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百年二七厂 变身科创城

        “这天越来越暖和,春天的感觉也越来越明显。你看,春江水暖鸭先知,小鸭子着急,先跳进水里洗澡去了。”邵洪志站在焕然一新的厂房前,几只装饰用的小鸭子,是用厂子里的工业废料创意而成。

        这里是西南五环外的中车北京二七机车有限公司,老北京人都管这里叫二七厂。创建于1897年的百年机车厂正悄然换装,变成保留工业元素的科创园区。邵洪志,这个生在二七厂、长在二七厂的老宣传部长,现在是这个新科创园区的宣传部长。他告诉北京晚报记者,2018年3月,二七厂全面停产,如今,这个120余年的老厂有了新身份——“27-PARK,二七厂1897科创城”。

        现新生

        老铁轨见证工业史

        “一年前,这里还不是现在这样。那时候全面停产,刚开始正式转型,眼前这片空地没有草坪,很多地方堆着物料。再往前数,那跟现在就更是两个模样了。”邵洪志站在园区中央,身前2000多平方米的草坪即将返青,“这些草是转型改造以后新种的。但是在一百多年前,这里也有草坪,那时候厂子里很多欧洲人,就在这儿打网球。当时的中国人,可不知道什么是网球。”

        就像许许多多二七厂人一样,1955年,邵洪志出生在二七厂医院,打小住在二七厂家属区,从幼儿园开始接受的教育也都在二七厂内完成,毕业后进入二七厂工作。“我父亲就是这个厂的老职工,我们这个厂像一个完整的小社会。”邵洪志说,家里有两代二七厂人不算稀奇,厂里历史最悠久的职工家庭已经六代工作于二七厂,可以一直追溯到建厂之初的19世纪末。

        1897年,当时清政府的邮传部卢保铁路(京汉铁路的一段)卢沟桥机厂由比利时人修建完工,坐落在永定河畔。3年后,比利时人和法国人将厂址迁到如今的长辛店,建立了“长辛店铁路机厂”,属京汉铁路局厂务处厂务总管管辖。从此,工厂再没有离开过长辛店,这里也成为北京近代工业的发源地之一。

        1920年,北京共产主义小组成立,随即在长辛店开展工人运动。1923年,长辛店铁路机厂成为“京汉铁路工人大罢工”的主要策源地,正是在那次罢工中,发生了震惊中外的“二七惨案”。被日本占领期间,这里叫“华北交通株式会社长辛店铁路工厂”。历经半个世纪的风雨,新中国成立后,这里改称为“长辛店机车车辆修理工厂”,并诞生了中国第一台“建设型”蒸汽机车、第一台内燃机车。1966年,工厂正式以“二七”命名为“北京二七机车车辆工厂”。

        直到2018年3月全面停产前,二七厂一直在北京城的西南角承载着中国人的铁路梦想。当转型到来时,很多老二七厂人的愿望是,保留一份历史记忆。邵洪志介绍,二七厂与中青旅文化公司(以下简称“青旅文化”)达成合作,共同尝试让百年老厂重获新生:“我们的思维是很开放的,现有空间可以进行创意改造,但是要保留工业元素。”

        于是,二七厂许多尘封多年的老仓库,又重新出现忙碌的景象,“废铜烂铁”派上了大用场。在铺设道路时,厂里设想利用废旧铁轨做路牙,既坚固又能凸显二七厂的铁路情结。意想不到的事情在打磨旧铁轨的时候发生。“这几段铁轨,工人们精心打磨完毕,露出原来的面目,我们发现,上面印着的年份是“1897”。也就是说,这是建厂那年的铁轨,是从英国漂洋过海运过来的。”从那以后,每一次有人来参观,邵洪志都会将他们拉过来,介绍这几根一百多岁、与厂同龄的老铁轨。

        再利用

        旧厂房变出新空间

        像老铁轨成了新路牙这种创意设计,在如今的二七厂随处可见。

        “知水暖”的小鸭子,是三通和拨叉焊接而成。大草坪上有许多黑白相间的大奶牛,那是废旧工业铁桶组装的。在建厂之初,喜欢喝牛奶的欧洲人,不远万里运来奶牛,在二七厂饲养。喷泉瀑布由老镗床改装而来,老镗床是生产内燃机的重要设备。还有用内燃机喷嘴、机床垫铁拼接起来的小狗,利用旧天车建起的观景凉亭。至于其他各类带有工业元素的小鸟、小猪、小昆虫等装饰物,在如今的二七厂内更是比比皆是。

        当然,既然叫科创城,只有工业装饰物是远远不够的,二七厂在过去的一年,把旧厂房进行了大规模的整饬,变换出适合高科技创新、文化创意、生态休闲以及相关配套产业入驻的新空间。

        邵洪志介绍,在二七厂的百年历史中,欧洲人、日本人、苏联人都留下过各种风格的建筑,现在这些建筑大多完整保留着。二七厂现存的欧式别墅,有百年历史,经过重新打理,如今成了独具特色的地标性建筑。北京晚报记者看到,别墅内当年比利时人、法国人留下的瓷砖、地板保存完好,木质窗户也都可以正常使用。这些别墅,可以作为独栋办公楼使用。

        而像“龙车房”这类大型厂房,则有更广泛的应用前景。“1901年,袁世凯为迎接慈禧回銮,专门令二七厂打造了‘龙车’。后来打造‘龙车’的厂房就被称为‘龙车房’。”邵洪志说,此后的岁月里,“龙车房”当过仓库、做过技工学校,有时候还是车间,现在,正在被重新改造,有望成为一家大型超市。

        2018年,二七厂一边改造、一边开放,各式各样的厂房,按照客户需求进行灵活多变的装修。行走其间,不经意间就会发现,拐角处一间普通厂房,正利用落地窗和旧货架重新混搭,摇身一变,成为服装设计室。如此精巧的创意改造,每天都在发生。邵洪志介绍,二七厂与青旅文化合作后,青旅文化利用其优势,对园区重新解读、整体重装,目前招商火热,运营步入良性轨道,已有文创、科技、教育等多家企业入驻。

        迎奥运

        冰雪基地近在眼前

        尽管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企业落户二七厂1897科创城,但和鼎盛时期拥有一万多工人的大型工厂相比,还是略有些冷清。毕竟这里坐拥750亩土地,改造后建筑面积45万平方米,首期建筑面积6万平方米。“在北京,提到工业厂区改造,大家首先想到的可能是798,然后可能会想到首钢。而二七厂往往被忽略掉,留给我们的工作还有很多。”邵洪志指着眼前一座露天的天梯说,这里正在被改建成一个全新的、更有特色的科创城大门。

        过去一百多年,二七厂因其工业特质,在几乎每个历史时期都留下过深刻烙印。转型成科创城后,二七厂又迎来了新机遇,比如2022年北京冬奥会。2018年,二七厂与国家体育总局达成合作,二七厂国家冰雪运动训练科研基地(西区)改建项目已经开工建设,巨大的钢结构建筑拔地而起。从基地规划图上看,这里将建成速滑馆、雪车雪橇馆、冰球训练馆、越野滑雪馆等场馆,以及造雪用房等一系列配套设施。从《北京日报》披露的信息看,基地总建筑面积约为6.23万平方米,其中地上总建筑面积6.07万平方米,92个金牌项目将在这里训练。现阶段,项目正在飞速进行施工改造,二七厂和1897科创城的工作人员将全面投入到国家冰雪运动训练基地的工作当中,争取提前完工,预计2019年9月投入运营。

        送记者离开科创城时,邵洪志边走边说,二七厂正在打造百米长廊,将百年厂史展示给未来进入科创城的人们。“以前,我们是一个铁路企业,一举一动都与铁路有关。虽然厂子很大,像个小镇一样,但外界对我们的了解,也仅限于此。如今,二七厂开始转型,大门敞开,迎接八方来客,对于我们每个二七厂人,都是新的挑战。过去跟铁路打交道的人,要开始跟文化、创意、科技打交道,我们当然不希望辜负这个百年老厂和老工人们的期望。”

        在二七厂北门西侧,有一家“鲜果时光”,小店在2019年2月刚开张,老板姓朱,他的妻子在一旁忙碌着,这对“80后”小夫妻都是长辛店本地居民。小朱说:“这附近的老居民,没有不知道二七厂的,但二七厂转型,在北京城里,还真没有多少人知道。对我们小店来说,肯定是希望它越来越好,带来更多客源。对这一片居民来说,也都希望二七厂以新的面貌,重现往日辉煌,带动整个周边区域一起提升发展。”

        本报记者 孙毅 文并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