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有了“好差评” 倒逼好服务

        贾亮

        ·充分调动办事人员积极性

        ·倒逼那些差评者迎头赶上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把激发市场主体活力,着力优化营商环境,作为2019年政府工作任务之一,并提出建立政务服务“好差评”制度,服务绩效由企业和群众来评判。政府部门做好服务是本分,服务不好是失职。

        “好差评”制度的意义,既在于对政务服务有了一个评价体系,更在于将评判的主动权交给了被服务的对象。老百姓满意不满意、答应不答应,将以最直观的形式体现出来。通过纵向的对比,更能看清这一进步的意义。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从一些政府部门的年终总结里,都能看到“服务意识和水平有较大提升”、“软环境建设跨上新台阶”等鼓舞人心的表述。可事实上,每年一个“大踏步前进”的“成绩”背后,服务并没有文字总结中的完全质变,老问题依然存在,老毛病积习难改。

        既然评判服务质量的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有多少单位自曝家丑,说自己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不把服务对象是否满意放在第一位,对自己升迁和绩效又有多大影响?

        近几年,随着全面从严治党的深入和国务院“放管服”等改革的推进,各级政府机关的服务意识和水平有了较大程度的提升,门不再难进、脸不再难看,“吃拿卡要报”也大为收敛乃至销声匿迹。但与此同时,为官不为的情况也大量出现,满脸堆笑、耐心细致过后,事情依然难办不办。李克强总理在一次会议上毫不留情地指出“为官不为也是变相腐败”,就是痛斥这种现象。“好差评”制度,为老百姓构建了一个点赞为官有为、揭发为官不为的平台,那些只“好好说”不“好好干”的人要当心了。

        一个必须注意的问题是,类似的评价模式,各级各地也曾出台不少,何以最终沦为政绩工程和形象工程?原因在于,群众是评价了,对自己不满意的也给了差评,可相关部门并没有把群众的评价当回事。说白了,群众的评价既不能左右被评价者的评先评优,更不能决定其是要被问责还是被提拔重用;相关部门也没有从群众的评价中发现共性问题,进而健全完善制度、改进服务流程。“不评白不评,评了也白评”,不少办事大厅的“意见簿”都流于形式。

        “好差评”制度要建立,“好差评”的结果要用好。3月7日,位于石景山区工商分局一层的石景山区企业开办大厅内,企业服务满意度评价终端机上岗,标志着石景山区政务服务“好差评”机制开启。终端机除了针对开办大厅各类办事服务评价外,还包括“工作人员是否以暗示、诱导等方式,意欲‘吃拿卡要’”等党风政风问题。最为关键的是,相关部门会根据以匿名评价方式记录的评议结果有针对性地开展督查和整改,还会将其纳入干部廉政监督和绩效考核参考范围。

        既然是“好差评”,就得体现出评好、评差不一样,通过奖优罚劣,以充分调动办事人员的积极性,倒逼那些差评者迎头赶上。

  • 遏制低龄整容要先破“颜值论”

        张丽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随着90后、00后们的长大,整容市场迎来了这批新人类。和前辈们不同,他们对于在脸上、身上缝针动刀的接受度更高。结合当下乱象频仍的医美市场,低龄整容埋下了不小的健康风险。

        医美行业乱象、未成年人整容风潮,也成为全国两会上代表委员热议的话题。全国政协委员、空军军医大学口腔医院赵铱民教授接受采访时表示,“从医学的角度来说,我们非常不主张青少年去做整形。”由于未成年人还在发育期,做了整形手术后,可能会完全终止颌骨的发育,或者激活促进颌骨的发育过程,都会带来不可预期的结果。全国政协委员肖苒亦表示,现在未成年人受到网红或者自己喜欢偶像的影响,觉得自己不够漂亮要整形,但未成年人骨骼发育还不成熟,部分手术会造成骨骼损伤影响身体正常发育。此外,在还未形成一个比较成熟的对美的认识时,觉得自己容貌的某一个部分不完美而进行整容,是很不成熟的行为。

        去年9月,新华社记者调查发现,成都一所中学高二某班级中一共32个人,单眼皮女生几乎全都割了双眼皮,有几个男生也去割了。到了假期,医院的整容门诊人满为患不说,其中尤以艺术类学生为多。而在市场需求火速增长的另一面,医美行业之乱令人咋舌。前不久,一些网红、明星带火了“洗血”美容。这种类似血液透析的操作,居然有些美容院、私人随随便便找个宾馆房间就敢操作起来。此外,因为在无资质机构做垫鼻子、打瘦脸针、埋线、拉皮等花样繁多的医美项目出问题而毁容的,一直屡见不鲜。有人为此付出几倍的代价做修复,有人则只能抱憾终生。这样的后果,成年人尚且无法面对,遑论未成年人。

        可为什么低龄整容者日益增多呢?其中不排除有些青少年盲目跟风流量明星、网红,非要拥有某某同款下巴或者鼻梁。更多的还是被“颜值决定一切”的不良观念蛊惑,不仅审美观扭曲——认同网红脸,人生观也已经跑偏——总觉得长得好看就会走上人生捷径。

        长此以往,未成年人的身心发展都会受到不良影响。国际上,澳大利亚、美国的许多州都要求整容者必须18岁以上。此前就有人大代表建议,在“未成年人保护法”中加入禁止整容的内容。故而,无论是从立法层面还是从社会导向上,刹住低龄整容这股风潮势在必行。

  • 妈妈上班了

        近日,中国消费者协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目前婴儿纯母乳喂养占比不到一半,“产假短或工作忙”是造成母乳喂养偏低的首要因素。我国职业女性所能安排的母乳喂养时间一般不会超过4个月,与相关国际组织推荐的6个月纯母乳喂养标准存在差距。中消协建议进一步优化产休假制度,有条件的地区和单位可以探索实行弹性工作制,加强对母乳喂养的制度支持和职工情感关怀,为保护、支持和促进母乳喂养提供更多现实支持(详细报道见32版)。                              李嘉  

  • 点到为止

        侯江

        但愿不是一时之痛

        3月7日,长沙60余名中学生主动报名参加医院和学校联合举办的分娩疼痛体验活动。助产士在他们腹部贴上电极片,一级一级增加疼痛级别。体验者不时发出撕心尖叫。“妈妈我爱你……”医院方面表示,希望通过此次活动,让孩子们切身体会妈妈分娩之痛,以后更加理解、体贴妈妈。今天,孩子体会到母亲分娩之痛,是不是也能体会母亲养育孩子过程中的艰辛?真心希望天下的孩子,都能深谙“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的道理。

        但愿能够痛定思痛

        为了提高孩子的成绩,不少家长会选择给孩子报培训班,报班后就一定有效果吗?小宋是南阳市某初中学生,家长为他定制了“一对一”培训,每课时40分钟90元。家里花费2.8万元补习,结果孩子考了倒数第一。法院最后判决双方二八担责。生儿痛,养儿更痛。孩子成长的岁月,其实是父母和孩子一起成长的过程。这个过程中,父母也会犯错,也会付出惨痛的代价。希望更多家长能痛定思痛,彻底丢弃揠苗助长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