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北京团审议全国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

        本报讯(京报集团记者祁梦竹 王皓 范俊生)昨天,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北京代表团召开全体会议和分组会议,审议全国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市委书记蔡奇代表,市委副书记、市长陈吉宁代表,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李伟代表参加审议。

        杜德印代表说,过去一年,新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深入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特别是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坚持和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重要思想,各项工作呈现出新气象,实现了良好开局。听完报告,既备受鼓舞,又感到沉甸甸的压力。在全国人大农业和农村委员会工作,参与了一些国家法律的立法工作,感到每一项立法工作都必须敢于担当、攻坚克难,切实把报告中提出的“以高质量立法保障和促进高质量发展,努力使每项立法都反映群众意愿、得到群众拥护,让人民群众在每一项法律制度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的要求落到实处,充分汇集人民群众意愿,维护公平正义,切实提高立法工作质量和效率。

        李伟代表说,报告贯穿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生动展示了新时代人大工作的新气象新作为,是一篇锐意进取、求实创新、催人奋进的好报告。过去一年,全国人大常委会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带头学习研究宣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坚持和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重要思想,模范履行宪法法律赋予的职责,着力增强履职能力水平,把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真正打通、有机统一起来,各方面工作都取得了显著成就,为地方人大工作树立了标杆、作出了示范。建议在国家立法层面特别是行政法领域更加关注城市治理难题,统筹研究适应城市治理规律的法治治理方式,为地方立法支持城市治理留足必要空间。

        夏伟东代表说,十三届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自觉运用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坚持和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重要思想武装头脑、指导实践、推动工作,在新时代坚持和完善什么样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怎样坚持和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这一重大课题上不断提高认识,强化实践,深化人大制度创新。报告总结去年工作时提出的“五个必须始终坚持”,既是一年来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工作的实践记录,也是理论创新和实践创新的重要成果,是对在新时代更好坚持和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规律性的新认识。

        庞丽娟代表说,报告站位高、有深度、有温度。过去一年,全国人大常委会把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特别是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坚持和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重要思想放在首位,确保了人大及其常委会工作的正确政治方向;推动宪法实施迈出新步伐,中国特色的宪法监督制度形成并且向社会公开亮相;立法和监督工作取得诸多新突破,特别是紧扣党和国家工作大局,着力解决人民群众普遍关注、迫切需要从法律制度或法律监督角度加以解决的突出问题,用法治来促进改革发展,增进民生福祉。

        林建华代表说,报告简明清晰、内容务实丰满。全国人大常委会在过去一年注重提高立法效率和立法质量,新制定和修订的法律分量重,与经济发展、国计民生密切相关,特别是配合国家经济体制改革的很多法律,体现了立法与国家发展、与改革开放工作的紧密结合。目前,改革进入到深水区,很多问题要提升到法律的角度和层面去考虑解决。报告中提到,法治是最好的营商环境。我们要进一步从法治建设层面入手,深入思考如何营造更加公正透明的营商环境,为我国进一步深化改革、扩大开放提供坚强法治保障。

        齐玫代表在发言中建议,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监督法》进行修改完善,使各级人大常委会的监督工作在党的领导下,从法律上保证具有相对的权威性和独立性。同时,在实际工作中形成地方各级人大事前、事中、事后监督的全过程工作链条,充分发挥好人大的监督职能。希望人大常委会能够为代表搭建更多知情明政的渠道和平台,使代表有更多机会了解社会、体察民情、领会国家大政方针,提高履职水平。

        任鸣、王铮、班宇侠、何福胜、侯湛莹、顾晋等代表也在全体会议审议中发言。

  • 北京团上午审议外商投资法草案

        今天上午,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北京团举行全体会议,审议外商投资法草案。全国人大代表、市发改委主任谈绪祥在发言中表示,北京市去年实际利用外资167.4亿美元,剔除不可比因素,外资企业创造了全市1/5的财政税收,北京市下一步将按照法律实施的要求,做好相关的清理工作。

        谈绪祥:北京将清理

        与新法不符的法规文件

        谈绪祥在发言中表示,去年,北京市实际利用外资167.4亿美元,同比增长40%,占内地实际利用外资总量的12.4%,占全球当年外资直接投资的1.4%。外资企业占到全市各类企业总量2%,剔除不可比因素,创造了全市1/5的财政税收,对全市的整体社会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谈绪祥表示,北京市下个阶段将按照法律实施的要求,做好相关清理工作,研究清理与外资新法不符的相关法规文件,全面清理取消对外资的准入限制,全面清理取消政府采购、标准制定、资金补助、产业政策、科技政策、资质许可、注册登记、上市融资等方面内外资不一致的政策措施。同时将密切关注外资新法和相关配套文件的出台情况,做好对接。

        此外,还要持续推动营商环境改革,加强重大外资项目的推进工作,加强外资项目的促进和储备。

        张工:对外开放再出发

        这是“主动牌”

        全国人大代表、中华全国总工会副主席张工认为,外商投资法是我国改革开放再出发打出的一张“主动牌”,它强烈释放出了中国坚定对外开放的基本国策,变被动应对为主动出击,主动顺应时代发展的大势和潮流,用法治保障外商在中国的投资环境。

        在条款细则方面,张工提出了几点建议。在投资保护方面,外商投资法将建立外商投资企业投诉工作机制。“这个非常好,让外商投资企业维权有了新的途径。”张工建议在实施过程中,应具体研究该投诉机制与行政复议、行政诉讼等法律的衔接问题,在受理条件、权限、规则上作出细化,统筹考虑。另外,在投资促进方面,外商投资法给地方在法定权限内制定配套政策留出空间。“这个非常符合当前实际,也可以调动地方招商引资的积极性。”张工建议,在实践过程中,需要避免各地制定政策过程中产生的恶性竞争,应努力营造公平的营商环境。

        周立云:37项任务清单

        今年保新机场建设

        “大兴要打造首都南部发展新高地,外商投资法是一个重要法律保障。”全国人大代表、大兴区委书记周立云在发言中联系自己工作和服务的地区,谈起了备受关注的大兴国际机场。周立云表示,大兴国际机场要和首都机场一起,打造成“一南一北”首都开放发展新地标。

        在临空经济区的建设方面,周立云表示,要进一步创新体制机制,遵循国际惯例,学习国内外成熟的经验,着眼于营造一流的营商环境,高起点、高定位的吸引外国投资。特别是要积极引进国际化的专业团队和专业人才。

        周立云表示,在去年服务保障新机场建设的基础上,今年拿出了37项任务清单,其中包括基础设施的建设、航空公司服务保障,也包括综合保税区、临空经济区起步区的规划建设,还有管理机构、运营平台公司搭建、人才引进等方面的内容。

        周立云坦言:“临空经济区和综合保税区的建设,对大兴来讲还是新事物,经验不多。”但他表示,有了一系列法律保障,我们有信心,会努力将新机场建设成为政策创新、制度创新的开放发展新高地。

        王全:外商来农村投资

        吃下“定心丸”

        全国人大代表、怀柔区渤海镇北沟村党支部书记王全认为,外商投资法的出台,将给前来农村投资的外商提供有力法律保障。北沟村自2005年迎来第一位外国租客至今,已有来自美国、加拿大、荷兰等国家的多户“国际村民”安家投资置业。

        “这些外商给我们的村民带来了什么?最重要的就是思想和理念,其次就是就业和收入。”王全说,“国际村民”用独具匠心的设计把农民的闲置大杂院或集体闲置厂房打造成了村庄独特的风景,游客越来越多,村民不仅解决了就业,收入也越来越高,使北沟村成了远近闻名的富裕村。

        然而,由于没有相关法律保障,有些外商在投资的过程中会“束手束脚”。“他们总担心出现风险后没人帮。外商不敢放手,农村的发展就受到阻滞。”王全认为,外商投资法将给前来农村投资的外商吃下一颗“定心丸”。“他们能放心投资,农村才会有更好的发展。”王全说。

        本报记者 叶晓彦  张楠

  • 中国努力打造营商环境

        昨晚在全国两会驻地,三位全国政协委员就外商投资法草案中社会关注的焦点问题回答了媒体提问。

        为何社会普遍关注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金台律师事务所主任皮剑龙表示,通过外商投资法构造一个良好的法律环境,这也是最好的营商环境。外商投资法草案第一条告诉大家:内商、外商一致,给大家公平竞争的机会,这对中国招商引资是一个巨大的促进,并向世界展示,中国在努力改造营商环境,努力加大改革开放,加大吸引外资的力度,这在改革开放过程中是一个有重大意义的节点。

        全国政协委员、申万宏源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杨成长认为,外商投资法对外商加大中国金融市场的投资、提高外资来源的稳定性,会发挥积极的作用,对建立现代化市场经济体系将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实施细则需同步到位

        全国政协委员、德勤中国副主席蒋颖表示,因为外商投资一直是“多头管理”,外商投资法的落地问题也在一定程度上对政府管理提高提出了更高要求,是政府职能的转变。例如,需要建立一个服务于外商投资企业的服务体系和投诉机制等,这些已经在外商投资法草案中得到了充分体现,也是政府部门对于外商诉求的积极回应,但是“谁来服务”、“向谁投诉”,还需要尽快出台细则明确。

        皮剑龙委员认为,外商投资法是一部高度浓缩的法律,一旦生效,原有的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外资企业法、中外合作经营企业法,也就是“外资三法”就要废止,实施细则和操作规程都要同步跟进,不能出现“空档期”。

        国内企业如何应对

        杨成长委员说,中国融入全球经济,特别是与发达国家之间进行长期的经济贸易技术合作交流,是经济发展的一个基本导向。中国吸引外资的策略将与之前大有不同,之前是通过如税收等一系列优惠政策来促进,现在则是通过公平竞争、公平的市场监管和公平的资源获取机会等方法。“我们必须要走科技引领的道路,必须要与西方国家同台竞争。”他表示,国内企业不要怕也不会怕竞争,可以变压力为动力,从而激发科技创新发展的能力。

        蒋颖委员认为,竞争会有市场导向,企业家会找到方法顺应形势立足。

        国民待遇意味着什么

        皮剑龙委员说,外商投资法草案规定在负面清单以外的领域外资都可以进入,这已是国民待遇,是符合国际惯例的,也是中国立法的一个重大进步。

        杨成长委员进一步解释,国民待遇表面上看是一个投资进入门槛的问题,在背后支撑的实质上是在自贸区中贯穿的贸易、投资、金融、服务一体化思路。在此基础上,外商关注的重点不是税收优惠,而是能否在中国持续稳定地发展。

        本报记者 龙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