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从“厉小法”向“厉小代”的蝶变

        九年前第一次开庭审案之后,房山区人民法院民二庭庭长、审判员厉莉将自己的网名改成了“厉小法”。去年当选全国人大代表后,她又给自己取了个新名字——“厉小代”。今年,“厉小代”从“一年级新生”顺利升学到了“二年级”。曾经六天调研五省市、跨越42℃温差的厉莉,今年提出了保障未成年子女探视权等多个建议和议案。她说,自从当上了代表,操的心多起来了,连生活中都不知不觉地渗透了代表思维。

        “厉小法”变身“厉小代”

        2018年1月30日上午,北京市两会闭幕,那一天也是选举产生全国人大代表的日子。就在几个月前,厉莉郑重填写了有关全国人大代表候选人的表格。那天上午,她开了一个漫长的庭,休庭时已经过了中午。她拿起手机看时间时发现,一上午时间竟然接到了百十来条未读微信。“我能当选吗?”当她带着忐忑的心情阅读微信时,才发现,微信的内容竟基本一致——全是祝贺她当选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的。带着责任与思考,她暗下决心,一定要当好全国人大代表。

        如何当好全国人大代表?如何把老百姓的声音带上两会?厉莉的脑海中立刻闪现出无数个问题。

        “去年是我当全国人大代表的第一年,新手上路,一切都还比较陌生。”在去年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期间,厉莉每天只有4到5个小时的睡眠,过着低头审报告、抬头提建议的日子,顺利完成了由“厉小法”向“厉小代”的转变。厉莉表示,每次去人民大会堂开全体会议,看见摆放在桌面上的报告和文件,都会有儿时看到试卷的感觉。通常是会议之前快速阅读一遍,做宏观了解。随后对重点部分深入阅读,最后跟随着报告人的速度再阅读一遍。

        调研得到第一手材料

        在当选全国人大代表的第一年,厉莉最关注的问题是民间金融的规范与非法金融的打击。厉莉与法院的同事们一起,在全国范围内展开了关于民间金融的调研。

        “六天的时间,我们跨越42℃的温差,走了东西南北中五个省市,得到的都是最鲜活的第一手材料。”厉莉说,调研过程中,和小微企业代表、小贷行业代表、金融监管部门以及法院各个审判部门的工作人员沟通交流讨论。南北方的差异、各领域看待问题的视角都充分地展现在眼前。

        直到今天,厉莉都对调研时的场景难以忘怀。在调研中,她了解到,很多企业走向破产之路的第一步,就是去借高利贷。但是不受监管野蛮生长的民间融资,对企业而言,就是饮鸩止渴,根本起不到缓解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作用。非法金融严重扰乱了民间金融的市场秩序,损害行业声誉,长此以往,必将产生劣币驱逐良币以及良币连带受过两大恶性影响,因此国家必须对非法金融采取更加积极有效的打击。

        六天的行程,每天不是调研就是赶路,有时到达酒店已经是后半夜了。“到达深圳时,气温超过20℃,我们穿着大毛衣走在人群中,别提多怪了。隔了一天,调研的地点换到了鄂尔多斯,气温低于-20℃,我们又不得不把行李箱里所有的衣服都穿在身上。”尽管条件艰苦,但调研中得到的第一手素材,坚定了厉莉继续呼吁规范民间金融、打击非法金融的决心和信心。“我深刻地体会到了,调研对于代表履职的重要。想想获得的收获,付出的辛苦都是值得的。”

        日常生活渗透代表思维

        “去年我是‘一年级新生’,今年顺利升入了‘二年级’。”第二年任全国人大代表的厉莉今年又活跃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的会上会下。

        身为母亲,厉莉提出了保障未成年人探视权的建议。父母离异后,没有抚养权的一方想看一眼孩子却成了难事,社会上甚至曾经出现过“抢孩子”、“藏孩子”的个案。厉莉认为,这种“抢”或“藏”的行为,均损害了未成年人身心健康,是对未成年人权利的严重侵害。因此,建议对未成年人利益最大程度优先考虑,加强对未成年人权利保护。

        此外,厉莉还提出了与个税相关的建议。她表示,个人所得税法中的专项扣除制度非常好,但是还要考虑一部分特殊群体的利益,建议将丧失劳动能力配偶的扶养费用纳入个税专项扣除范围。根据婚姻法的相关规定,夫妻应当互相帮助。扶养丧失能力的配偶,其实和抚养孩子、赡养老人没有任何区别,但在目前的个税专项扣除列明的项目中,没有把这部分费用纳入。因此,建议能将对丧失劳动能力配偶的扶养费用纳入专项扣除范围。

        厉莉坦言,日常生活中,也不知不觉地渗透了代表思维。做美容时,会问问小姑娘是否有保险和底薪;去便利店买早点时,会和售货员聊聊便利店的经营情况和市场需求,以及会给周边居民的生活带来哪些影响。“自从当上了代表,操的心也多起来了。”

        本报记者 张楠  

  • 解决小微企业税务申报难

        “咱们团里有位淘宝店主呢。”提起全国人大代表华茜,贵州团的代表都知道她还有一个身份——一名有着11年电商从业经历的淘宝店主。2018年,华茜当选为全国人大代表,这是人大代表中首次出现基层电商经营者的身影。履职一年,今年的全国两会上,她也主动为小微企业主“代言”,呼吁继续优化营商环境,增加资金投入,对小微企业面临的企业管理、税收申报、财务做账等需求进行专业培训,解决小微企业面临的注销难、税务申报难等困难。

        2008年大学毕业后,到温州求职的华茜开了第一家蜂蜜产品的实体店,同时也开始“试水”在线上销售。不过,由于蜂蜜卖得不瘟不火,2012年,她关了实体门店,专职做网店经营服装,情况才慢慢好转。“一天能稳定卖上几百单,有款产品甚至冲到了内衣销量的前三名。”华茜说,这是她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尝到电商的甜头。做了两年,华茜回到贵州铜仁老家,一度做过机关工作,但她还是觉得电商更适合自己。于是,开始通过网店为乡亲们提供代购代销服务,土蜂蜜、野生葛根粉、手工米粉、侗乡米酒……家乡的特产通过线上卖到了全国各地。

        2018年,华茜当选为全国人大代表,这也是人大代表中首次出现基层电商经营者的身影。贵州深度贫困地区大多处于深山区、石山区,特色扶贫产业尚未形成强大的市场竞争优势,龙头企业相对较少,具有较高知名度的品牌不多,很多品质优良的产品“养在深闺人未识”。“电商对‘黔货出山’有很大的帮助。”华茜谈道。

        今年3月4日晚上,华茜和贵州团的多位“手艺人代表”共聚一堂:“90后”的杨昌芹代表是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赤水竹编的第六代传人;郑传玖代表则是将广州的吉他制造工厂迁到家乡遵义正安县,为县里带来一个新产业;石丽平代表是华茜的老乡,她是松桃苗绣第七代传承人……大家围坐在一起,讨论的只有一个话题,就是如何通过电商让老手艺焕发新活力。

        在华茜看来,数字经济可以带动全产业链的共同发展,成为农民致富增收的重要手段。“我建议继续优化网络营商环境,让政府、平台、商家和消费者等各方联动形成合力。”

        华茜提出的具体建议是,解决小微企业面临的注销难、税务申报难等困难。华茜说,对于农村合作社和一些小微企业来说,没有能力聘请专职财务人员做账,只能请兼职财务,特别是农村偏远区域的企业,宁愿接受税务局的罚款也不去报税。“如今,线上的发展也离不开线下的发展。”她建议,国家增加资金投入,对小微企业面临的企业管理、税收申报、财务做账等需求进行专业培训,“只有线下也活跃了,电商才能更好。”

        本报记者 赵莹莹  

  • 明确进口仪器免税细则
    退税返还资金用于研发

        由于多种原因,中国科学仪器产业一直处于落后和追赶状态,全国人大代表、北京科学学研究中心副主任伊彤建议,将国产仪器的政府采购政策进一步落细落实,对进口仪器免税政策研究制定明确具体的实施细则,同时对仪器企业实行退税政策并将返还资金用于技术研发。

        伊彤介绍,调查结果显示,超过30种科学仪器的关键部件依赖进口,有些仪器的关键材料则100%依赖进口。伊彤认为,这不仅对国内仪器产业的影响十分巨大,也不利于树立中国制造新形象。

        伊彤了解到,很多高校、科研院所、国家和省部级检测机构的实验室里,几乎全是进口仪器,每年还在不断地补充更多进口仪器到实验室。很多用户在面对国产仪器的时候,存在不愿用、不敢用的心理。

        伊彤认为,国产科学仪器在某些领域还面临不公平待遇。她说,2016年财政部、海关总署、国家税务总局联合发布的《关于“十三五”期间支持科技创新进口税收政策的通知》规定,对于国内不能生产或者性能不能满足需要的科研仪器等科学研究、科技开发和教学用品,免征关税、进口环节增值税和消费税。这条政策看上去很有道理,在实际执行层面却很难落地。

        对此,伊彤建议,将国产仪器的政府采购政策进一步落细落实,规定凡涉及数据安全的实验室,如政府监管实验室、军方实验室、有保密要求的实验室等,原则上要使用内资企业生产的仪器;对于政府资金购置仪器的情况,如国家技术改造、国家重点实验室、重大工程建设、纵向科研项目配套等,设置最小国产仪器采购比例(如20%);采取实质性措施促使首台套政策落地,如由国家统一开展首台套仪器设备的认定工作,增强权威性和准确性;禁止地方在执行政府首台套政策时自设各种条件和名额限制;在仪器技术指标、售后服务都满足要求的前提下对购买国产仪器的用户进行补贴等。

        同时,对进口仪器免税政策研究制定明确具体的实施细则,其中包括建立评价专家的征信体系;专家评价结果须经第三方机构的对比检测并出具报告;制定严格的奖惩条款,如国内已有同类仪器且能满足使用要求、却仍高价采购进口仪器的,一经发现要进行追责并给予相应惩罚。此外,对仪器企业实行退税政策并将返还资金用于技术研发,相当于由市场倒逼企业提升研发投入,这种后补贴方式将更为有效地促进国产仪器快速发展。

        本报记者 叶晓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