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在张自忠路五号的十三年

        ▌方继孝

        进入三月,乍暖还寒,却已挡不住人们出行的脚步。拾掇书柜时,翻出著名戏剧家欧阳予倩的手迹等资料,遂想起今年是欧阳予倩先生诞辰130周年。先生一生创作颇丰,对中国的戏剧贡献甚多。解放后,他到北京居住了13年,直至因病逝世。

        欧阳予倩先生在北京的故居位于张自忠路5号。张自忠路原名铁狮子胡同,明朝锦衣卫指挥田弘遇在此建有都督府,门前有一对铁狮子,遂取其名。据说这对铁狮子是元代成宗年间铸造的,当是元朝某贵族家门前的旧物。随着时代的更替和历史的变迁,那对铁狮子早已不知流落何方。而胡同的名字也于抗战胜利以后,为纪念为国捐躯的抗日将领张自忠将军,而改名张自忠路。

        从张自忠路地铁站出来往西走,路北有三个著名的大院,依次是段祺瑞执政府旧址、欧阳予倩故居、和敬公主府。刚到北京时,欧阳予倩一家暂时住在东华门南河沿翠明山庄。后来在筹建中央戏剧学院的时候,学院以数百匹布置下了张自忠路5号(原铁狮子胡同3号)宿舍。随即,欧阳予倩一家搬进后院的几间平房,戏剧家曹禺和作家光未然也曾在这个院子里居住过。在此,欧阳予倩度过了人生的最后十三年,直到1962年去世。在他生前,文化界的名人郭沫若、田汉、曹禺、老舍等经常在此聚会,并碰撞出一个又一个艺术的火花。

        京剧是先生最感兴趣的剧种

        欧阳予倩先生生于1889年,原名欧阳立袁,号南杰,湖南浏阳人,其祖父欧阳中鹄是谭嗣同的老师。15岁时,欧阳予倩东渡日本求学,1908年春,他在日本观看了李叔同演的话剧《茶花女》,他惊奇地发现“戏剧原来有这样一种表现办法”,于是加入春柳社并频频粉墨登场。回国后,他积极参加话剧团体活动,编导演出了数十部话剧,成为中国话剧运动的奠基者、开拓者之一;他主编了我国最早的戏剧专业刊物,一生创作各类剧本上百个;他导演戏曲、话剧、歌剧、舞剧、影片多部,艺术理论著述尤丰。他一生的经历,被誉为“中国话剧活的历史”,他有丰富的知识修养,被誉为“戏剧百科全书”、“传统与现代戏剧艺术间的一座金桥”。

        京剧是欧阳予倩最感兴趣的剧种,他曾请益于青衣小喜禄、汪梦花和陈祥云。欧阳予倩先生对于字韵一向极为重视,他在《我怎样学会了演京剧》中说道:“念白先要读准字音,第一弄清‘出字归音’。分清尖、团。辨别阴、阳。此外还要练‘喷口’,练‘喷口’就要练嘴劲。每个字从嘴里出去,就好比枪子从枪膛里挤出去一样。每天必吊嗓子,从无间断。唱完几段之后就练念白……一遍一遍地念,一个字一个字地研究。觉得有点儿不顺,便从头再来。”那时候,欧阳予倩每天清早起身练嗓子,寒暑不辍。1915年,他成为京剧演员。从此,他粉墨春秋十余载,经常与周信芳、盖叫天同台演出,唱做俱精,一度与京剧大师梅兰芳以“北梅南欧”齐名。还曾应张季直先生的邀请,和梅兰芳同赴南通演剧,一经海报登出,轰动一时,并主持南通伶工社。

        但是,欧阳予倩先生又不是单纯的京剧演员,很多剧目都是自编自演,严格地说,他是个很出色的戏剧作家。他在革命思潮的影响下,尝试对戏曲进行改革。他首先和上海京剧界的复古主义、商业化倾向进行了激烈的斗争。在斗争过程中,他提出反对大包银制、反对不要剧本的提纲戏,反对机关布景等主张。同时,他还在南通创办了“伶工学社”和“更俗剧场”。在这里,不仅首次废除了科班学艺的体罚,还为伶工们增开了文化课,明确提出办伶校目的是“为社会效力,并非私人僮养”。在这个时期里,他编演了很多新戏,像从《红楼梦》取材的《鸳鸯剑》《馒头庵》《黛玉焚稿》等,从各种小说和历史故事取材的《潘金莲》《杨贵妃》《申屠氏》等都是专为旧时代妇女鸣不平,暴露封建社会的罪恶的戏。这些大胆的改革和新颖的创造,在京剧史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业绩。

        不得不说,欧阳予倩先生是一个多才多艺之人。当他在话剧、京剧界声誉正隆时,他突然投身电影界并迅速脱颖而出。赵丹、谢添等一位位光彩四射的明星,就是通过他的剧本和导筒走向银幕而为大众所喜闻乐见的。他编导的《三年以后》《天涯歌女》等无声影片,举手投足,感人至深,表现了他在电影创作上的无限潜力与才华。赴欧考察回到上海后,他曾应邀编导了第一部有声片《新桃花扇》,片中许多精彩对白在广大知识分子中引起强烈共鸣,轰动一时。如果翻开中国电影史,《关不住的春光》《姊妹劫》《野火春风》《恋爱之道》《天涯歌女》《新桃花扇》等,令人叹为观止,可从中深切感受到欧阳予倩那洋溢的才情与多样的风格。

        1948年,淮海战役胜利后,欧阳予倩在香港获得喜讯,不久应邀与家人到北京参加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筹备委员会。1949年春天,毛泽东主席邀请他到香山双清别墅做客,并共进晚宴。毛主席说:“欢迎欧阳先生到北京参加建设新中国的文艺事业。我是湖南人,你也是湖南人,我们都爱吃辣椒。” 此后不久,欧阳予倩一家从暂住的翠明山庄搬出,住进张自忠5号大院的后排平房。

        张自忠路5号经常宾客满棚

        张自忠路历经数代,在中国近代史上有着非常重要的地位,见证了很多重要的历史时刻。

        在清代,这里有三座府第:东为和亲王府,中为贝勒斐苏府,西为和敬公主府。1906年清政府拆除了和亲王府和贝勒斐苏府,兴建了两组西洋式砖木结构建筑群,1907年竣工。该建筑群东为海军部府邸,西为陆军部府邸,两部共用一座大门,主体建筑形式为西洋古典式、木结构、三角椼架、铁皮屋顶,外立面大量采用砖雕装饰,图案十分精美。辛亥革命后,袁世凯在这里宣誓就任中华民国大总统;1919年后,靳云鹏任国务院总理兼陆军总长,改为总理府;1924年直奉战争结束后,段祺瑞被北洋军阀推举为中华民国临时执政,这里改为执政府。同年底,孙中山先生应邀带病北上,谋商召开国民会议等重大国事,就住在这条胡同的承公府,直到他1925年3月逝世。1926年,这里发生了著名的“三·一八”惨案。同年北京发生政变,国民军将领鹿钟麟包围了临时执政府,段祺瑞出逃,执政府倒台。1937年前,这里改为二十九军驻北平军部及冀察政务委员会,1937年,这里成为冈村宁次为首的日本华北驻屯军总司令部,东院则是以喜多为首的日本特务机关兴亚院。1945年后改为十一战区长官司令部和国民党北平警备司令部。

        新中国成立后,段祺瑞执政府旧址划归中国人民大学,现在是人民大学书报资料中心和清史研究所。而张自忠路5号则有多户居民。

        据欧阳予倩的女儿欧阳敬如回忆,先生所住平房前有个小院,种有玫瑰香葡萄、月季、蔷薇。欧阳夫人刘问秋还种了柿子树、杏树、枣树、草莓和瓜菜等。春季飘花香,秋季果实累累,柿子像小红灯笼一样,熟透了,风一吹就掉下来摔成泥。每到秋季果实熟时,欧阳夫人即召集全院小孩带着篮子到门前分果子,将柿子、杏子、大枣、葡萄装得满满的分到各家。全院人像过节似的开心热闹。

        自搬进这个院落,在京的艺术家们常来谈戏曲创作等问题。来京参加各种会议、演出等活动的艺术家们,也会到张自忠路5号来做客,田汉、安娥夫妇、曹禺、洪深、焦菊隐、老舍、光未然等更是这里的常客。他们来这里经常一谈就是几个小时,到午饭时,刘问秋就会下厨房炒饭招待客人。

        据欧阳敬如回忆,有一次,梅兰芳先生来张自忠路5号和欧阳予倩先生谈办戏校的事。他们两位早在1922年就相识,曾在南通更俗剧场同台演出昆剧《游园惊梦》和《思凡》。欧阳予倩称梅先生为“美的创造者”,并表示希望为梅先生总结表演艺术体系,梅先生高兴地说:“您为我总结表演体系最合适了,真是再好不过了!”他高兴地拿起了欧阳夫人的画笔和宣纸,在书房即兴画了一幅“梅花图”,欧阳夫人也高兴地在“梅花图”上添画了两只小鸟。1956年,欧阳予倩与梅兰芳一起,率领中国京剧代表团访日,随后出任中央戏剧学院实验话剧院院长。可惜梅欧二位分别于1961年和1962年相继去世,总结梅兰芳表演艺术体系的美好愿望未能实现。

        下转35版