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生二胎也有30天生育假奖励

        本报讯(记者张蕾)生一胎时按照国家规定已享受了30天的生育产假奖励,那么生二胎时能否再次享受?宋女士在生二胎期间就因为多休了30天生育奖励假而被单位解雇。昨日,朝阳法院做出一审判决,认为根据《北京市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的规定,北京市企业的女职工,无论生育一胎还是二胎,无论是否晚婚晚育,只要是按规定生育的,都可以享受生育奖励假30天。因此认定公司属违法解除劳动关系,应支付宋女士赔偿金21000元。

        宋女士此前就职于北京某装饰公司。在公司工作两年半后,2017年6月,宋女士怀了二胎,并于2018年2月14日至2018年5月22日休产假98天。

        公司称,2018年5月23日宋女士产假期满,却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岗上班,自2018年5月23日至2018年5月31日又休假9天,且未递交任何请假单。根据公司《考勤管理制度》规定,未经批准擅自休假的按旷工处理,无故旷工7天以上,公司与劳动者解除劳动合同。

        2018年6月1日,公司以书面形式通知宋女士解除劳动合同。宋女士不服,提起劳动仲裁。2018年9月14日,劳动仲裁认定公司属违法解除劳动合同,需支付宋女士违约金21000元。公司不服起诉。

        公司的起诉理由是,依据 2018年最新《女职工劳动保护特别规定》第七条第一款,产假应为98天。公司认为,二胎不应再享受国家规定的晚婚晚育奖励30天假期,所以拒绝支付赔偿金。

        但宋女士表示,她于2015年7月1日入职,应享有128天产假,不存在旷工。

        经审理法院认为,《北京市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第十八条规定:“机关、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和其他组织的女职工,按规定生育的,除享受国家规定的产假外,享受生育奖励假三十天,其配偶享受陪产假十五天。女职工及其配偶休假期间,机关、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和其他组织不得降低其工资、予以辞退、与其解除劳动或者聘用合同。”故北京市企业的女职工,无论生育一胎还是二胎,无论是否晚婚晚育,只要是按规定生育的,都可以享受生育奖励假30天。

        法院认为,宋女士生育二胎,符合法律规定,2018年5月23日至5月31日期间其尚处于产假期间,公司以宋女士上述期间旷工为由与其解除劳动关系,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属违法解除,应依法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

  • “净网2018”行动破案57519起

        本报讯(记者林靖)记者从公安部的新闻发布会上获悉,“净网2018”专项行动侦破各类网络犯罪案件57519起,抓获犯罪嫌疑人83668名。

        据介绍,去年2月,公安部部署全国公安机关开展为期10个月的“净网2018”专项行动。针对当前公民个人信息被窃取、买卖的突出问题,网安部门强化侦查打击,侦破暗网兜售浙江中小学生学籍信息案等案件五千余起,抓获犯罪嫌疑人1.3万余名;针对黑客攻击破坏活动猖獗、花样不断翻新的情况,网安部门加大攻坚力度,侦破上海华住集团被黑客攻击窃取数据案等案件两千余起,抓获犯罪嫌疑人两千余名;针对非法利用互联网实施有偿发帖、删帖,甚至敲诈勒索的“网络水军”犯罪团伙,网安部门坚持露头就打,侦破江苏盐城周以江网络水军案等重点专案50余起,抓获犯罪嫌疑人200余名。

        记者从发布会获悉,1月22日公安部已部署全国公安机关开展新一轮的打击整治专项行动,继续对各类网络乱象保持严打高压态势。

  • 以配偶过错诉离婚 七成因出轨家暴

        本报讯(记者安然)两年来北京二中院总计审理的766件离婚纠纷中,近九成案件为女方起诉。其中因“婚姻中一方过错”为由起诉离婚的共有109件。今天上午,北京二中院召开发布会,通报了相关调研成果。法官分析后发现,这些被诉的“过错方”,基本都是男性,所涉及的过错按数量排序,出轨第一、家暴第二、转移财产第三。

        二中院民六庭副庭长刘洋说,在当事人明确以过错为由,要求配偶在离婚时进行赔偿的案件中,认为对方“非婚同居、与异性有不正当关系、出轨”等违背夫妻忠实义务的有35件,占46.1%,以家庭暴力为由主张权利的有18件,占23.7%,其余的近三成中,则为“隐匿、转移夫妻共同财产、不尽夫妻之间扶助义务”等等。其中,绝大多数认为配偶存在过错的都是女方,但是得到法院支持的比例只有不到二成。

        刘洋说,认为丈夫出轨、家暴的,占了案件总数的近7成,不过现在不少当事人起诉时提出的“配偶过错”类型越来越花样繁多。有女方说男方在孩子未满月时离家出走、遗弃家庭成员的;有男方说女方擅自做流产手术的;有认为配偶参与传销应该少分财产的;有男方认为女方骗婚,要求赔偿损失并返还彩礼的;女方称男方是同性恋的……刘洋法官说,这些“过错”和传统上的有些不同,法律上亦无明确规定,法院对此比较谨慎,支持比例偏低。

        据二中院统计,离婚纠纷中,近九成案件为女性起诉。有部分当事人说,配偶的过错多种多样,既与其他异性存在不正当关系,又在家里实施家庭暴力。婚内和别人生了孩子,接着就转移、隐匿夫妻共同财产……此类案件当事人过错一般较为明显,法院在确定财产分割比例时,往往会根据过错程度加以考虑。和以往财产只集中在房子、车子、票子上不同,现在的离婚诉讼中,涉及股权、债券、保险、知识产权等财产的占比逐步增大,法官发现,财产类型多样化的同时,部分女性对家庭财产控制力依旧较弱,若男方有意隐瞒掩饰,女方很难及时发现财产变动异状。

        刘洋说,由于出轨、婚外情、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类过错行为具有很大的隐蔽性,当事人往往极力隐藏各种证据,受害方通过合法手段取得足以证明案件事实的证据极为不易,事实难以认定;家庭暴力多发生在家庭内部环境中,很少有目击证人,受害一方出于软弱或感情因素,报警或就医的情况少,而单凭受害人陈述及伤情照片不足以作为定案依据。“只有当事人提供多种证据相互佐证、形成完整证据链之后,法官才能判定对方存在过错,进而判决过错方给付精神损害抚慰金或者少分财产。”刘洋说,实践中,当事人主张的损害抚慰金多为数万至几十万元,但法院判决支持的精神损害赔偿数额多为十万元以下。在涉家庭暴力类过错的案件中,若双方均主张子女的抚养权,法院一般会从有利于子女身心健康,保障子女合法权益的角度出发,结合具体案件事实将子女判归未实施家庭暴力一方抚养,使过错方丧失对子女的抚养权。

  • 快递哥把奖金捐了

        本报讯(记者曲经纬)前天,本报刊登了“绝望父亲路上拦人求血救女,热心快递哥毫不犹豫伸出胳膊”的故事,温暖了不少读者,同时也引起了公益平台的关注。昨天,阿里巴巴“天天正能量”公益平台,决定对这位快递哥授予5000元正能量奖金,不过,他婉言谢绝了奖励金并委托本报转捐给更需要的人。

        2月27日,正在工作岗位上的快递小哥曲小松偶遇一位近乎绝望的父亲杜先生,当得知其尚未满月的早产女儿因贫血急需输血的情况后,二话没说撸起胳膊献血400毫升,并谢绝杜先生及家人的酬谢。

        曲小松“为陌生女婴献血”的事迹也得到了阿里巴巴“天天正能量”公益平台的关注。该平台是阿里巴巴专门成立的一个以传播社会正能量、 弘扬人间真善美为宗旨的公益平台。

        昨天,在本报的连线下,平台工作人员与曲小松取得了联系,阿里巴巴“天天正能量”公益平台还专门为他制作了证书。根据平台相关规定,曲小松将获得5000元正能量奖金。

        曲小松得知这个消息有点惊讶,不过,他婉言谢绝了,他说他只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这几天社会很关注我,我也非常愿意做弘扬正能量的基石,以后我会继续发扬精神,传播爱心与正能量。不过,社会上还有许多需要帮助的人,这么多钱可以让好多孩子吃饱穿暖有学上有书读,他们更需要关爱。只要大家在精神上鼓励我,我就心满意足了。”曲小松希望委托本报转捐这笔奖励金,将正能量传递下去。

  • 温情寄语是怎么产生的?

        本报讯(记者张宇)本报昨日刊登了《一份离婚判决 法官温情寄语》一文,据悉,在裁判文书后附上法官寄语的形式,在北京法院范围内尚属首次。记者昨天下午采访了写法官寄语的该案审判长,北京一中院家事审判法官吴扬新。吴法官告诉记者,并非所有案件都适合法官寄语,法官寄语不是道德说教,而是建议和指引。

        “这起离婚案件有其特殊性,男女双方争议的焦点并非房子,他们争的是孩子的抚养权。” 吴扬新说,“他们并非是斗气,而是完全出于对孩子的爱才打官司。”

        据吴扬新介绍,这起案件的男女当事人都比较理性,不管是一审还二审,他们都从各自能为孩子提供什么样的生活条件的角度出发,“而且,就抚养费的问题,两个人都表示,自己获得抚养权之后,不会要求对方支付抚养费。”

        “正是上述原因,我才想到了法官寄语的形式,双方当事人都能听得进去。如果是男女双方为了争财产闹得不可开交,再温情的话,他们也听不进去,因此,法官寄语并非适合所有离婚案件。”吴扬新说。

        吴扬新告诉记者,这份法官寄语并非一蹴而就,而是在判决书初稿制作完之后,用了一周的时间去打磨修改,“篇幅不能长,话语不能硬,更不能站在道德制高点指责、提要求。”

        这份法官寄语受到了离婚案男女当事人的积极反馈。得到孩子抚养权的母亲带着锦旗和感谢信当面感谢法官,流下眼泪,表示会积极履行配合孩子父亲的探视。“我们没想到的是,失去孩子抚养权的父亲也来到法院,他说没想到会看到这样温情的‘法官寄语’,自己看完挺受触动。”

        吴扬新说,双方当事人都尊重法院判决,不单单是因为法官寄语,“他们更多的是对法官依据案件事实对法律适用的法理分析的尊重,判决书是刚性的,那么法官寄语就是柔性的,后者不能喧宾夺主,更不能替代前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