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远行有道 自在心游

        编者按

        在刚刚过去的假期中,许多同学都踏上了远行的旅程,到新的地方寻觅新的风景,还有的同学通过阅读、观察与思考而实现了“心游”。

        不论是哪一种旅行、看见了什么样的风景,最有价值的都不是旅行本身,而是你在旅行中的所感所思,是自由探索带来的快乐。本期,同学们带来了充满新感知、新思想的寒假“游”记……

        泰山之旅

        陈怡然(14岁)

        北京市第171中学初三(17)班

        一阵萧瑟沁凉的风从山隙中四暗流动飞逸,汇聚于这一方圣地,朦胧的云腾拥抱着它的额头,微微红光遮了眼。在丝丝夜幕还未殆尽之时,我踏在了这雄伟之处——泰山。

        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

        这是个对于我来说既陌生又耳濡目染的地方。在我真正一睹其风貌之前,关于泰山的描述在我脑海中的画面不断闪现。如今,站在山脚,面对这跨越齐鲁大地之山,我的目光随着上面耸立的石块不断向上,视线的边缘却怎么也捕捉不到那个巅峰。岱山那个幻想的形象,是真真切切让我心颤动了。

        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

        晕抹的红光逐渐向青天的各个地方蔓延开来,驱赶着最后一丝稚嫩的迷茫。我抹抹汗,走得生累的脚不经意滞留不前,遂驻足眺望那一方玉青的山峦。深绿似深沉,浅绿似盎然;棕黄似庄重,土黄似灵动,它们好似站成两队,界线干练却不生硬。直冲云端的山峰要将淡蓝的上空戳个洞,淘气地让太阳走不动。灰亮交相辉映,这是偶然吗?当然不是。这是大地的鬼斧神工,是自然的柔情酝酿,我可是佩服进了心头。

        荡胸生层云,决眦入归鸟。

        太阳跟我走了一天也累了,开始偏头了,慵懒之色在空中静谧袭来。我腿软得不行,摸摸头顶,周围的云雾将我笼罩起来,欢迎我个措手不及。仿佛到了个仙境,薄雾弥漫,我们像极了天空里边的仙女儿,轻盈漫步与云朵儿戏耍。飞鸟时不时地穿梭其中,一会儿见,一会儿不见,可能是害了羞,捉迷藏呢。我心里暖暖的,也被这磅礴的奇美景象所迷倒,好像是抽的魂儿回不来了。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那诱人的深红渐渐爬上深蓝的天空,炫耀着她最后的美丽。终于到达了这巅峰,我的腿有点微微颤,双手的细汗不断沿着我的手纹向下流动。很累,但我心里有着不一样的清爽与自豪,我一眼瞭望,从不曾觉得原来天地可以这么宽这么广,山可以在我的眼中如此渺小。壮丽秀美,巍峨气魄。翻涌的云浪一波迎一波,一层升一层,优美惬意地在各个山峦的顶峰盘旋摇曳着。这就是在泰山上的美景,果真是一览众山小。我心里感叹,这是何等的自然奇观。

        一缕缕轻柔的凉风丝丝入扣。这一天,我和泰山交融共鸣。

        深圳的节奏

        董心诣(16岁)

        北京市第四中学高一(9)班

        这个寒假,我和同学们来到深圳进行科技游学,真正体会了这个城市的节奏。

        首先,我们参观了“鹅厂”腾讯公司的深圳总部。在参观的时候,我发现了大厦外面有一个白色的机器人正在移动,旁边路过的人也没有注意到它,好像已经司空见惯了似的。我们猜测这机器人应该是一位保安,只见它脑袋上闪着红色的信号灯,不停地转着机器脑袋观察着四周。跟随讲解员的脚步,我了解到腾讯公司网络技术、数据储存的原理和VR体验等等。同时,腾讯涉及的领域其实不止于微信、QQ等通讯工具,更有动画、电竞、音乐、购物等等,早已“润物细无声”地进入了我们的生活。“科技是麻瓜的魔法”,之前看过的一句话在我的脑海里闪过。科技发展总是给我们带来一次又一次的惊喜,科技带给我的震撼,更让我对未来的无限可能充满期待,希望自己可以搭上科技发展的快速列车。

        第二天我们参观了改革开放最大的中外合资项目——大亚湾核电站,其中最令我感触的是这些核电站工作人员不怕吃苦不怕单调的精神,讲解员告诉我们这里的工作人员几乎每两年就要考试,还是不定期的,他们的执照不是终身制的,需要不断地学习、积累工作经验才能达到考核标准。据介绍,这里的工作人员每操作指令都要起立、大声重复一遍,等到另外一个人说“对!”才能进行,一边操作还要一边念出步骤。讲解员还告诉我们,有的员工在家犯了“职业病”,家人只是让他去买菜,他也要大声重复一遍,我们听后都笑了。但细细想来,这不可笑,而是一件严肃的事。想想历史上切尔诺贝利核泄漏与日本核电站吧,这都是核技术给人类的教训,核技术虽然能给人类带来进步,但是需要全心全意地去保护,不能有丝毫的差错。墙上随处可见“一次把事情做好”的标语,也触动了我。我突然发现,核电站真正的挑战,既是对技术的挑战,也是对人类智慧的挑战,我看见人们拼尽全力,用层层保护措施、完善的规则和负责细心的态度,与数学的小概率抗衡,与巨大的风险和压力抗衡,更与人类本身性格的缺点抗衡。

        接着我们参观了古色古香的大鹏所城,一向追求活力现代的深圳,也难得给世人流露出端庄、充满人文底蕴的一面。在深圳当代艺术与城市规划馆,参观“大潮起珠江”展览,它带领我完成了改革开放40年的时光穿梭之旅,一件件老物件都是改革开放的见证者,一张张老照片展现了无数在改革开放中心怀梦想、努力开拓的人们。莲花山上,我与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爷爷的雕像合影,又远眺深圳的绚丽多彩的夜景。

        我深吸一口气,有点贪婪地呼吸着深圳有点潮湿、温暖的空气,但这空气是新鲜的、令人流连忘返的、充满希望的。

        一个人,一座城

        李嘉文(16岁)

        北京市第八十中学初三(10)班

        拨开宁静的山林,行在碎星铺成的小路上。带着期待和未知,我即将拜访这座城——沈从文的故乡,凤凰古城。

        起初一切都是漆黑寂静的,墨绿的林吞噬了聒噪,隐匿了光亮。只有那天空中浑圆的玉盘还明着,照清前进的路。老客车隆隆地响着,摇摇晃晃行在坎坷的山间,晃倦了激动的人。

        昏昏欲睡中,路渐渐窄了。远处不知何时现出了几点光斑,便如坠入水中的墨滴般散染开了,几乎是在瞬时间满满绽放在路的尽头。似苏醒了的凤凰,以浑身辉光浴火重生。睡意一驱而散,在那招展的美丽翅膀的欢迎下,我们缓缓驶入了城镇。挣脱车厢的间隔,亲身踏入这深夜中的城。那古朴的气息便和着温润的风,在呼吸的短短间隙中包裹了身体。疲惫的旅人啊,在这柔和中洗去了长时间奔波的酸痛。

        这时的城像个老者,接纳了深夜打扰的客人,耐心向他们讲述着凤凰古城的沧桑故事。

        带着翻开尘封的古书去品读般的敬畏期待,我们行在狭窄的小巷中。脚下坑洼的砖路曲曲折折,灵活地避过两边的楼院。那楼门上微翘起着的角,轻轻托附着天边的月。登上虹桥向远眺望,满目的璀璨惊艳了时光。那流动着的溪水像是一面明镜,在镜子的正反两面,坐落着两座相对着的相似城镇。一座笔直地伫立在陆上,为那夜里依旧行驶的船儿保驾护航;另外一座摇曳在水中,用那灯火阑珊驱散挡路的鱼群,照亮前行的方向。

        渔船就在这梦幻般的安稳小道上,慢慢悠悠漂向不定的终点——那心中向往的地方。走进沿河分布的酒吧,融入这独特的夜生活中。吉他金属质感的弦音,伴着驻唱沙哑的歌声。一拨、一挑,唤起心中的执念;一婉、一转,安抚疲惫的心田。

        点一杯饮料,浇灌萌芽的愿望。唱一首歌,宣泄心中的不平。舀一抹烛光,点缀在精致的许愿灯上,随着波澜渐行渐远,寄托美好的祝愿。在一瞬间,唤醒一个人,爱上一座城。

        说说“对”与“好”

        李澍田(16岁)

        北京市北京中学高二(3)班

        最近,“见义勇为反被刑拘”事件引起了我关于“对”与“好”的深思:男子在救下险些被强暴的女性的过程中踢了施暴人一脚,却被拘留了十五天,好在前不久被警方认定为正当防卫。明明是好事,却被法律称之为“不对”,法的明显界限显得有些不近人情,但“对”的定义本就是如此。

        通常意义上,“对”是法律条文,是白纸黑字的规定,是带有强制性意味让人们不得不去遵守的标准。而“好”是一种我们内心的主观判断,是带着人心本性的通情达理,是不被要求人人一致的个性处理。

        这就引发出了另一个问题,我们如何看待“对”与“好”呢?若是我们遇到这样的事,是会见义勇为,还是“循规蹈矩”?我认为,最重要的是认清我们首先是“人”,然后才是“公民”与“被约束者”。

        “对”与“好”的选择还必须明确对谁“对”与对谁“好”的利害关系。电影《流浪地球》里刘培强中校放弃生命的做法是不对的,但对即将毁灭的地球来讲却是不可多得的善举;陆勇在病友群中推广便宜有效的仿制药,一定程度上触犯了“对”的规则,但却挽救与改变了无数白血病患者的生命轨迹。“好”的事情不一定对,一味为了“好”而放弃“对”未免有失理性,但若“好”对于“对”而言能够造福更多的被“对”所约束的人,又何乐而不为呢?

        “对”与“好”的不可分离更体现在,在一些特定情形下,“对”与“好”可能相互契合,也可能走向极端。“对”可以是一个相对概念,在一定的条件下,有着天时地利人和的相互配合,“对”能够顺大势而演化为“好”。反之,“对”也会出其不意导致一发不可收拾的结局。例如,上世纪在一些发展中国家流行的“进口替代”战略,明明是想要发展经济,让人民拥有好的生活,让国家尽快富足起来,最后却导致了极端的结果。同样,19世纪的英国不顾一切推进工业化,经济一跃而起,但环境一落千丈。所以,在对的时机下做对的事情,才能够使“对”逐渐向“好”的方向发展。

        前世界银行行长麦克纳马拉想要做一切对企业有利的事情,这样就能够提高就业率,增加人民收入,改善人民生活,再来也能有助于国家的发展。这本身没有错,却导致美国的大部分财富掌握在百分之一甚至百分之零点一的富人们手中,老百姓的生活里充满了不平等与不公正。可见只有掌握好“对”的度,才能成就最终的“好”。

        牛顿三定律探索出了我们所在宇宙的规律与精髓,但放到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来讲,一切又都颠倒重来了。“对”与“好”在我们现在的时空里也如是,一旦时移势易,则需重新理论。也许,把握住我们温热的心脏中最向往的那一部分,才是“对”与“好”的最好结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