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华丽转变

        随着中国民航产业的蓬勃发展,近年来民航飞机机队规模迅速扩大,民航飞行员人数也随之飞速增长。飞行员这项在传统观念中应由男性从事的职业,正在逐步涌现出更多女性的身影。

        飞行是儿时的梦想

        从数量庞大的窄体机机队,到中远程国际航线的中坚力量宽体机机队,女性正越来越多地投身飞行事业,邵木楠正是其中一位,也是国内首批A350女飞行员之一。其实,从事飞行这项工作对于邵木楠来说其实是个偶然的机遇。虽然小时候的梦想是成为一名飞行员,但是在大学三年级之前,她的经历与飞行这项职业并没有交集。主修社会学专业的她,当时对未来的规划是在本科毕业后去法国继续研修社会心理学,并准备在之后从事专业相关的工作。

        就在邵木楠准备参加社会实践之前,她在手机里意外发现了一条特别的彩信:东航委托南京航空航天大学招收6名女性飞行员,招收对象是大二和大三的在读学生。飞行专业需要学习大量的理科知识,培养理性思维。这对于从中学到大学一直读文科的邵木楠来说,是个巨大的转变和挑战。她通过自学,补上了在数学和物理学科方面的短板,经过层层选拔,邵木楠与其他5位女生一起成为东航首次通过“大改驾”项目批量招收的女飞行学员。

        回忆起在航校学习飞行的经历,邵木楠说:“学校位于美国波特兰附近,冬天经常有风雪天气,一年中适合飞行的时间只有三四个月。最繁忙的时候,一天既要上理论课准备考试,还要再飞行6个小时。早上5点多起床,完成全天的课程和飞行可能就已经晚上10点多了。”学习飞行的客观条件并不是特别有利,但是邵木楠在不到两年的时间内就顺利完成了航校的全部课程,并于2014年5月成为东航上海飞行部的一名飞行员。

        女飞行员有女性优势

        在成为A350的飞行员之前,邵木楠首先执飞的是A320飞机,并在此机型上累积了近900小时的飞行时间。随后,在公司的统筹安排之下,她又取得了A330飞机的飞行资质,并于2018年下半年完成了A350飞机的培训改装。如今,邵木楠圆了儿时的飞行梦想,她的经历还影响了更多的人投身飞行事业。据介绍,她的大学学弟得知“大改驾”成为飞行员的渠道和她的学飞经历后,主动报名参与了这一项目选拔,现在也已经成功成为了中国民航的一名在役飞行员。

        东航在女飞行员的培养方面有着细致的规划和长远的发展计划。根据东航方面的介绍,现代的机型大量采用电传操纵设计,在驾驶方面男性和女性都能够胜任。而且现在飞行更多的是对于飞机状态的管理工作,女性的细心和细致的观察能力非常适合这项工作。目前东航上海飞行部的28名女飞行员中已经有了3位机长,均执飞空客A330飞机,其中一位已经在东航飞行了超过20年,是资深的飞行教员。东航还将继续按计划培养更多女飞行员、女机长。

        A350飞机是空中客车公司最先进的双发宽体客机,目前,国内有四家航空公司运营这款全新机型。而空客飞机机队规模排名全亚洲第一、全球第二的东航,更是在A350飞机引进计划落实的第一时间就着手于该机型的飞行员改装计划,培养出国内首批A350飞机女飞行员。

        本报记者 孟环

  • 传递温暖

        36岁的黎国兰来自江西。去年5月,女儿两岁左右的时候,全职妈妈的黎国兰,为了找一份既能给家里挣钱、又可以照顾孩子的工作,于是成为一名快递员。快递工作不仅养家而且收获了快乐。

        传递温暖收获温暖

        “我的想法很简单,这样的工作时间比较自由,能够兼顾到家庭和孩子,而且做‘骑手’的收入我觉得也很可观,比一些传统的工作收入要高不少,没有过多考虑辛苦程度,我决定试一试。” 黎国兰坦言:“当快递员的辛苦,那就不用多说了,但其实也有很多温暖的事儿。有一次我给一个客户送蛋糕,那天天气不好,我在路上摔了一跤,要送的蛋糕也摔坏了。当时我赶紧打电话给客户说明情况,没想到客户反而过来安慰我,让我不着急,晚一会儿送到也没关系。因为蛋糕是我自己摔坏的,责任在我,我坚持要给客户转账赔偿,但是这位客户一直说不用,还关心我摔没摔伤,后来我和蛋糕店家说明这个事儿的时候,店家还很果断的就给蛋糕打了折,没有让我全额赔付。整个事情下来,我觉得特别暖心,大家彼此都很体谅,这个事儿让我很难忘。”

        还有,去年冬天有一天特别冷,黎国兰给一个阿姨送药,那是阿姨的女儿给阿姨下的单,送过去的时候,黎国兰冻得直流鼻涕,可那时候也顾不上注意形象,只想着把单快点儿送到。当时那个阿姨接过药看着她,一直心疼地跟黎国兰说:“哎哟姑娘,这大冷天儿的你还给我送药,姑娘你不嫌弃啊,你肯定还没吃饭,这是阿姨自己包的包子,你赶紧趁热吃两口吧。”黎国兰回忆起这段满脸笑意:“我肯定不能吃啊,得赶紧去忙啊,但阿姨给的温暖关心我一直都记得。”

        男性女性做都一样

        除了温暖的经历,黎国兰也确实遭遇过一些诧异的目光和议论。有的人看到她取货送货,会很惊讶地说:“啊,还有女的做这个啊。”但是她觉得,大部分人并没有恶意,只是平时很少见到“女骑士“,有点儿惊讶。“我自己平时在工作的时候,只会记得这就是一份职业,男性女性做都一样,我们送的单、配送的效率都不比很多男快递员差,甚至我们有的时候做得更快、更多、更好。当然,男性和女性快递员的确有一些不同之处。男性普遍力气比较大,搬重物什么的都有优势,女性在这方面可能有些劣势。比如,有几次我接到商超的大单子,超过二三十公斤的重物,我一次性搬不动。但是我一次搬不完就两次,两次搬不完就三次,可能会慢一些,通常客户都会理解。另外我们女性的优势就是比较仔细、细心,经常会帮助客户想到一些想不到的事情,取送东西都会很注意保护。和一些客户熟悉了之后,客户也愿意和我们沟通聊天。” 黎国兰表示:“只有孩子生病的时候,我可能就不接单了,专心照顾孩子。家里暂时不需要我照顾时,我就多在外面忙一会,多赚点钱。”

        一开始家里人不理解她,觉得一般哪有女的做快递员的呀,风里来雨里去,太辛苦了,不如做一些家政、文员之类的工作,轻松还稳定。但是黎国兰做了这份工作之后,告诉家人收入还不错,客户对自己也很友好,自己也做得挺开心的,所以也就支持了她的决定。

        本报记者 孟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