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835路车队捡拾10万元还失主

        本报讯(记者王琪鹏)“赶紧报警,有乘客把钱落车上了!”昨天中午,835路快车司机尹旺急匆匆地提着一个蓝色纸袋来到了车队办公室。纸袋里是一捆码好的现金,足足有10万元。

        这个装钱的纸袋是车即将驶入终点站,保安员在打扫卫生时发现的。835路快车是无人售票车,车上除了司机,只有一位保安员,谁也说不清这袋钱是谁丢的、是什么时候丢的。一到终点,尹旺就赶紧向车队反映了这件事。

        根据现金上的封签,这捆钱是从望京一家银行取出来的。工作人员立即报了警,并给这家银行拨打了电话。正在等待银行的答复时,失主的电话也打过来了。失主是一位姓董的女士,急得已经语无伦次。当得知巨款已被妥善保管起来时,她才松了一口气。

        昨天下午1时许,董女士来到了车队,通过银行提供的取款单进行比对,车队工作人员确认,董女士就是这捆钱的主人。董女士说,她是河北涿州人,在北京当育婴师。之所以随身带着这么多现金,是想把这笔钱存到老家的银行里。因为不懂转账,她就把钱从北京的银行取出,然后坐上了835路快车回家。在琉璃河站下车换乘838路时,因为匆忙,结果把装钱的纸袋落在了车上。“我把装钱的袋子放在了脚边,谁知道下车一着急,只拎着一个包就下车了,直到坐上838路,才发现钱没了。”

        董女士说,当时她特别着急。后来拨打了车队电话,得知钱被车上的保安员和司机发现了,她这才放了心。“特别感谢这两位大哥,他们真是好人!”董女士说,通过这件事,她也意识到了自己的粗心。她说,早知道转账这么方便,就不用提心吊胆地拿着现金到处跑了。  835车队供图

  • 建议东部进城车辆绕行广渠路或京哈高速

        本报讯(记者安然)明天机动车尾号限行1和6,预计早高峰期间,长安街一线,西北二环外环、西直门北大街、平安大街西段、东二环南段、西二环南段、两广大街西段等区域交通压力突出。

        据交管局上午发布的交通预报,近期长安街一线通行压力较突出,对东部进城方向车辆及出行长安街车辆的通行影响较大,建议东部地区进城方向的车辆提前在五环路选择绕行广渠路、京哈高速通行,或者选择绕行朝阳路、朝阳北路、姚家园路等道路通行。

        明天午后及下午时段,北五环东段、京密路、机场高速、东二环北段、京沪高速、东南三环、建外大街、阜石路、西四环、中关村大街、车公庄大街、西二环北段、前三门大街、长安街及其延长线等路段,将会分时分段采取临时交通管理措施。预计对北五环东段,南三环东段,建国路,北二环东段车辆的通行产生一定的影响。建议司机提前选择北三环、东四环、西大望路、两广路、通惠河北路、莲石路、平安大街等外围道路通行。

  • 以“性骚扰”开除员工 企业陷入举证尴尬

        一家网络公司的财务主管被女下属投诉性骚扰,公司与其解除了劳动合同。可在之后的劳动争议诉讼中,公司却输了官司,被法院认定解约不当。西城法院日前通报了涉性骚扰劳动争议纠纷的调研,用人单位以性骚扰为由解雇员工的胜诉率却只有30%,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是缺乏证据。

        以非礼女下属解约单位败诉

        于某是一家网络公司的财务主管,一名女下属自称在汇报工作时被于某非礼,双方因此发生争执。

        公司先找来于某问话,但于某坚决否认。公司仍以于某对女下属进行言语、行为骚扰和侮辱为由与其解约。于某不服,与公司打起了官司。

        对于于某性骚扰的事实,公司仅提供了当事人的陈述,于某又不认可,法院认为在没有其他证据相互佐证的情况下,公司与于某解除劳动合同的依据不足,行为不当。

        西城法院民七庭李曦法官介绍说,在该院审理的单位以性骚扰开除员工引发的劳动争议案件中可以看出,对于“职场性骚扰”,尤其是情形严重的骚扰事件,用人单位都勇于采取措施,除了积极调查事实、收集证据外,有些用人单位还主动修改《员工手册》,将性骚扰作为开除条件中明确列举的选项,积极防范“职场性骚扰”的发生。但是在发生纠纷后,用人单位以性骚扰为由解雇员工的胜诉率却只有30%。

        李曦法官表示,由于骚扰行为往往在私密环境中突然发生,较少留下人证、物证、书证。很多被侵害的女员工惧怕流言蜚语又选择沉默或干脆离职,因此,绝大多数用人单位都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确实发生过性骚扰行为,在发生争议后提交的证据多为受害人证言,在没有其他证据佐证的情况下,用人单位仅据此做出解除决定,存在较大的败诉风险。

        保安搂抱女同事被辞获支持

        一家物业公司接到女职工投诉,称自己在上夜班时遭到单位保安范某骚扰。公司找范某谈话,并进行了录音。范某表示,自己只是“不慎”搂抱了女同事,并拒绝为此道歉。在调查中,公司多名女员工都反映范某已经不止一次干过这种事。因为范某在言行上的挑逗,有女员工吓得不敢上夜班。在女员工报警后,范某承认自己和女同事闹着玩,才会摸摸抱抱。

        公司以范某多次对女同事存在骚扰行为,严重违反企业规章制度为由,经工会同意,与其解除了劳动合同。

        在被范某起诉后,公司提交了谈话录音、多名女员工的情况说明等证据,来证实范某确实存在骚扰行为。该公司表示,员工手册中规定,员工有厂内打架、偷窃、性骚扰等行为,公司有权开除,范某也收到并学习过员工手册。

        法院审理后认为,范某的做法已经超出了男女正常交往的尺度,且事发后未有深刻的认识和反省。公司所述的事实理由成立。公司在员工手册中明确规定了该行为情节严重可以开除,范某对此知晓,因此法院认定公司解除与范某劳动合同的做法符合法律规定。

        建议提高工作场所透明度

        根据对审理中企业胜诉案例的梳理,西城法院给用人单位提出一些建议:

        首先,企业收到涉及性骚扰的举报后,要及时进行细致走访调查,收集和固定证据,包括受害人陈述、微信聊天记录、电子邮件、监控录像、报警记录等直接证据以及旁观者和其他见证人的证言等间接证据。

        第二,用人单位应建立完善规章制度,明确规定“性骚扰”为严重违纪,可解除劳动合同,并细化性骚扰的行为方式和具体表现;增加如“其他严重违反公序良俗和社会道德的行为”等兜底条款;明确告知员工规章制度。

        第三,用人单位辞退涉“职场性骚扰”员工,应当将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送达其本人,并注意客观陈述;如果用人单位有工会的,解除需经工会同意。同时,通知书不宜采取通报、张贴等方式扩散、传播,以免陷入名誉权纠纷中。

        除此之外,法院还建议用人单位提高工作场所的透明度。在不侵犯员工隐私权的前提下,在工作场所安装监控设备,且尽量不留“监控死角”。

        本报记者 孙莹  

  • 买手机赠话费?“电信员工”是假的

        本报讯(记者刘苏雅)用户接到“北京电信”买手机赠话费的推销电话,看到价格划算便决定参与,并支付了相应费用。事实上,自称电信员工的话务员却是假的,销售的手机也是高仿的假冒产品。记者近日获悉,涉案公司肖某等七人因犯诈骗罪,被丰台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2年至1年不等。

        2018年4月,朱先生接到了一个座机来电,电话中,对方自称是北京天翼4G推广中心客服,并介绍了一个“新业务”。话务员称,现在用户购买一部定制手机,就可以办理四个连号的手机号码。活动提供的手机为三星W2017手机,价值近6000元,如果参与活动,还能赠送500元的充值卡。

        朱先生思索后,便答应参与活动,通过电话选择了一个“四连号”。话务员向他索要了送货地址,称需要货到付款,并还要额外缴纳80元的代办手续费。

        几天后,朱先生收到了快递。支付钱款后,朱先生却发现寄来的手机是假的,手机号和充值卡也都无法使用,于是他报了警。

        北京警方接到了多名受害者的报案,展开侦查后,民警将包括公司总经理肖某、主管贾某等七人抓获归案。该公司并没有取得中国电信的授权,贾某通过网络招聘话务员后,向他们提供固定的话术,并通过电话对外寻找客户。而销售的手机则是高端品牌的仿冒产品,价值在1400元左右。

        公司的工资表显示,在职期间话务员牛某成交30部手机,是员工中数量最多的,这也给牛某带来了4.7万元的工资收入,而平均每个月,公司都能卖出20部手机。

        公诉机关指控,贾某等七人共骗取被害人130余万元,应当以诈骗罪追究七人刑事责任。

        但贾某对起诉书的指控数额并不认可,他表示,公司销售的手机中有一部分是真机,事实上,要求退货的用户很少。

        肖某的辩护人也向法庭提出,涉案的手机并非不能使用,具有一定价值,且在出售时肖某等人明确告知了消费者手机为定制版本,并不存在欺诈的故意。

        经审理,丰台法院认为,检察机关指控的130万元的涉案金额有财物清单、银行卡明细等予以佐证。而作为公司话务员,牛某等人明知其行为涉嫌诈骗,仍按话术单对外推销手机,故肖某等七人的行为均构成诈骗罪,故判处七人有期徒刑12年至1年不等,并处罚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