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北影节打造全新版权交易平台

        本报讯(记者李俐)第九届北京国际电影节北京市场将于4月16日至19日在北京国际饭店举行。作为国内最成熟的“电影要素交易平台”之一,本届北京市场在打通资源渠道、激发IP孵化上又有了新动作。国内外知名公司携其精品合作项目加入,打造全新的版权交易平台。

        捷成华视网聚文化传媒公司拥有众多国内优秀影片独家新媒体版权以及过千部优秀国外电影独家版权,其中包括《白蛇:缘起》、《一出好戏》、《西虹市首富》、《我不是药神》等。同时华视与YouTube、Viki、亚马逊等全球网络平台达成战略合作关系,成功将电视剧《扶摇》等输出海外。

        《绿皮书》这部奥斯卡最佳影片在国内票房的出色表现体现了如今观众消费选择的多元化。冠勇科技旗下的巨视影业同样带着诸多优异且多元的国际作品前来参展。项目包括著名系列电影《灵犬雪莉3》、获奖无数的动画作品《白牙》、改编自东野圭吾同名小说的悬疑大作《拉普拉斯的魔女》等。

        复兴者版权经纪(北京)有限公司凭借丰富的版权合作经验和专业的运营模式,为内容创作者与制作者搭建起合作的桥梁,旗下多部知名文学作品改编为影视,其中的代表项目有奇幻小说《山猫之谜》、冒险悬疑小说《猎陨行》。复兴者还独家拥有由金牌制片人大卫·斯托里执导的科幻悬疑电影潜力股《噩梦线上》,期待与观众见面。

        伴随着漫改电影《快把我哥带走》这匹黑马的横空出世,此类型电影的潜力被业界关注,参展的丹青映画文化传播(北京)有限公司就拥有着17个独自开发完成的IP项目,其中包括在爱奇艺漫画板块点击率超35亿的《猫娘复仇记》,以及经过平台检验,拥有高粉丝量、高潜力的《熊猫小姐先生》、《午歌传》。这些漫改项目期待在北京市场获得进一步交流与合作,同时该公司影视项目《情追不舍》、《翡冷翠》等也在紧张制作中。

        本届北京市场有超过100家电影行业相关优秀公司参展,遍及全产业链的国内展商报名踊跃,北京市场还邀请了众多国际优秀的公司参与,全力搭建亚洲与全球电影市场沟通新的桥梁。

  • 这可能是最接地气的一部奥斯卡最佳影片

        顶着第91届奥斯卡最佳影片的光环,《绿皮书》在国内抢鲜上映,纵观奥斯卡近十年来的最佳影片,《绿皮书》都称得上是最接地气的一部,它没有太高的观影门槛,也无需太多严肃的解读,对普通观众来说可算是非常友好了。

        很少有一部喜剧电影能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因此当轻松幽默的《绿皮书》战胜了充满史诗质感的《罗马》,影评人们多少还是有些意外。而《绿皮书》的轻松,恰恰是其获奖的最大优势。众所周知,种族平权的主题,是近几年奥斯卡青睐的对象。仅今年的八部提名作品中,就有三部直指这一主题。《黑豹》是首部黑人超级英雄电影,也因此在北美地区刮起一阵观影和口碑狂潮,但它终归是一部带着幻想的娱乐片;《黑色党徒》也是通过喜剧手法探讨种族议题,但导演斯派克·李在结尾突然把镜头对准了现实,让观众直面种族主义的抬头,发出一声沉重的呐喊;而《绿皮书》中,既没有对未来非洲的高科技幻想,也没有触目惊心的社会现实,它回归到了质朴、简单的故事中去,通过一黑一白两个主人公的南部巡演之旅,讲述了一段放下偏见的故事。它不尖锐也不说教,而是让观众自己去体悟,哪怕只是在笑声中收获了一些温暖,就已足够。所谓“四两拨千斤”,大概就是《绿皮书》的价值。

        《绿皮书》的故事虽然简单,但剧本扎实工整、演员表演出色,为我们完美示范了好莱坞的成熟功力。它首先推翻了以往种族题材中惯常的人物设置,黑人音乐家高雅文明,白人司机粗鲁没文化,而这种颠倒又酝酿出不少新的笑果。另一方面,公路片一定要是在旅程中完成人物的成长和升华的,《绿皮书》为此一路铺陈了很多细节,让主人公的转变自然可信。比如,白人司机从一开始会偷偷扔掉黑人修理工用掉的杯子,到为深陷困境的钢琴家大打出手,再到不计报酬地支持钢琴家罢演,你可以说这是一个白人放下种族歧视的过程,也可以说,他是为了朋友在改变。而这样的友谊,也慢慢让黑人钢琴家敞开心扉,走出孤独,甚至开始试着吃炸鸡、弹爵士,逐渐找回真实的自我,不再为外界的目光而活。

        虽然维果·莫腾森在《绿皮书》中爆肥40斤,出彩地演绎了一位油嘴滑舌、夸夸其谈的意大利裔司机,但阿里·马赫沙拉的角色更有难度。他表面优雅傲娇,内心却极度自卑,尽管在舞台上收获无数掌声,却无法得到社会真正的尊重与认可。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两人在雨夜中吵架的戏,那是钢琴家唯一一次的情绪爆发:“如果我既不够白,也不够黑,甚至不够男人,那告诉我,我是谁?”隔着黑暗的雨幕,我甚至看不清阿里脸上的是泪水还是雨水,却为他的表演深深震撼。也正是这样的克制,让阿里再度捧起奥斯卡最佳男配角。

        让观众们念念不忘的,还有电影里的不少金句。“世界上那么多孤独的人,因为他们都没有勇气迈出第一步”;“光有天分是不够的,改变人们的观念需要很大的勇气”;“我父亲曾经说过,无论做什么,都要百分之百地做,工作就工作,笑就笑,吃饭的时候要像最后一顿”;“暴力永远不会取胜,保持尊严才会取得真正的胜利”……即便抛开种族歧视的主题,这些台词也能触动大洋彼岸的我们,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普世价值,也是好莱坞电影能够持续输出的文化内涵。

        事实上,《绿皮书》在美国上映后也受到了不少质疑,主要是针对故事的真实性。该片根据真实人物改编而成,编剧之一就是白人司机的儿子,但影片却遭到了黑人钢琴家家人的指责,认为电影对唐·谢利的塑造是以白人角度的臆想,并不真实,两人甚至只是雇佣关系没有所谓的友谊。如今两位原型人物都已经去世,真相很难探究,但或许正是这种“不真实”,才使得电影拥有了一个所有人都乐于见到的圆满结局。说到底,《绿皮书》只是一部电影,只是编剧借真实人物讲述的一个故事,相比《黑色党徒》的鲜血淋漓,大概观众们更希望在影院里感受片刻的包容与温情。本报记者 李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