国式的女性主义者”。尽管伊莱恩提醒她们这种诱惑思维某种程度上会让女性在职场上永远低一等,她们还是难以完全理解美国人对政治正确的偏执,认为对性骚扰的过分恐惧会抹杀让男性与女性在职场上真正相处的可能性。

    即便是在政治上,法国人也有另一套价值观,总统和政治高层的家事都可以当作国家大事的一部分进行讨论,这是从路易十四、拿破仑时代就继承下来的传统,直到今天历任总统的情事也会被津津乐道。如果总统有情妇,并不是一件丑闻,反而证明他是个有男性魅力、健康强壮的人,完全有能力治理国家,是个增添人气的加分项(比起老总统密特朗、希拉克等,前总统萨科齐就被认为缺乏这种魅力,不“法国”)。故而法国人对克林顿的白宫绯闻在美国竟能引起巨大批评声浪感到不解,相反纷纷赞扬其“性爱活力”。但这一点,难免随着国际交往加深而产生矛盾。譬如曾担任法国财政部长的斯特劳斯-卡恩,长年以其与多位女性的暧昧关系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但当其担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后,在这个国际机构里遭遇了“英美式的道德规范”,被指控出轨和下属有染。尽管法国国内精英阶级不分左右派全部维护斯特劳斯-卡恩,认为外界不该干涉其私生活,但在日益透明化和政治正确的今日政坛,这种古老的行为规范是否还能站住脚,还要打一个问号。

    伊莱恩常常感叹,面对法国万象感到惊异,缘于自己有一双“太美国的眼睛”。这里她所说的“美国”,不仅是国籍身份,更是一种文化站位,一种“美式政治正确”、“美式女性主义”的代言(伊莱恩在这一点上做得很审慎,不忘记加上“美式”的定语。这也启示了我们去思索,我们惯常习用的政治正确、女性主义是从何处舶来的理论资源)。当然,包括谨防职场性骚扰在内的一些与女性有关的议题在今天已成共识,早已溢出了“政治正确”的边界,就算美式女性主义在法式诱惑面前看似施展不了拳脚,仿佛一拳打在软绵绵的棉花上,也不意味着对其正确性的否定;但从另一方面,这本书提示我们的是,要看到不同文化形态间的差异,特别是,区分这种差异是表面的还是深层的。

    法国的诱惑文化有其深刻的社会、历史、宗教原因(譬如被认为缺乏美国人的清教传统),在两性问题上亦然,不是“政治正确”所能一言以蔽之。如苏菲-卡洛琳等今日法国女性打扮优雅精致,在办公室里散发魅力,绝不仅仅是为了给男性观赏评说,更源自她们从事业中获得的干练自信——甚至更自信,相信自己的魅力让男性由衷拜服。面对两性议题,她们没有像美式女性主义那样警惕性十足,而是选择更放松、更幽默、更游刃有余地化解,谁说不是另一种女性主义呢?别忘了,女性主义经典之作《第二性》的作者西蒙娜·德·波伏娃,也是一位法国女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