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他就躲在美军眼皮底下

        一本新书披露,阿富汗塔利班创始人毛拉穆罕默德·奥马尔生前在美军基地附近躲藏多年。他通常只与保镖和厨子说话,使用一部没有用户身份识别(sim)卡的老款诺基亚手机,录下自己诵经的声音。

        藏身地距美军基地3英里

        法新社11日援引传记《搜寻一个敌人》报道,作者荷兰记者贝特·丹耗费5年多时间研究奥马尔及其逃亡生涯,采访他的保镖贾巴尔·奥马里。后者在塔利班政权2001年倒台后向奥马尔提供藏身处和安全保护。

        美国方面认定奥马尔藏身巴基斯坦,但按照贝特·丹的说法,奥马尔躲在阿富汗南部查布尔省,距离美军一座大型前沿作战基地3英里(4.8公里)。

        美国2001年遭遇“9·11”恐怖袭击,发动阿富汗战争,推翻庇护“基地”组织的塔利班政权,悬赏1000万美元捉拿奥马尔。只是,美方描述他是高个子,右眼失明,没有发布更详细特征。

        1994年,奥马尔30多岁,在阿富汗南部坎大哈省创建塔利班武装;1996年,塔利班攻占首都喀布尔,接管政权。塔利班政权倒台后,奥马尔的行踪极为隐秘,10多年没有公开露面,偶尔发表声明或讲话录音。

        《搜寻一个敌人》写道,奥马尔寄居在查布尔省首府卡拉特一户小院人家。那户人家不知道这名神秘客人的身份。奥马尔过着隐士一样的生活,拒绝家人或亲戚探视,用一种自己想象的语言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

        作者写道,奥马尔平时在晚间收听英国广播公司普什图语广播,几乎从来不谈论外部世界变化,即便得知美军特种部队2011年5月在巴基斯坦阿伯塔巴德镇击毙“基地”创始人乌萨马·本·拉登。

        美军搜查没发现密室暗门

        美国驻阿富汗部队曾经两次差点发现奥马尔。

        一次,一支美军巡逻队靠近,奥马尔和奥马里在院子里,躲在一堆木头后面。但美军士兵只是走过大门,没有进院子。

        另一次,美军部队搜查这处民宅,但没有发现通向奥马尔所住密室的暗门。不清楚那次搜查是例行公事,还是根据某种线报。

        2004年,美军开始在小院几百米外建造拉各曼前沿作战基地,奥马尔决定转移,稍后藏到另一座建筑。不久,五角大楼下令在附近建造“金刚狼”前沿作战基地。这座大型基地容纳1000名美军士兵,美国和英国特种作战部队有时在那里驻扎。

        尽管害怕落网,奥马尔不敢再次转移,甚至不敢到屋外晒太阳。当美军飞机从空中飞过时,他常常会躲进地道。

        按照贝特·丹的说法,奥马尔通常只与保镖和厨子说话,使用一部没有用户身份识别(sim)卡的老款诺基亚手机,录下自己诵经的声音。

        阿富汗国家安全局2015年7月宣布,奥马尔2013年死在巴基斯坦卡拉奇市一家医院。塔利班稍后证实奥马尔病故,没有提及具体时间或地点。

        胡若愚 据新华社   

  • 韩遭强征劳工欲扣押日企在欧资产

        日本媒体11日报道,日本殖民时期遭强征为劳工的韩国原告经由律师团说,由于担忧变卖被告三菱重工在韩资产不足以支付赔偿金,正考虑申请扣押这家日本企业在欧洲的资产。

        怕钱不够

        韩国大法院、即最高法院去年11月对日本企业三菱重工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强行征用韩国劳工的两起案件作出裁决,判处被告向每名劳工或家属赔偿最高1.2亿韩元(约合71.2万元人民币)。

        其中一起案件涉及5名遭三菱重工强制劳役的韩国妇女,其中一人已经过世,由家属代为索赔。

        按原告的说法,日本对朝鲜半岛施行殖民统治时期,在就读学校校长所承诺丰厚薪水的哄骗下,原告1944年加入“朝鲜女子志愿劳役团”,却在三菱重工位于日本名古屋的一家工厂遭受奴役。

        鉴于三菱重工拒绝参与执行赔偿裁决相关的磋商,韩国原告本月7日向韩国中央地方法院申请扣押这家企业在韩国的两项商标权和6项专利权。一旦获得批准,三菱重工将无法出售、转移或处置上述资产。

        日本媒体11日援引原告律师团成员金正熙的话报道,如果法院批准这一申请,律师团打算尽快变卖上述资产,把所得资金支付给原告。

        赴欧来凑

        今年1月,韩国一家法院批准原告方所提扣押日本新日铁住金在韩国部分资产的申请。原告已经着手处置这家企业遭扣押的在韩资产,把所获资金用于赔偿。

        不清楚法院将何时就扣押三菱重工在韩资产作出判决以及这些资产可以变现多少资金。

        律师团担忧,变卖三菱重工在韩资产所获资金可能不足以支付原告赔偿金,正在寻找这家企业在韩国的其他资产,准备追加诉讼。另一方面,律师团把目光投向三菱重工在欧洲的资产。

        律师团认为,在欧洲申请扣押这家日企的资产有望得到所在国家法院支持。

        针对这类韩国劳工状告日企索赔案,日本政府辩解,两国1965年签订《日韩请求权协定》、继而恢复邦交正常化,类似索赔问题“已经解决”。

        日本政府人士说,针对韩国方面最新动向,日方正考虑采取反制举措,选项多达100个左右,包括对韩国产品加征关税、对韩国停售部分日本产品和限制向韩国人发放赴日签证。张旌 据新华社

  • 美籍退役军人
    在伊朗获不利裁决

        伊朗半官方媒体塔斯尼姆通讯社11日报道,伊朗司法机构宣布了对在押美国海军退伍军人迈克尔·怀特的不利裁决。

        裁决具体内容没有公开。塔斯尼姆通讯社援引检察官吴拉姆-阿里·萨迪吉的话报道,怀特受到安全方面罪名指控。

        怀特受控的具体罪名同样没有公开。怀特现年46岁,去年7月在伊朗境内被捕,是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任内已知首名遭伊朗逮捕的美国人。按怀特家人说法,他去过伊朗“五六次”,探望伊朗籍女朋友。

        伊朗外交部今年2月说,怀特没有受到安全方面罪名或间谍罪指控。对上述裁决牵涉安全罪名,伊朗方面没有给出更多说法。

        美国媒体先前报道,除怀特外,已知还有4名美国公民遭伊朗关押。特朗普曾警告,除非全部遭伊朗关押的美国公民获释,否则伊朗将面临“新的严重后果”。

  • 俄罗斯否认
    军火出口下滑

        俄罗斯国家技术集团公司回应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最新报告,认定这一研究所关于俄罗斯武器装备出口下滑17%的说法不符合实际情况,计算方法可能有“问题”。

        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11日报告,2014年至2018年的5年间,全球武器装备交易额比2009年至2013年增加8%。2014年至2018年,美国依旧是全球最大卖家,出口额占总额大约三分之一;俄罗斯位列第二,出口额占大约20%。

        报告说,2014年至2018年,俄罗斯武器装备出口比2009年至2013年减少17%,主要原因是印度和委内瑞拉减少从俄罗斯军购。印度和委内瑞拉倚重俄罗斯武器装备,其中印度半数军火购自俄罗斯。

        就上述说法,俄罗斯国家技术集团公司拒绝认可。俄罗斯国家技术集团公司说,过去十年,俄罗斯军工企业销售业绩不断增长。以2018年为例,俄罗斯官方军火出口商俄罗斯国防产品出口公司全面完成交货计划,交易额创下纪录,达到137亿美元。

  • 板球帽影射冲突
    巴方投诉印方

        巴基斯坦板球委员会10日敦促国际板球理事会对印度板球运动员采取强硬举措,理由是后者比赛时佩戴的帽子关联克什米尔冲突、违反国际板球理事会对球员着装的要求。

        路透社报道,印度板球队8日对阵澳大利亚队,球员比赛时佩戴的帽子与印度中央后备警察部队士兵军帽相似。这款帽子为橄榄绿和黑色相间的迷彩风格,附印度板球管理委员会标志。

        印度板球队队长维拉特·科利说,所有球员将把他们在这场比赛中所获收益捐给一项国防基金,以帮助2月14日在印控克什米尔遭遇自杀式爆炸袭击的遇害军人的家属。

        印度板球管理委员会说,就球员着装,他们赛前获得国际板球理事会许可。印度媒体报道,国际板球理事会允许这款帽子用于慈善筹款。据新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