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氦聚集加速

        ▌刘慈欣

        带着我们的家园去流浪

        地球正在通过火星轨道,按照这时太阳的光照量,地球的气温应该仍然是很低的,但由于地球发动机的影响,地面的气温正适宜。能不穿加热服或冷却服去地面,那感觉真令人愉快。

        地球发动机所在的半球天空还是老样子,但到达另一个半球时,真正感到了太阳的临近:天空是明朗的纯蓝色,太阳在空中已同起航前一样明亮了。

        可我们从空中看到海并没融化,还是一片白色的冰原。当我们失望地走出飞行汽车时,听到惊天动地的隆隆声,那声音仿佛来自这颗星球的最深处,真像地球要爆炸一样。

        “这是大海的声音!”爸爸说,“因为气温骤升,厚厚的冰层受热不均匀,这很像陆地上的地震。”

        突然,一声雷霆般尖厉的巨响插进这低沉的隆隆声中,我们后面看海的人群欢呼起来。我看到海面上裂开一道长缝,其开裂速度之快如同广阔的冰原上突然出现的一道黑色闪电。接着在不断的巨响中,这样的裂缝一条接一条地在海冰上出现,海水从所有的裂缝中喷出,在冰原上形成一条条迅速扩散的急流……

        回家的路上,我们看到荒芜已久的大地上,野草在大片大片地钻出地面,各种花朵竞相怒放,嫩叶给枯死的森林披上绿装……所有的生命都在抓紧时间焕发活力。

        随着地球和太阳的距离越来越近,人们的心也一天天揪紧了。到地面上来欣赏春色的人越来越少,大部分人都深深地躲进了地下城中。他们这不是为了躲避即将到来的酷热、暴雨和飓风,而是躲避那对越来越近的太阳的恐惧。

        有一天,在我睡下后,听到妈妈低声对爸爸说:“可能真的来不及了。”

        爸爸说:“前四个近日点时也有这种谣言。”

        “可这次是真的,我是从钱德勒博士夫人口中听说的,她丈夫是航行委员会的那个天文学家,你们都知道他的。他亲口告诉她,已观测到氦的聚集在加速。”

        “你听着,亲爱的,我们必须抱有希望,这并不是因为希望真的存在,而是因为我们要做高贵的人。在前太阳时代,做一个高贵的人必须拥有金钱、权力或才能,而在今天,你只需要拥有希望。希望是这个时代的黄金和宝石,不管活多长,我们都要拥有它!明天把这话告诉孩子。” 

        (12)  

  • 塔林的济哥

        ▌李洱

        一幅浩瀚的时代星图

        那些虫卵,那些病菌,数十年间只是在沉睡。看上去很漫长,但在生物学史上,那只是短短的一瞬。它潜伏在那里,伺机重返人间,挑战我们的生态系统,也可能挑战我们的免疫系统。遇到合适的机会,它就会被唤醒。济哥迎合的是人的癖好,病菌却可能会给人带来不幸。

        小颜说得很平静,应物兄却感到头皮发麻,嗖嗖作响,通电了一般。他好像看到,那些病菌,密密麻麻的,蠕动着脊背,摇晃着脑袋。

        他的肩胛骨耸了起来。

        小颜说:“在老刘眼里,那只是一些害虫。”

        “害虫?蝈蝈怎么会是害虫呢。”

        “老刘说,他小时候,这东西多得很。越是天旱越多,它们吃庄稼的叶子。”

        “华学明是什么时候知道出现了野生济哥的?”

        “板儿带着野生济哥回来了嘛,让他看到了。他一时发疯,打了板儿几个耳光。他认为是板儿从他的实验室偷的。”

        “老刘和板儿就是因为这个走的?”

        “当然与此有关。得知是在塔林抓到的,学明立即奔赴塔林。是我陪他去的。我开着车。我不能让他开车,因为他已经抓狂了。在塔林里,我看到密密麻麻的济哥,塔林里的草已经快被济哥吃光了。你走过去,会踩上它们,咯吱作响。他当场就跪下了。

        这些天来,他一直在整理材料,要向联合国环境规划署递交报告,以证明济哥已经灭绝。正如你知道的,他将济哥的羽化再生,看成他迄今最大的成就,并为此洋洋自得。其实我来到济州的第一天就告诉他,济哥不可能灭绝。对于蝈蝈这个物种来说,即便在世界各地一只也见不到了,也并不意味着它已经灭绝了。当今世界任何地方,都已经没有该种成员存在,仍然不能认为它已经灭绝了。根据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的规定,灭绝是指在过去五十年中,未在野外找到其物种。即便在五十年之内,在中国看不到一只蝈蝈了,也只能算是局部灭绝。这些常识问题,学明兄本该知道的。”

        “你是说,他的研究毫无意义?”

        “我当然极力向他说明,他的研究还是很有意义的。比如,他提供了一些研究方法,也从生物学角度证明济哥与鲁哥、晋哥、南哥之间存在一些细微的差异,可能也提供了一些生物学的数据。”

        “他能听进去吗?”

        “他虽然备受打击,但还是接受了这个事实。但那个雷山巴,却对他大加痛斥,认为被他欺骗了,认为他非常无知。对一个学者来说,你可以说他无能,但不能说他骗人,更不能说他无知,那是对他最大的污辱。”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