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女人追梦 再疯一点

        ▌楠梧

        今年奥斯卡颁奖典礼直播期间,耐克的一支广告《Dream Crazier》(《敢于梦想》)引起了观众的注意。它从女性视角出发,以“疯狂”为主题,勇敢地探讨了性别歧视这一社会议题。“跑马拉松的女人”、“站上拳击台的女人”、“能扣篮的女人”、“执教NBA球队的女人”……在很多人眼里,这些女人都是“疯子”。最后,耐克的广告语适时打出:随他们去吧,让他们看看疯子可以做到什么。

        清华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初蹈沧海:环大西洋760天》记录下了一位清华工科“女学霸”的“航海梦”:林静与丈夫在海上历经25个月,航行两万海里,在大西洋上打了一个来回。出发前,林静与丈夫一同去英国航海学校深造,丈夫上船长班,她上称职水手班,在理论上对航海的方方面面进行了系统、深入的学习。仅有理论知识肯定不够,航海有其危险性。晕船、首航失利撞墙、与暴风雨搏斗三天三夜、为父母的担忧害怕而自责……这些都是林静在航海中真实遇到的困难。不过,在克服了种种困难之后,林静描述了一幅这样的画面:“忽然看到几只海豚在船边嬉戏,看着它们自如地在湛蓝的大海里跳跃,我的心情一下子就开朗起来,大海已经接受了我们,我也接受了大海。”

        航海归来,林静写道,回首已过半百的人生,中学时代的所向披靡,出国大潮的随波逐流……一切的一切都好像顺理成章、水到渠成,唯有航海是她需要鼓起全部勇气、使出全部能量才能做到的事。我佩服林静走出“舒适区”的勇气。诚然,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像她一样,拥有航行出海的条件和梦想,但如果每一个人都按照别人的意愿去生活,那么此生注定将被困在一个局限里,将永不能看到月光下跳跃的海豚。

        《向前一步,就不再怕了》与《初蹈沧海:环大西洋760天》同属清华大学出版社的“人生探索家”系列,它的作者小关也是一位从清华毕业的女生。与辞掉工作、航海出行如此“硬核”的梦想风格不同,小关的梦想关键词是“创业”。当小关同样一路顺风地考上名校、出国留学,在人生轨迹上按部就班地运行之时,她休学了,去学厨、学茶、去研发产品、去创立品牌——她创业了。创业之路当然并不由鲜花铺就,但小关意识到,只有在“自己做事”的时候,她才能感受到1000%的想象力、热血感和行动力。她在书里写道,小的时候觉得那些勇敢去做自己的人最酷了,曾经以为他们是“为了变酷而变酷”,后来才发现,“那是真正有梦想的人感受到了梦想的力量”。

        如果说林静的突破自我是理性与浪漫的结合,小关的打破常规则有着“趁着年轻多折腾”的韧劲、用行动回应了“姑娘家为什么要创业”的质疑。在前行的过程中,她弄清自己为什么要创业——一群人聚在一起做一件有意思的事情。在梦想面前,不被自己的女性身份所困扰;在具体工作中,接受自身的女性特质。小关的经历告诉读者,很多事情“向前一步,就不再怕了”,我们缺乏的可能就是那迈出一步的勇气。

        去年,美国作家丽贝卡·特雷斯特的《我的孤单,我的自我:单身女性的时代》由广西师大出版社翻译出版,它向读者展示了不同类型的单身女性的身心状况。女性获得幸福的途径或许就在于自由选择的权利:可以选择单身、可以选择结婚、可以选择丁克,也可以选择生育。

        女企业家王淳写作的《我的特殊月子》同样由清华大学出版社出版,它记录了一个高龄孕产妇的孕产经历和心路历程。高龄初产妇的王淳在怀上双胞胎后,拒绝了医生提出的“减胎”建议,怀着坚定的保胎信念和乐观的求医精神,最终克服了重重困难,顺利生产。王淳的梦想关键词是“母爱”,这个梦让她突破了自己的身体极限,成为了母亲。当然,一个女人如果不愿成为母亲,这绝不能说是一种缺失。但如果一个女人有想要成为母亲的梦想,那么她为之付出的一切都值得旁人给予敬意。

        每当女性突破自我的限制,去尝试做一些看起来不可能完成的事时,“疯狂”二字往往如影随形。尽管宣传女性力量的作品会让人热血沸腾,尽管有关男女平权的讨论已有不少,但要真正打破板结的偏见却仍需时间。在一片喧哗的辩论声中,女性唯有保持清醒和专注,同时敢于突破想象的限制,试着把梦做得再疯狂一点。 制图 王金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