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一生坚守

        通州区西集镇协各庄村,63岁的女医生孙树兰在卫生院中为村民诊病。行医早就成了她生活的主旋律,除了出门开会和学习,43年来,她几乎从未离开过卫生院的村医岗位,守护着村民的健康,得到了村民的信任与赞许。

        “让乡亲们能随时找到我”

        在通州区西集镇协各庄村,有一个远近闻名的女医生孙树兰。63岁的她,行医43年来,一直坚守在小村庄,年复一年极少休息,连小闺女坐月子,她也只去看了四次。“孩子知道我惦记着病人,怕耽误我瞧病,自己请了月嫂。”孙树兰说,行医早就成了她生活的主旋律,除了出门开会和学习,43年来,她几乎从未离开过卫生院的村医岗位。

        协各庄村距离北京市中心约50公里,是通州区最偏远的村庄之一,距离河北省的大厂和香河,倒是很近。自结婚以来,丈夫高玉明就成了孙树兰的助手——卫生院的兼职护士,两个人撑起了这个1000多人村庄的基层医疗体系。

        腿脚有些不灵便的孙树兰,将记者引进刚刚装修一新的卫生院,她说,眼见着村里的条件越来越好,取暖也用上了天然气,卫生院又宽敞了很多,比起当年刚开始行医的时候真是天壤之别。“那时候还用重复使用的玻璃针管呢。消毒得放在饭盆里,接上水,煮。”1976年,刚刚当上村医的孙树兰,一边实践一边学习,经常看书看到半夜,有一次煤油灯把书点着了,才把她惊醒。“醒来第一件事,先看炉子,别把针管煮坏了。”靠着惊人的毅力,孙树兰渐渐成长为一个合格的村医,现在已经是附近几个村子还在坚守的唯一村医。

        “村里人都起得早,瞧病也早,所以我得早起。有多早?卫生院常年5点开门。”在今年之前,孙树兰和老伴儿高玉明经常凌晨3点起床。村医收入微薄,老两口一直耕耘着8亩地,贴补家用。先忙农活,到5点钟回卫生院开始坐诊。直到今年,土地流转,才不用再下地干活。

        “不能满足于只看常见病”

        正聊着,同村的于志芹来了,她舌头有些不舒服。孙树兰仔细查看,判断是由维生素缺乏引起。

        “这么多年,孙大夫的服务态度真的没话说,太好了,甭管多晚,哪怕是半夜,一个电话,都能找到她。不知道电话的,直接去她家,从没一点怨言。睡着了,她也爬起来给你瞧病。遇上岁数大的病人出不了家门,孙大夫就让老伴儿骑车带着她上门瞧病。”于志芹质朴的夸赞,让孙树兰不好意思地直摆手。

        尽管自己腿脚也有些不便,但这一直没有影响孙树兰的工作,她对自己要求极严,“我不能只会看头疼脑热这些常见病,我得活到老学到老”。经过多年刻苦钻研,孙树兰在治疗带状疱疹等皮肤病方面,已经有了自己的一技之长。她采用中西医结合的方式,能让患者较为经济和快速地消除病患。越来越多附近村庄,甚至大厂、香河的村民,也来找她看病。

        除了看病,孙树兰每季度还要组织健康大讲堂,向村民们科普健康知识,“每次50个人,好多人想听,可是村委会的会议室坐不下啊。”最近,孙树兰每晚利用有限的业余时间,学习备考乡村全科执业助理医师证。已经63岁的她又重新回到当年刚学医时候的状态,学习甚至让她有种重获青春的感觉,“我觉得自己还没老”。

        本报记者  孙毅 文并摄   

  • 十载创新

        西海旁的一间四合院民居中,33岁的曹小兰正与团队进行“头脑风暴”,电脑中显示着新设计的文创产品图稿。网红的“故宫宫门箱包”、金砖五国峰会部长级国礼……从事文创产品设计整整10个年头,文创产业的迅速发展,也坚定了她要一直从事文化创意产品设计的决心。

        打造网红故宫宫门箱包

        西海旁的一间四合院民居中,经过改造变成了工作室与展示间。红色的“故宫宫门箱包”被摆放在一进门最显眼的位置,这也是文创设计师曹小兰最得意的作品。

        2013年,故宫博物院主办的一场“紫禁城杯·故宫文化产品创意设计大赛”,第一次让曹小兰参与到博物馆文创产品的设计中来。故宫犹如一座巨大的宝库,让她在构思时反而不知着眼于何处。

        曹小兰与同为设计师的爱人时常站在宫门前,朱红的漆色,饱满厚重且排列有序的金色门钉与威严的兽头铺首,一下撞击到了他们的灵感。“对于旅行的人来说,箱包也是必备的。想到这两点,‘宫门’旅行箱包的雏形就逐渐形成了。”

        从翻阅资料到筛选排除,再到构思出图,前后用了近20天的时间,当把打印出来的稿件送交给故宫后,曹小兰长舒了一口气。“直到一天忽然接到了故宫工作人员打来的电话,通知我获得了铜奖。”此后,不论到哪里出差、旅行,曹小兰都会背着“故宫宫门箱包”,每当有人询问时,她都会自豪地说“这是我设计的”。“不管在哪儿,回头率是百分之百。”

        几年来,曹小兰也一直为故宫博物院珍宝馆设计文创产品。故宫珍宝馆中有头饰、耳饰、手饰等,材质有金银、玉石以及珠宝。藏品本身就给了曹小兰源源不断的灵感,她要做的是对一些原有造型进行抽象简化,以符合现代人的审美需求。“一是更方便佩戴,二是做了一些多功能的尝试,比如胸针和吊坠二合一等。”

        设计金砖峰会部长级国礼

        33岁的曹小兰已是文化部“全国青年文化创意创新人才库”入库人才,服务的对象包括故宫博物院、中国美术馆及一些省市博物馆。

        2017年,曹小兰接到了一个新任务,为在厦门举行的金砖五国峰会设计部长级国礼。

        曹小兰与团队分析了峰会的主要议题和基本内容,系统查阅了厦门乃至整个闽南地区所有典型文化的形态和特征。最终确定了“天下一家”功夫茶具的设计。“茶具以陶瓷为材质,以德化白瓷的高浮雕工艺呈现。从树立理念、提取元素、创作草图到最终呈现,都尽力地做到最好。”

        “十分感谢故宫这个平台,让我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设计师,一步一步地走向公众视野,逐渐成熟成长。”在曹小兰眼中,故宫有着数不尽的宝藏可待挖掘,年轻的一代也通过故宫文创越来越爱上了故宫,成为它的忠实粉丝。“作为文创设计师,就要更加深入了解与挖掘中国传统文化中留存下来的美,在注重产品文化属性的同时,通过创意让那些宝藏再度发扬光大。”

        多次成功的文创产品设计,给予曹小兰很大的自信。她更加意识到,博物馆里的文物不能只放在橱窗里,更需要以一种“通俗易懂”的方式,用时尚又有趣的产品,让博物馆的古老文化通过文创产品渗透到现代人的生活。“博物馆文创产品既要追求创新,又要保持对文物、艺术品严谨、审慎的态度,不会过于‘卖萌’和天马行空,尽力做到上承经典下接地气。”

        本报记者  赵喜斌 文并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